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奇蹟》 第 6 頁


「看來是的。菅井的女人,這兩年來好像富起來了,還買了車——不過,菅井死了以後,大概斷了財路吧,聽說車子也賣掉了。」「不義之財,容易來容易去啦。」片山說。「三原佳子為何聯絡川
作者:待考 / 頁數:(6 / 9)

「看來是的。菅井的女人,這兩年來好像富起來了,還買了車——不過,菅井死了以後,大概斷了財路吧,聽說車子也賣掉了。」

「不義之財,容易來容易去啦。」片山說。時尚書屋
「三原佳子為何聯絡川口先生呢?」晴美說。時尚書屋
「同樣是警察,大概見過的臉孔談起話來也輕鬆點吧。」
川口微笑。時尚書屋
「她說要談有關菅井的事?」片山問。時尚書屋
「正是這麼回事。」川口點頭。「啊,屍體在對面的房間。雖然小,也叫睡房吧。」
片山招呼了當地警署的刑警,走進那個房間。時尚書屋
有床,還有衣櫥和雜物架之類的,几乎沒有多餘的地方轉身。時尚書屋
女人倒在那條窄縫中——床和衣櫥之間。時尚書屋
「是絞殺吧。」川口說。時尚書屋
就算不是名探也一目瞭然的事,因為女人的脖子上勒着繩子。時尚書屋
女人穿著薄薄的睡袍倒在那裡。時尚書屋
「怎麼回事?」晴美說。時尚書屋
「那很明顯,這女人知道什麼。」
「這點我懂呀。」她用嘲諷的調子說。時尚書屋
「不然你說是什麼意思?」片山氣鼓鼓地反駁。時尚書屋
「她不是拿不到菅井的錢麼?若是這樣,她當然想到怎樣勒索吧,所以告訴川口先生,一分錢也得不到呀。」
「說的也是,」川口笑說。「雖然我從故鄉帶了一點糕餅給她當手信了。」
福爾摩斯走向衣櫥。坐在前面,回頭向晴美叫了一聲。時尚書屋
「怎麼啦?有你喜歡的衣服嗎?」
「貓會穿洋裝嗎?」
晴美不理會片山的挖苦,打開洋式衣櫥。時尚書屋
福爾摩斯鑽進去,不知在搞什麼似的。時尚書屋
「幹什麼呀?」晴美蹲下身去。時尚書屋
「是不是有它愛吃的竹干莢魚乾?」石津也跑過去。時尚書屋
「在衣櫥中有竹乾魚乾?」
——福爾摩斯銜着什麼走出來。時尚書屋
「是手帕。」晴美拿在手上——「不,不是。」
「我自己說的,是什麼嘛?」片山走上前去。「怎麼是圓手帕?」
「這是——掛在帽子上的白頭罩啊。」
「掛帽子的?」
「對。掛在制服帽上的頭罩。」晴美攤開那塊頭罩。有橡皮筋,可以完全蓋滿帽子。時尚書屋

「上面有標誌哪。」石津說。時尚書屋
「好像是校徽呀。」晴美一直盯視那個標誌,然後點點頭說:「沒錯了。」
「什麼沒錯?」
「這是白石弘子的孩子就讀的學校的校徽哪。」晴美說。時尚書屋

4 意外

「還沒好嗎?」那女人不耐煩地皺眉頭。「真是——好自為之行不行?」
在辦公室大廈一樓的咖啡室裡。時尚書屋
這是一座外形現代化的大廈,在那裡做事的上班族和寫字樓女郎,眼所有公司的職員沒有兩樣。時尚書屋
都是普通人。時尚書屋
林清江的情形也一樣。時尚書屋
「——再不講清楚,我要走啦。」清江替手中的香煙點火。時尚書屋
「你的手在抖哪。」片山說。清江似乎嚇了一跳。時尚書屋
「沒有的事!」她生氣地反駁。時尚書屋
「可是,你不是在抖着嗎?“這——我剛做了要用體力的工作而已。」
林清江才二十四五歲左右,很年輕,皮膚卻有點粗糙,有蒼老的感覺。時尚書屋
再加上化了濃妝的關係,反而加強了衰老的印象。時尚書屋
「找我有什麼事?我在忙着——」
「我明白。」
片山也是刑警,對於這種隨機應變的應對多少有點心得。時尚書屋
「很漂亮的大廈哪。」
故意提出無關痛癢的話題。時尚書屋
「多管閒事。」林清江鼓起腮幫子。「又不是我的。」
「聽說你用菅井的錢,在這裡大量投資了,不是嗎?」
「那又怎麼樣?」
「看你露出吃人的凶樣,是否覺得有點內疚?」
林清江聳聳肩,連連吸了幾口煙,立刻把香煙揉熄在煙灰缸裡。時尚書屋
「那個呀,」她彷彿豁了出去的樣子。「菅井是個大騙子,我知道他從孩子有病的母親那裡詐騙了不少錢財。」
「嗯。」
「我覺得那樣很不對。不過,我不曉得那些事,我只知道菅井給我的錢等於是報酬而已。我是所謂的伴遊女郎嘛。」
「伴遊女郎……」
「我也陪菅井上床的。」她點頭。「不過,那是男女之間的私人問題吧?」
「說的也是。」
「若是這樣,刑警先生沒有必要為那種事跑到公司來找我吧?」
片山苦笑。時尚書屋
「我什麼也沒說呀。」
「那是為什麼?來我們公司簽合約?」
「你記得三原佳子嗎?」
「三原——」清江歪一歪頭。「噢,那個時候,其他兩個之中的一個呀。」「她被殺了。」
片山的話,似乎造成頗大的衝擊。時尚書屋
「一定是假的。」她終於發出沙啞的聲音說。時尚書屋
「我說那種謊話幹什麼?」
「那麼——是真的?」
「當然。」
林清江再拿出一支菸想點火,這回是拿打火機的手發抖,怎麼也點不着。時尚書屋
終於放棄了,就這樣把煙揉進煙灰缸。時尚書屋
「你、三原佳子,還有一個叫什麼名字?」
「大山吧。大山花美——好像準備當藝人。」
「對了,是她。」片山點點頭。「你們三個都作證說,當菅井死去時,你們各自躺在床上看電視。」
「我是在睡午覺呀。」
「等於一樣啦。然後,有關菅井死去的事,你說什麼也不知道。」
「真的不知道嘛。」
「可是,三原佳子被殺了。而且顯然地,跟菅井的死有關。」
林清江一直盯着片山——片山覺得,她的眼睛不單止害怕、不安,而且似乎有想說些什麼的感覺。時尚書屋
「是真的嗎?」清江問。「三原佳子,真的是因為他的關係……」
「肯定沒錯。」片山用力點點頭。「所以,你可能也有危險。」
清江牽動一下嘴角,笑了。「多謝關心。」
「是工作嘛,我想儘快破案,特別是希望避免再有命案發生。」
——這的確是片山的真心話。他不希望見到血淋淋的現場然後暈倒當場,也不喜歡增加額外工作。時尚書屋
「你要我說什麼?」清江用挑釁的語調說。時尚書屋
「你是否看到什麼?或者聽到什麼?」
「沒有。」
「真的?」
「真的。」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