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抱猴子的少女》(日)山村美紗 第 5 頁


「問過他本人,但並不太清楚,他好像只是喜歡她而已。據他講,從高中時代就喜歡矢代夕子,並希望能和她一起上大學而努力學習。還說,如果兩人都考上了大學,他就要求兩人正式確立戀愛關係。但因
作者:山村美紗 / 頁數:(5 / 8)

「問過他本人,但並不太清楚,他好像只是喜歡她而已。據他講,從高中時代就喜歡矢代夕子,並希望能和她一起上大學而努力學習。還說,如果兩人都考上了大學,他就要求兩人正式確立戀愛關係。但因矢代夕子第1年落考,他等了一年。時尚書屋

這次臨近考完試,他是關心她的考試情況而來看她。」
「去她房間時的情況怎樣?」
狩矢探出身子問道。
「是的,我也問了。他說他摁了幾次門鈴,矢代夕子也沒有出來開門,便失望地回去了。也就是說他沒有見到死者。」
「這可太奇怪了。當時她應該在屋裡呀!」
「是的。她非常重視這次考試,從補習學校回來之後,一步也不離開房間的。」
「但她為什麼不見他呢?她門上安着防盜鏈完全可以打開一條縫看看或說說話呀!」
「這我就不清楚了。但據橫川陽一講,擔心硬敲門會引起她的反感,也許當時矢代夕子的精神處于高度緊張狀態,不想任何人來打擾她……」
這位刑警似乎是牽強附會地解釋着。
「這個大學生是頭一次來她房間嗎?」
狩矢又叮問了一句。「是的。所以他才向公寓的住戶打聽矢代夕子的房間呢。」
「那麼,從矢代夕子的房間中查到過他的指紋嗎?如果有,十有八九他是兇手!」
7
經過調查,在矢代夕子的房間裡未發現橫川陽一的指紋。除了有幾處有矢代的指紋外,在電視機上有店員搬運時的指紋,參考書上有補習學校鄰座的同學的指紋,還有矢代父親的指紋。到處還可見到有猴子的指紋。在桌子和書架及家庭用品上面,也都帶有各個購入商店的送貨人員的指紋。時尚書屋
但這些人的「不在現場證明」也都得到了證實。其中還有幾個無名的指紋,但經檢查,沒有一個是橫川陽一的。
在再次召開的會議上,狩矢陳述了自己的意見。
「但在大門外邊的門把手上也沒有陽一的指紋,這不太奇怪了嗎?如果陽一所說的是真話,夕子當時獃在屋裡悶悶不樂,不是沒聽到門鈴聲,就是討厭來人打擾而沒有理睬。在那之後,她便抱著猴子來到涼台,從那兒跳了下去。即使是這樣,外邊的門把手上也應當有橫川的指紋。橫川自己不也是說他擰過門把手嗎?」
「是的,橫川說他擰了擰門把手,發現上着鎖,便又摁了摁門鈴,也沒人回答。於是他認為屋裡沒人便回去了。」

「夕子房門的內外門把手都被仔細地擦拭過了,沒有留下一個指紋。令人奇怪的是,她從學校考試回來後開門,進門後也應留下指紋,卻一個都沒有。」
「那麼就是說,肯定有人在她死亡前後出入了她的房間。」
小川助理警部說道。
狩矢默默地點了點頭。
他殺的疑問更加濃重了。由於一直在外住宿,今天狩矢突然回了家。正好今天兒子也在家。
「怎麼樣?你的考試成績不錯吧?」
「啊,不怎麼樣!第1天感覺良好,第2天的英語可沒有把握。」
「英語很難嗎?歷史呢?世界史呢?」
「什麼?」
「噢,不是世界史,日本史吧?反正第2天是考英語吧?」
「哎呀,爸爸,您什麼也不知道。東京大學文科的第2次考試只有英語、國語、數學、社會學四門,而京都大學是三門呢!英語、國語、數學,沒有日本史和世界史!」
「這可太奇怪了。我看了這次死的那個在京都大學的考生、叫矢代夕子的女孩的日記,說第1天還可以,但擔心第2天的英語。還說不能忘了法蘭西革命的章節。」
狩矢因為忙,好久沒有和兒子長談了。
「爸爸,您說的那個女孩不是在京都大學考試,是別的大學吧?有這樣的考生,在臨考試之前由於突然失去信心而改考別的大學的呢!」
「不,不會的。在她的桌子上,還放著京都大學的准考證呢!還有一本寫着記事年表的單詞卡。」
兒子不信似地眨了眨眼睛。
「當然,統一的第1次考試,也有社會學和理科,也就有歷史,但第2次考試就不考歷史了。這個女孩是不是記錯了?」
「嗯——倒是有人宣傳由於過分壓力而導致考生神志錯亂的……那法蘭西革命是怎麼回事?」
狩矢問兒子。
「我也不太清楚。好像是發生在一七八九年的市民暴動,把國王路易十六和王妃們送上斷頭台的事情。」
「考慮用斷頭台處以極刑的事情也不可思議吧?」
狩矢的腦海中突然浮現出這麼一個念頭來。
這時,他突然記起其中的一張年事表被撕壞了的事情,他便對兒子說了。
「爸爸,也許不是法蘭西革命那一節吧?如果您能說前一頁和後一頁的內容也許我會大致分析出是什麼科目來。」
「好吧。那明天我調查後再給你打電話。」
狩矢今天非常高興。由於公務繁忙他極少和兒子「對話」,但今天看來兒子已經成了一個大人了似的。
第2天,狩矢便從搜查總部打來了電話。
「是這樣的,破的卡片前一頁是『第1次奧地利被分割』;後一頁是『第1法蘭西共和國』。」
「『第1次奧地利被分割』是在一七七二年;第1共和制是一七九一年,所以,這兩張卡片之間還是一七八九年的法蘭西革命呀!如果從前兩三頁開始,就是一七五六年的七年戰爭,一七六三年的巴黎條約,一七七二年的第1次奧地利分割、一七八九年的法蘭西革命、一七九二年的第1次法蘭西共和制、一七九三年的第2次奧地利被分割……大體上就是這麼個順序。」
「對,是這樣。這張年表就是這個順序的。你記得真清楚。你的成績肯定不錯!」
狩矢高興的稱讚道。
「哈哈哈……我這兒就有那套年表呀!」
兒子一邊笑着一邊掛上了電話。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