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奇蹟》 第 5 頁


本來打算在學校附近的咖啡室碰頭的,但白石弘子說那些地方有許多母親聚集,尤其今天有家長會,因此建議去遠一點的地方。在酒店一角的舒適地點,晴美先去等候。「白石太太……那次的事,
作者:待考 / 頁數:(5 / 9)

本來打算在學校附近的咖啡室碰頭的,但白石弘子說那些地方有許多母親聚集,尤其今天有家長會,因此建議去遠一點的地方。時尚書屋

在酒店一角的舒適地點,晴美先去等候。時尚書屋
「白石太太……那次的事,很麻煩哪。」
「打擾了你們,真過意不去。」白石弘子再次鞠躬。時尚書屋
「那個沒關係呀,只是——你知進菅井被殺的事吧。」
「知道。」白石弘子點頭。「我做了一件傻事。」
跟上次見到時比較,她的服裝打扮都不同了。不愧是出席名校「懇親會」的家長,穿的是相當高級的套裝。時尚書屋
可是,臉上某種虛空倦怠的表情依然存在。時尚書屋
「那些錢——拿回來了嗎?」晴美問。時尚書屋
「多少錢……一部分而已。」
「是嗎?——那麼,很難堪吧。」
「外子很生氣,嚷着要離婚,但怕世人說長道短的,也就這樣算了……自此,我們很少談話。」白石弘子用有氣無力的聲音說。時尚書屋
「上次你說,你的孩子心臟不好……」
「嗯。剛纔你在校門口見到的,是長男。因我二十歲不到就結婚了,長子已九歲。跟着的孩子心臟不好,從小身體就很弱,所以我也特別疼愛他。」
「我瞭解的。」晴美點頭。時尚書屋
「所以,當醫生說他生命有危險,使我信心極其動搖之際,聽說了那位教主的事,等於抓住了救命的稻草,於是飛身撲去。」
「後來——」
「孩子還是死了。」白石弘子說。時尚書屋
晴美無話可說——白石弘子徐徐吐了一口氣。時尚書屋
「你們送我下山後,我出到附近的市鎮,打電話回家,家人說兒子已進入危急狀態……三天後,他就死了。」
「原來這樣呀。」晴美只能這樣說。時尚書屋
「——因着這樣。我終於醒覺了。」白石弘子落寞地微笑。「我知道,這個世界不會有奇蹟……」
「良太君,看起來蠻聰明的。」晴美儘量開朗地說。時尚書屋
「嗯。那孩子性格開朗,所有人都喜歡他。托他的福,我們家總算撐得住了。」白石弘子的聲音稍微有點精神。時尚書屋
「為了良太君,請你堅強起來。」
聽了晴美的話,白石弘子點點頭。時尚書屋
「水卷先生也這樣對我說。」
「水——」
「水卷先生,是那間學校的守衛。」
「噢,那個人蠻好的——」

「是的,他很受孩子們歡迎。」
「我也這麼覺得。」
「有時連家長也忽略的事,他也留意到了,反而提醒我們。例如孩子好像不太舒服啦,跟朋友相處得不好之類……很多時候,做父母的都不太瞭解自己的孩子哪。」
「他細心到那個地步,真了不起啊。」
「有時孩子不能告訴父母的事,卻能向水卷先生坦白——他真是好人啊。」白石弘子這樣說。時尚書屋
「那宗案子,完全沒有進展?」
晚餐時,晴美說。時尚書屋
「那邊大概在偵查吧,不過目前好象沒掌握到什麼線索。」
片山狼吞虎嚥地吃着飯,被晴美埋怨說:「好討厭,吃慢一點嘛。」
「而且,那件事也沒有謀殺的證據。」片山說。時尚書屋
「可是,有人作那樣的打扮自殺麼?」
「人有所好嘛。」
「儘管如此……」晴美不服氣。時尚書屋
「怎麼?你不是說,那種人即使被殺也死不足惜嗎?」
「當然啦。只不過——人家對那個迷團感興趣嘛。」
「假如知道兇手是誰,也不能不逮捕歸案就是了。」
「好哇,我不會告訴哥哥是誰的。」
在桌子底舔着湯的福爾摩斯「喵」了一聲。時尚書屋
「福爾摩斯說有同感麼。」
「隨便你。」片山聳聳肩。「我忙得很,那種管區以外的事我才不管。」
快吃完了,晴美準備站起來收拾碗筷時,電話作響。時尚書屋
「看,一定又是栗原先生的緊急傳呼。那個響法很不耐煩,一定是他。」
「不,那是肚子餓了呱呱叫的響法,一定是石津。」
一番完全無意義的對話後,晴美拿起話筒。時尚書屋
「是,片山宅——咦,石津。」
「你看你看!」片山喃語。時尚書屋
「——嘎——栗原先生的命令——好吧,我會轉告的。」
片山心頭一震。時尚書屋
「喂——」
「兩邊都說中了。」晴美放下話筒。「他叫你去殺人現場。」
「眼石津一起去?」
「正是。」
「唉……」片山嘆息——每當有「差事」時就嘆息的刑警,片山可能是絶無僅有的一個。時尚書屋
「喵。」福爾摩斯用力伸展前肢。時尚書屋
它正覺得無聊,「出去走走吧,華生君」——也許它是這個意思。時尚書屋
「上次承蒙照應——」
對方致意,片山有點困惑。時尚書屋
「啊,你是——」
「川口。」K警署的川口刑警微笑。時尚書屋
「你好——可是,你怎會在這兒?」
「我是屍體的發現者呀。」
「你嗎?」
「是的。」川口用平穩的語調說。時尚書屋
——公寓的大堂,一群看熱閙的警員閙哄哄的。那是稍微誇張的表現,但因大堂不大的關係,所以給人擁擠的感覺。時尚書屋
「受害者是菅井治夫橫死事件中,在那間酒店投宿的三個女人之中的一個。」
川口說。時尚書屋
「那麼一來——」晴美不由動口而出。「這次真的是謀殺嗎?」
「好像是。」川口點頭。「去現場看看吧?」
片山等人魚貫地跟着川口上樓梯。時尚書屋
「女死者的房間在二樓。」川口邊上樓邊說。「菅井的案子,迄今掌握不到關乎謀殺的確證,好難辯。我也放棄一半了。」
「為何你會來東京?」晴美問。時尚書屋
「有個菅井的女人打電話給我呀,她說有話非要告訴我不可,我就來了。」
出到二樓,川口率先走在走廊上。時尚書屋
走廊亂七八糟的,好像很少打掃的樣子。時尚書屋
「女人的名字叫三原佳子。」川口在一道開着的門前止步。「在裡面,請。」
公寓也有好壞之分,這裡大概屬於不太好的部分吧,屋內給人又窄又悶的感覺。時尚書屋
「她一個人住吧。」片山打量四周說。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