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奇蹟》 第 7 頁


——隔了一會,片山嘆息。「好吧。」他站起來。「你要走了?」「嗯。如果想起什麼的話,打電話去搜查一科吧。」說完,他正想邁步。「喂。」「——什麼?」「你是不
作者:待考 / 頁數:(7 / 9)

——隔了一會,片山嘆息。時尚書屋

「好吧。」他站起來。時尚書屋
「你要走了?」
「嗯。如果想起什麼的話,打電話去搜查一科吧。」
說完,他正想邁步。時尚書屋
「喂。」
「——什麼?」
「你是不是叫片山?」清江問。時尚書屋
片山有點情緒低落。不過,算了吧。時尚書屋
老實說,他並沒有確信這女子知道什麼。時尚書屋
只是,三原佳子被殺,而且特地把川口刑警叫去。時尚書屋
菅井治夫多半是被殺的吧。然後,三原佳子看到了什麼。時尚書屋
兇手想封住三原佳子的口。時尚書屋
片山之所以那樣子恫嚇林清江,當然是希望她說出她所知道的事,而且認為她即使不知道內情,但兇手方面可能以為她知道什麼而來對付她。時尚書屋
說了那些提醒的話,林清江自己應該會當心的吧……
片山準備離開那幢大廈時,不料撞上了慢吞吞打開的自動門……
「啊!討厭!」
驚人的女高音響遍四周,片山不知發生什麼事,到處東張西望。時尚書屋
「你不是那天的刑警先生嗎?嘩,好想你呀!」
這是電視台的大堂。時尚書屋
坐在其中一張長椅上等候的片山,見到一名像是從馬戲團跑出來的怪裝扮女孩向他走來。時尚書屋
「是你嗎?你是來探訪我的嗎?」
大山裕美——那天和菅井一起住酒店的另外一個女人。時尚書屋
說是女人,其實才十九歲。但她的思想似乎還停留在十歲的階段……
「哎,看!這件衣裳如何?」大山裕美繞了一個圈給片山看。「今天,我要穿著這個出綜藝節目也!」
「哦,恭喜。」片山說
「謝謝。不過呀,只拍一點點鏡頭而已。你會看嗎?」
「我有工作要做,沒時間啊。」
「是呀,刑警先生是大忙人哪。」大山裕美點點頭。「那麼,今天為什麼來?來拘捕我嗎?」

「不……」片山的方寸被她打亂。時尚書屋
林清江的情形,是怕那宗案子牽連上身的話,被公司知道會有麻煩,因此神經很緊張,這個裕美卻完全不在乎。時尚書屋
「其實呀——」片山簡短地把三原佳子被殺均事說了出來。時尚書屋
「哎呀。」裕美髮出震盪大堂的大聲音。「你說那個人是被殺的?」
「嗯。我怕萬一有不幸的事發生在你身上——」
「你是來保護我的,好開心啊。」大山裕美跳起半天高。「那麼,你到攝影棚來!」
「喂——」
「我待會要錄影嘛,你來看,好不好?」
不能說不好。時尚書屋
片山被大山裕美拉拉扯扯地帶去攝影棚。時尚書屋
「等這個拍完後,我才慢慢和你聊——你等我哦。」
她把片山丟在攝影棚的角落,快步走開了。時尚書屋
沒法子,片山只好站在幽暗的角落上,注視所謂的攝影過程。時尚書屋
綜藝節目,即是不知道他們在做什麼的節目。時尚書屋
只有當事人莫名其妙地徑直大笑着,做些稱不上有演技的趣劇——說是趣劇,不如說是一點也不好笑的胡閙劇。時尚書屋
片山嘆息不已。時尚書屋
看不懂這種「無厘頭」的搞笑噱頭,難道已經老了?時尚書屋
片山在看大山裕美幾時出場……結果,在一個眾人大吵大閙的場面,僅僅有個好像是她的影子晃了一下,所謂的攝錄工作就準備結束了。時尚書屋
「最後——」一名像是擔任司儀的男人張大喉嚨喊:「慣例的攝影棚內運動會!」
「去吧!」
嘩然四起,不知怎麼回事,全體演出者從佈景中衝出來,東奔西跑地亂成一團。時尚書屋
這是什麼玩意?時尚書屋
正當片山目瞪口獃之際,冷不防被人猛力拉扯他的手。時尚書屋
「跟我一起跑!」
是大山裕美。時尚書屋
「喂,不要——喂!」
可是腳一動了就停不住,因為一停下來就差點撞到別人。時尚書屋
尖鋭的喧嚷聲此起彼落,所有人都不停地跑,攝影機也跟着一面追拍一面跑。時尚書屋
「瞧!攝影機呀!」裕美猛然抱住片山。「這人是刑警哦!」她對著攝影鏡頭大喊。「是不是很帥?他是警視廳搜查第1科,如假包換的『片山』刑警!」

片山覺得心情絶望透頂……

「真是丟臉丟盡了!」晴美板着瞼說。「我去吃午飯,怎麼見到一張熟臉出現在電視畫面……我羞得差點想找地洞來鑽!」
「說給我聽也沒用。」片山撅起嘴。「我沒想到會演變成那種局面。」
「好可惜呀。」石津幸災樂禍。「應該錄下來的。」
「說話別太過分,你是來人家的家吃飯的。」
「對不起。」
「那叫大山裕美的,相當可愛嘛,蠻上鏡的。」
「是嗎……可惜頭腦空空如也。」
「如此刻薄,不受歡迎哦。」晴美吃吃地笑。「不過,她終究什麼也不知道是不是?」
「她是這麼說的。那樣子一天到晚大痴大肺地呱呱叫,即使在同一個房間有人被謀殺,她也不會察覺的。」
「怎會呢?不過,如果殺香井的兇手連三原佳子也不放過的話,意味着兇手並非只恨菅井一個人了。」
「哦,三原佳子也是個有問題的人吧。」
「可是川口刑警特地——」
晴美說到一半時,電話作響。時尚書屋
「不是命案吧?」片山皺起眉頭。時尚書屋
「如果是的話,希望飯後才來的好。」石津說著時,已經吃掉第4碗飯了。時尚書屋
「片山宅——啊,栗原先生——嘎——知道!」晴美放下話筒,轉向片山說:「大山裕美出事了。」
「大山裕美——她怎麼啦?」片山放下飯碗和筷子。時尚書屋
「聽說被車撞了。」
「那車在撞人後逃去?」
「好像是,似乎不曉得是意外還是故意的樣子。」
「去看看好了。」
「也好。」
石津也急忙站起來,但沒忘記把剩餘的飯塞進肚裡。片山由衷佩服……
「雖然未恢復意識,但性命應無大礙。」醫生率直地說。「必須等到明天才知道她昏睡到何種程度。」
醫生說完,快步走開了。時尚書屋
「好冷淡哪。」晴美搖搖頭。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