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獵奇的後果》江戶川亂步 第 12 頁


「單是這樣就好了……如果那傢伙察覺到了我們,若是他知道了當時追他的是個長得一模一樣的人,我們豈不是捅了馬蜂窩了麼。他不是一個好人,說不准會因此冒我的名幹出什麼壞事來。我一想到這些,
作者:待考 / 頁數:(12 / 45)

「單是這樣就好了……如果那傢伙察覺到了我們,若是他知道了當時追他的是個長得一模一樣的人,我們豈不是捅了馬蜂窩了麼。他不是一個好人,說不准會因此冒我的名幹出什麼壞事來。我一想到這些,心裡就感到說不出的恐懼。」

看了後面發生的事情,諸位讀者就可以知道,品川四郎的這種擔心並不是毫無道理的。時尚書屋
這之後的兩個月內都沒有發生任何事情。這期間,青木雖然每週都要來東京兩次,卻始終不曾發現另一個品川四郎的蹤跡。他甚至懷疑起來,那個人是否真的存在。而品川想的卻截然相反,他認為那個人如今正躲在某個角落裡,醞釀著利用品川這個絶好的替身,幹一票大買賣呢。時尚書屋
為此,他終日愁眉不展。時尚書屋
三月的一天,那個几乎被他們遺忘的怪人物又出現在青木的眼前。當時,青木正住在名古屋。一天,他和朋友們在咖啡店一直玩到深夜才各自回家。青木的家位於鶴舞公園的後面。時尚書屋
雖然時值三月,氣候已很溫暖,藉著酒興,他特意沒有坐車,而是繞道在樹木林立的公園中信步穿行。時尚書屋
繞過公園的噴泉,爬上坡道往裡走,就是一片濃密的樹林。一條小路通向林裡的一片十五六平方米的空地。那是專供遊人休憩的地方,設有兩三條長椅。那片空地的四周全是樹木,是公園裡最為隱蔽的所在,也是最適合年輕人幽會的場所。時尚書屋
獵奇者青木就曾在此體味過偷看別人幽會的樂趣。時尚書屋
青木當時剛好走到了那條小路的路口。雖然他回家並不需要從此經過,但也許是受了調皮的命運之神的誘惑,他忽然產生了去那片空地看一看的慾望。時尚書屋
時間已經深夜十二點,公園裡一個人影都沒有,空蕩蕩的,漆黑一片。「哦!黑暗的魅力。」他想,「也許會有驚人的發現呢。」他的好奇心牽引着他繼續往裡走。時尚書屋
果然他發現了獵物。時尚書屋
青木停住了腳步,藏身于一棵大樹後面,盯着黑暗中的人影,側耳傾聽著。他只能模模糊糊地看到兩張白白的臉孔,至于臉型和服裝的樣式就一點也看不清了。他們的談話倒是可以聽得一清二楚。也許他們認為這裡不會有人,才如此放心大膽地高聲交談着。時尚書屋
「那麼一會兒我就走了。今晚我回東京後恐怕暫時要有一段時間來不了了。」這是男人的聲音。時尚書屋
「那你可別忘了咱們在旅館裡的約定喲。」女人嬌聲說道,「請把信寄到那個地方去。你如不經常來信,我會受不了的。」
「我一定儘量多寫信,你也別忘了。那麼我們走吧。馬上就到火車發車的時間了。」
模模糊糊的兩張臉孔湊到了一起,他們緊緊地擁抱著,許久才分開。時尚書屋

「我好害怕回家……」
「是覺得對不起那個人吧。瞧,你又來了,沒關係的。他絶不會發現的。你先生根本不知道我到名古屋來。時尚書屋
而且他今晚不是會回來得很晚麼。好了,你趕快回去吧。若比他晚就糟了。」
從他們的談話中可以判斷男人是位相當有身份和教養的紳士,女人也不是混跡于下流場所的女人。女人曾提到旅館。看來他們是在那裡相會後,仍不願分別,於是男的送女的,或是女的送男的從地理位置上考慮大概是前者,就順路到了這裡。時尚書屋
對不起那個人,說明女人已有了丈夫。另外從把信寄到那個地方去這句話也可以看出,把信寄到她家會引起不便。種種跡象表明,這是對私通的男女,而且,男的專程從東京趕來與女人相會。時尚書屋
「喲,他們的關係真不一般呢!」
青木對這意外的收穫頗為興奮。時尚書屋
青木看到兩人分了手,男人正朝他這裡走來,不由自主地退後了十幾步。正好是在路燈下面。待到男人走近,他猛地回頭與其打了個照面。路燈光下那個男人的臉看得非常真切。時尚書屋
這一看使青木驚得目瞪口獃。那不是一向只在東京獃着的品川四郎麼。時尚書屋
「啊,品川君。」他不由自主地喊了出來。時尚書屋
「咦?」
對方站住了,直愣愣地看著他,一副莫名其妙的樣子。時尚書屋
由於擔心品川會難為情,所以青木裝出一副什麼都不知道的樣子招呼道:
「你在幹什麼呢?這麼晚在這裡。」
對方依舊一臉僵硬的表情問道[
「你是誰啊?是不是認錯人了。」
「我?我是你的朋友青木呀。」
「你把我當成誰了?」
「你不是品川四郎麼?」
剛說完青木就沉默了。因為他想起了几乎被遺忘的事情。時尚書屋
「品川四郎?沒聽說過。我不是你說的那個人……對不起,我還有事。」
望着那個拂袖而去的男人的背影,青木獃立一旁。時尚書屋
是那個傢伙。那個在兩個月前從汽車裡神秘消失的另一個品川四郎。竟然在這種地方被我碰到了。時尚書屋
青木下意識地跟在他後面,追到了坡道下的噴泉旁邊。時尚書屋
可仔細一想,這個人馬上就要回東京,無疑是往車站去了。儘管青木是個獵奇者,也沒有勇氣跟蹤他到東京去。更何況他現在身無分文。他掏出手錶一看,開往東京的特快列車很快就要發車了,剩下的這點時間剛夠趕到車站,根本沒時間回家整理行裝。時尚書屋
他打消了跟蹤下去的念頭,無精打采地往家走。時尚書屋
走出公園,順着新修的大道走上五六百米,就是青木家的宅院了。青木一路走一路琢磨,突然一個可怕的想法出現在他的腦海中,使他猛地停在了半道上。時尚書屋
剛纔的相遇太突然了,以致於他竟忘了留意那個人的聲音。現在回想起來,剛纔那個人和在紅房子裡出現的品川四郎以及真正的品川四郎的聲音都很相像。就算人有長得相像,沒有道理連聲音也會一模一樣吧。剛纔我怎麼沒有注意到這點呢。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