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奇蹟》 第 8 頁


「對醫生來說,那是工作嘛。」片山在長椅坐下。「現場的狀況,問問警察好了。有無目擊者?還有,車子有設有越界之類。」「她本人好像也喝醉的關係,也有可能是意外——福爾摩斯,上哪兒
作者:待考 / 頁數:(8 / 9)

「對醫生來說,那是工作嘛。」片山在長椅坐下。「現場的狀況,問問警察好了。有無目擊者?還有,車子有設有越界之類。」

「她本人好像也喝醉的關係,也有可能是意外——福爾摩斯,上哪兒去?」
福爾摩斯「噔噔」地往走廊走着,途中回頭「喵」地叫了一聲。時尚書屋
「它說過來啊。」晴美跟着走過去——在休息處的一角,一名老人坐在那裡。晴美一直看著他,老人抬起臉孔。時尚書屋
「啊。」晴美終於認出來了。「你是——水卷先生。」
他是那間小學的守衛。時尚書屋
「你好。」水卷站起來,鞠躬行禮。「你是白石太大的朋友……」
「哦。你怎會在這兒?」晴美問。時尚書屋
「小女被車撞倒了。」水卷說。時尚書屋
「被車撞倒?」晴美瞠目。「那麼說——難道大山裕美……」
「她好像是用那個名字出電視的。」水卷的臉上浮起寂寞的笑。「一個老爸帶著一個孩子——是我一手一腳把她帶大的,而她嚮往那種世界……」
「是這樣的呀。」
「最後落到這種下場——真是家門不幸。」水卷用兩手掩臉。時尚書屋
晴美不知應該說些什麼才好。時尚書屋

5 最後一案

「——不好意思啊。」晴美說。時尚書屋
「哪裡哪裡,反正是空閒的時期。」酒店總經理爽快地說。「何況上次說好,請你們再來吃一次燒烤的。」
「是呀。」石津即刻說。時尚書屋
「喵。」福爾摩斯愉快地叫。時尚書屋
「那麼,請自便。」經理鞠了躬,然後出去了。時尚書屋
「嗚呼。」片山伸個懶腰。時尚書屋
這裡是菅井被殺的酒店。時尚書屋
同樣是五樓——原本片山他們今晚是住樓下比較便宜的房間的,只是表示有東西要調查,於是拿到了這一層的鑰匙。時尚書屋
現在片山他們是在三個女人住過的其中一個房間。時尚書屋
「如果要去現場那個房間,必須經過這三個房間哪。」晴美說。時尚書屋
「從外面也可以吧?」片山說。時尚書屋
「好敏鋭!」晴美立刻出到陽台去。大概不可能。因為陽台並不相連,而且有相當高度。時尚書屋
「開開玩笑罷了。」片山苦笑。時尚書屋
「如此一來,兇手當時從這前面經過。」晴美從門的防盜眼望出外面。時尚書屋
「看到什麼?」石津問。時尚書屋
「石津,你出去外面吧。」
石津的臉一陣蒼白。時尚書屋
「你把我當作外人嗎?」
「傻瓜,我只是叫你出去走一走呀,我想確定一下看見什麼。」
「是嗎?」石津舒一口氣,出到外面。時尚書屋

「這傢伙相當傻氣哪。」片山搖頭。時尚書屋
「這樣說人家,不太好吧。」晴美笑了。時尚書屋
「他怎會聽見?」
片山一說完,門就驀地打開。時尚書屋
「晴美小姐。」石津探臉進來。時尚書屋
「怎麼啦?」
「請問——從哪兒走到哪兒?」
「哪裡都可以呀。」
「請你決定一下。」
「那就從右到左,然後從左到右吧。」
「知道。」石津出去了,一下子又探臉進來。「呃——向哪邊是右?」
「哪邊都可以啦,走過卻又走回來就行了。」晴美大聲說。時尚書屋
「哎?晴美。」
「幹嘛?」
「你別那麼大聲罵人,不像女孩子。」
「難道像男人?」
「我沒這樣說——」
「那你別管我。」晴美的眼睛湊近防盜眼。片山嘆息不已……
大山裕美被車撞倒的次日,片山接到林清江的電話。時尚書屋
片山在清江提議的咖啡室和她碰頭。時尚書屋
「我什麼也不知進,真的啊!」清江一開始就重複這句話。時尚書屋
「那你叫我出來幹什麼?」
「那個嘛——因為我聽見她泄露出來的說話。」
「她?」
「三原佳子。」
「她說了什麼?」
「她,好象看到什麼。」清江點點頭。「因為她的房間與菅井死去的房間相連的緣故。大概聽見什麼聲響吧?」
「原來如此。」
「她從房門的防盜眼看出走廊——她說有個男人經過門口。」
「男人?是誰?」
「不知道。」清江聳聳肩。時尚書屋
自此,清江噤口不語。時尚書屋
「——還有嗎?」片山問。「你是不是知道什麼?」
清江猶豫了好久好久。時尚書屋
「你——看來是好人哪。」
「你說什麼?」
「我可以信任你嗎?我其實不太相信男人的。」
「哦。」
「不過,你嘛……」清江用力作個深呼吸。「好吧,我告訴你。」
「相信我,沒事的。」片山說。清江不由開朗地大笑起來。時尚書屋
「剛纔那句是求婚的話就好了。」
片山瞪大了眼,清江點了一支菸,她的手不抖了。時尚書屋
「那女的這樣說:『從那個房間走出來的,是個警察』……」
——想到這裡,片山搖搖頭。時尚書屋
從防盜眼一直看走廊的晴美直起身子,點點頭說:「是這樣呀……」
「怎樣?看到嗎?」
「有人經過時,當然知道,也看到對方的服裝什麼的。不過——看不清臉孔。」
「是?」
「因為是廣角鏡片的關係,接近或走遠時都是一晃眼而已,而且經過時,臉是轉側的。」
「臉孔長相也看不清楚羅。」
「就是這樣。」
「我來窺望一下吧。」片山把眼睛湊近防盜孔——冷不防門打開,石津走進來。時尚書屋
「嗨,怎麼樣?」他問晴美。接着眨着眼:「片山兄躺在地上幹什麼?」
「真不好意思。」石津的額頭滲出薄薄的汗珠。時尚書屋
「不用客氣,喜歡的話,儘量添好了。」總經理親切地說。時尚書屋
對石津而言。沒有比這更中聽的話了。假如有的話,大概是求婚時,晴美說『我願意』那句話吧。時尚書屋
天氣寒冷的關係,燒烤大會改在餐廳一角舉行,氣氛當然不太夠。時尚書屋
不過對石津來說,那樣也不足以影響他的食慾。時尚書屋
「林清江單是說明是警察的話,很難明白哪。」晴美邊吃邊說。時尚書屋
「問題就在這裡。」片山點點頭。時尚書屋
「嘎?哪裡還沒烤到?」石津說。時尚書屋
「沒有啦,你吃吧。」片山說。時尚書屋
「是。」石津率直地答。時尚書屋
「假如三原佳子知道更多事實的話……」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