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奇蹟》 第 9 頁


「若是那樣,林清江不是會講出來嗎?」睛美說。「喵。」「怎麼啦?」「喵。」「你的碟子還有肉呀。」福爾摩斯有點不耐煩似地「喵」一聲,望向餐廳門口。片山和晴美一齊
作者:待考 / 頁數:(9 / 9)

「若是那樣,林清江不是會講出來嗎?」睛美說。時尚書屋

「喵。」
「怎麼啦?」
「喵。」
「你的碟子還有肉呀。」
福爾摩斯有點不耐煩似地「喵」一聲,望向餐廳門口。時尚書屋

片山和晴美一齊轉向那邊

「是警察。」晴美說——「噢,不是。」
「是酒店的警衛哪。」片山說。突然皺眉,喃語道:「是呀……搞不好……」
「怎麼啦?」
「怎樣呢——假如三原佳子從那個防盜眼看到的是——」
片山話說到一半時,有聲音說:「對不起。」
「你是……」晴美透過燒烤冒出的煙中,認出白石弘子的影子。時尚書屋
「可以打攪一下嗎?」白石弘子說。時尚書屋
「請。」石津說。「這一邊的可以吃了。」
白石弘子拉椅子坐下。時尚書屋
「一個人?」片山問。時尚書屋
「是的。」
「為何——跑來這兒?」
「我知道你們來了這兒……我想已經跑不掉了。」
「乍麼說?」
「你們已經知道了吧。」白石弘子睜了一下眼。「我殺了菅井。」
「你?」
「是。」白石弘子點點頭。「我的小兒子死了後,我知道被菅井騙了,怎麼也不能饒恕他。」
「原來如此。」
「於是,我用假名在這個酒店拿房間,看準櫃面擁擠的時間,戴着墨鏡去領房間鑰匙。」
「然後呢。」
「我見到菅井在酒吧裡,從房間打電話邀他上來——我說請他喝杯酒,吃餐飯。」
「哦,然後菅井上當了……」
「嗯,因他是個自命不凡的男人,過于自負,馬上就答應了——我殺了菅井,替他穿上那套為孩子預備的制服。」
「為何這樣做?」

「我要代替那孩子懲罰菅井。」白石弘子說。「當然,我知道那樣做會留下線索。不過,我已豁出去了。時尚書屋
被拘捕也沒關係。」
隔了半晌,片山才問:「現在也這樣想嗎?」
「不……現在,有良太的事牽掛,我不這樣想了。只是——」她直視片山的眼睛。「沒奈何呀,我必須為自己所做的事負責。」
片山和晴美對望一眼。時尚書屋
「那是不合理的。」有聲音說。時尚書屋
「川口先生。」晴美回頭。「我聽到了?」
「嗯。」川口刑警拉了一張空椅子,在白石弘子旁邊坐下。時尚書屋
「川口先生……」
「太太,你能勒死菅井嗎?而且把他懸掛在那浴室裡嗎?不能吧。」川口搖頭。「即使你撒謊,這些人也會識穿的。」
然後看住片山說:「是吧?」
片山點點頭。時尚書屋
「你說三原佳子有告訴你而把你叫去,可是她穿著睡袍的打扮未免太奇怪了些。」
「不錯。」川口點頭。「那個女人,她想勒索我。」
「哦?」「用我和白石女士的關係作把柄。」
白石弘子打斷他的話。時尚書屋
「那是我的錯,我對冷淡的丈夫十分失望……以前帶孩子們來這裡度假時,我和川口先生相遇了。」
「原來如此。」片山點頭。「菅井知道那件事——」
「我把一切都向他坦白了。」
「原來如此,他是用那種手段來掌握有名有地位的人的秘密的吧。」
「因此他有取之不盡的錢財,而三原佳子從菅井口中聽了我們的事……」
「是我殺了菅井的。」川口說。「她當時也在這兒,可是,殺他的是我。」
「三原佳子好像告訴過林清江,她看到一名警察從房間走出去。」
「那就是我。」川口說。時尚書屋
「然後怎樣呢?」片山搖搖頭。時尚書屋
「怎麼說?」
「假如三原佳子看到的你。她怎會告訴林清江呢——多半不說出去,然後更加有把柄勒索你啦。」
「但——」
「三原佳子一晃眼看到有人從門前走過去。可是,沒見到臉孔。」
「但她說是警察——」
「對,她以為是警察。」片山說。晴美接下去:
「因為那人穿著制服的關係。」
「沒錯。由於是一晃眼的事,她不知道那個不是警察,而是守衛的制服。」
「更正確的說法是——」
「請叫守衛。」是水卷的聲音。時尚書屋
「水卷先生。裕美小姐如何?」晴美問。時尚書屋
「今早恢復意識了,她被車撞到的事,好像是意外。」
「好極了。」
「可以坐下嗎?」
「請。」
水卷拿了椅子坐下。時尚書屋
「水卷先生。」片山說。「那天你穿著守衛的制服,潛入這間酒店來過吧。」
「是的。穿著那件衣服時,去到哪裡都不引人注意,別人也不看我的臉。」
「殺菅井的,是你吧。」
「是的。」水卷點頭。「從白石太太口中聽說了菅井的事我十分憤怒。讓那種人活下去的話,不知還有多少人被他害死啊。」
「水卷先生——」白石弘子說。時尚書屋
「沒關係,太太,我已經老了,不能活多久了。」
「那天你來到酒店時,發現裕美小姐也在,是嗎?」
「而且,她跟着那個男人,目的是為錢!我毫不遲疑地勒死他,白石太太只是在旁看著而已。川口先生事後趕到說設法把他做成是自殺的樣子,和我聯手把他弔在浴室裡。」
「我就猜想一個人是辦不到的。」片山說。時尚書屋
「總而言之……」水卷嘆息。「請將一切當作是我做的,可以嗎?」
「那個怎樣呢?」片山搖搖頭。「晴美,你說。」
「嗯。」晴美微笑。「我忙着燒烤,聽不清楚你們在講什麼。」
「喵。」福爾摩斯揚聲叫。時尚書屋
「哎,好熱!」石津擦汗。「咦?幾時增加了這麼多人?」
石津不安地喃喃自語:「肉片夠不夠?」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