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奇蹟》 第 4 頁


福爾摩斯用那條毛巾,把死者下半部的臉蓋起來。從鼻子到下面,看起來就像長了白鬍鬚的樣子。「喂,還沒驗屍哦。」片山留意到了。「不要亂來。」「哎——且慢。」晴美說。「怎麼啦?
作者:待考 / 頁數:(4 / 9)

福爾摩斯用那條毛巾,把死者下半部的臉蓋起來。從鼻子到下面,看起來就像長了白鬍鬚的樣子。時尚書屋

「喂,還沒驗屍哦。」片山留意到了。「不要亂來。」
「哎——且慢。」晴美說。時尚書屋
「怎麼啦?」
「好像……」晴美緊皺眉頭沉思。時尚書屋
「我見過這個人。」
「我不認識他哦。」
「仔細地看嘛。現在用毛巾把下半都蓋起來……在哪兒見過他呢?」
「是不是小學的同班同學?」石津認真地問。時尚書屋
「啊!」晴美突然大叫一聲,片山嚇得跳起半天高。時尚書屋
「那麼大聲幹什麼?」片山按住胸日。「我的心臟——」
「喏!你看!」晴美十分興奮。「把這個當作鬍鬚怎樣?想起來了嗎?」
片山歪歪腦袋——聽她這麼一說。他也覺得好像在哪兒見過。時尚書屋
可是,最近有見過長鬍鬚的男人麼?時尚書屋
「看仔細些!」晴美焦躁地說。「這不是『教主先生』嗎?在那座山上見過的人啊!」
啊,片山也不由喊出聲來。時尚書屋
對。那個女人稱作「教主」的男人——把鈔票束扔進火中的男人。時尚書屋
那人現在不長鬍鬚,然後一動也不動地躺在浴室的地面上。時尚書屋

3 校徽

學校放學了。學生們一齊衝出學校的來勢,就像驚濤拍岸那般驚人。時尚書屋
晴美停步——她剛好經過某私立小學的前面,被那些從正門接續着衝出來的學生們擋住了去路。時尚書屋
「沒法子啦。」她苦笑着等候。站在校門口,穿著守衛制服的男人向她走過來。時尚書屋
他來對自己說什麼呢?晴美想。時尚書屋
在私立學校中,這間小學該是名校了。當然,就讀的多數是富家小孩,校方應該會對拐帶之類的事特別留意。時尚書屋
可是,看樣子他不是覺得晴美外形「可疑」才走過來的。時尚書屋
「對不起啊。」那名年約六十歲的守衛,溫厚的臉上堆着笑紋,手搭在帽邊上。時尚書屋
「嘎?」
「馬路都被塞住了,即使趕時間,都要暫時停下才留走過去。」
「噢,沒關係,我不趕時間。」

「平時還不是放學時間的,只因今天有懇親會。提早放學了——再過兩三分鐘就會安靜下來的。」
「沒關係。」晴美重複。時尚書屋
晴美對這位守衛伯伯有好感。這種工作做久了,有些人會變得十分感嘆,也有人會變得疑心很重。可是。這位守衛伯伯不一樣。時尚書屋
看來孩子們很喜歡他,當他和晴美談話期間,還要不停地揮手對孩子們的「拜拜」回禮。時尚書屋
其中也有特地跑到這位伯伯面前說再見的。時尚書屋
伯伯向他們展露的笑臉,的確十分溫暖親切。時尚書屋
「你很喜歡小孩吧。」晴美說。時尚書屋
「是呀。」伯伯說。「孩子真好——每天看著都不會膩。」
「可是,一天到晚站着工作,不累嗎?」
「別看我這樣,以前我是幹粗活的。」
「好厲害。」晴美笑着說。時尚書屋
「伯伯!」一名小三左右的男孩子跑過來。時尚書屋
「嗨,良太君,媽媽今天來不來?」伯伯問。時尚書屋
「她說她會來的——還沒來嗎?」
「我沒見到哇。」
「那麼,一定是遲到了。」名叫良太的男孩聳聳肩。「媽媽懶散慣了哦。」
十分老成的口吻,晴美也笑了。時尚書屋
「再見啦。」良太把背囊背到背上說:「下次見到媽媽,記得叫她在回家的路上不要轉去別的地方。」
「知道。」伯伯笑着點點頭。時尚書屋
「——學生的名字.你全記得?」晴美說。時尚書屋
「私立學校嘛,學生人數比較少……」伯伯有點臉紅。時尚書屋
晴美想到應該走了,學生們的人潮亦已分散許多。時尚書屋
——晴美突然想起一個月前,在湖畔酒店發生的事件。時尚書屋
為何突然想起來呢?時尚書屋
「對了,制服。」晴美喃喃自語。時尚書屋
那叫菅井的男人身上穿的童裝——深藍色的,跟現在眼前經過的小學生穿的像是一樣的制服……
好像?!不,是一模一樣。時尚書屋
愈看就愈像。當然,所謂的制服,都是大同小異的。時尚書屋
可是,那叫菅井的男人——不管片山的職業意識有多強,他也提不起勁去認真地偵查殺菅井的兇手。時尚書屋
晴美也有同感。結果,他們一同抽身引退,回到東京。時尚書屋
不知道他是何方「教主」,總之,他乘人家孩子有病之危,向家長詐取金錢,又在酒店裡安置三個女人,風流快活地過日子,這種事是不可饒恕的。時尚書屋
離開酒店回家的路上,片山等人又轉去那個教主把鈔票扔進火爐的地點。時尚書屋
調查後證實,他假裝把錢扔進火焰中,實際上,那些錢被扔進火爐邊沿前面的一條細細的溝渠裡。時尚書屋
其後的偵查得悉,菅井自稱是某怪異宗教的「教主」,行神蹟奇事,從中接受相當數額的「禮金」。時尚書屋
八卦雜誌之類的曾經騷動一時地報道。然而關於菅井從什麼人得到金錢這點,由於牽涉到相當有力的名門望族,自然停止了報道。時尚書屋
晴美也和世人一樣,對那件事也逐漸淡忘下來。時尚書屋
不過,兇手尚未捉到的事,前幾天還從哥哥的口中聽到。時尚書屋
「嗨,終於來啦。」守衛伯伯往車道走過去。時尚書屋
晴美順勢望去,見到一部平治房車停在校門前面。時尚書屋
平治呀——那天坐上片山他們的車的女人,好像也是開平治的。時尚書屋
「白石太太。」守衛伯伯一邊開車門一邊說。「良太君剛剛回去啦。」
「哦,是嗎?路上多車,阻礙了。」
已經準備過冬了,那女子的皮革大概相當昂貴吧。時尚書屋
「那我必須趕快去教室啦。」
「不用心急,校長還在致詞哪,還會講很久的。」
「對呀。每次都想『撥快』一點。」女人笑了。驀地轉向晴美那邊望一望。時尚書屋
晴美剎時說不出話來——不可能的!怎會這樣巧……
可是,肯定沒錯。對方看到晴美也嚇一跳的關係。時尚書屋
她就是那個在探山裡因汽車故障而搭片山等人順風車的女人。時尚書屋
「我叫白石弘子。」女人行禮。「讓你久候了,對不起。」
「沒關係。」晴美稍微欠身致意。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