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獵奇的後果》江戶川亂步 第 5 頁


「關於這個問題,我也有一件事要告訴你。今年秋天你確實沒有去看九段的招魂節表演吧。」愛之助為了慎重起見又確認了一回。「沒有,我對那些東西從來都不感興趣。」看來前些日子在九
作者:待考 / 頁數:(5 / 45)

「關於這個問題,我也有一件事要告訴你。今年秋天你確實沒有去看九段的招魂節表演吧。」

愛之助為了慎重起見又確認了一回。時尚書屋
「沒有,我對那些東西從來都不感興趣。」
看來前些日子在九段坡碰見的男人的確不是品川。於是,愛之助就一五一十地將上次遇到小偷的事情講給品川聽。末了加上了一句:
「因為怎麼看都像你,所以,不瞞你說,我還一直懷疑你呢。我還以為你暗地裡一直在做小偷呢。哈哈哈……真滑稽啊。」
「竟有這種事?當真還有一個我不成?」
品川有點恐懼地說。時尚書屋
「也許是你的孿生兄弟也說不定呢。你會不會有一個一生下來就分開的孿生兄弟,而你卻不知情呢?」
「不,不會有這種事。我們家是存不住秘密的。要是有孿生兄弟的話,老早就知道了。而且,就算是孿生兄弟,也不可能那麼像吧。」
「若不是孿生兄弟,那問題就來了。你說這世上會不會真有比雙胞胎更相像的兩個人呢?」
「我不相信會有這種事。正如沒有相同的指紋一樣,世間也不會有一模一樣的人。」
品川四郎到底是個實際的人。時尚書屋
「可是不管你信也好,不信也好,如今有不可動搖的事實擺在面前,由不得你了。上次的小偷和這次的電影。而且,我並不認為這種事是完全不可能的。我在學生時代就有過類似的經歷。」
青木愛之助終於碰上了渴望已久的怪事情,不由得欣喜若狂。時尚書屋

「上大學的時候,我遇到過一個老紳士,無論相貌、身形都和天皇陛下的照片一模一樣。我當時還想,竟然有人和天皇長得這麼像,看來真不能斷言世間沒有相像之人呢。」
「其實,我也不是沒有這樣的經歷。」
品川四郎略顯蒼白的臉微微抽動着,低聲地說道:
「大約是三年前的一天,我在大阪的街上走着,忽然有個人從後面拍了拍我的肩膀,對我說:『你不是某某某嗎,好久不見啦。』他叫的當然不是我的名字。無論我怎麼解釋說『你認錯人了』,他都不相信。為了讓我記起來,他還一個勁兒地說:『在某某公司的時候,我們倆的辦公桌不是挨在一起的嘛。時尚書屋
』然而,我連那家公司的名字都沒聽說過。結果,我和他就那麼不得要領地各自走開了。如今看來,也許這世上的某個地方確實還有另一個我。」
「有這樣的事呀!我想,那個人一定和我在九段坡時的感受一樣,感到奇怪極了。」
與當事人品川的無精打采正相反,青木愛之助顯得異常地興奮。時尚書屋
“你把事情看得太簡單了。這對於我來說可不是件愉快的事。你想想看,這個世上的某個地方,還有一個和我一模一樣的傢伙。這種感覺實在太糟了。時尚書屋
如果讓我碰到那傢伙,我真恨不得趁其不備地幹掉他。我真擔心還有更恐怖的事情。正如你所說的,那傢伙看來不是個好人。如果僅僅是個小偷倒也罷了,如果他幹起殺人越貨的勾當,我豈不是要跟着遭受嫌疑?我不僅不能阻止那傢伙犯罪,甚至連預先知道的可能都沒有。時尚書屋
因此也許有時候,我根本無法證明案發時我不在現場。你想想看,這多恐怖啊!對方是何方神聖我都不知道,這多恐怖啊!
「你再想想這樣的情況。我這邊不知道那個人,而那個人卻對我瞭如指掌。因為我的照片經常登在雜誌上,那傢伙一定會比我更在意的。而且那傢伙不是個好人。時尚書屋
當一個壞蛋發現一個與自己長得一模一樣的人的時候,他會想什麼呢?他會想出怎樣恐怖的事情來呢?你知道這些嗎?如果我有妻子的話,那傢伙甚至能把我的妻子也偷了去。」
兩人連出租車都忘了叫,就這麼漫無目標地走在郊外的街道上。時尚書屋
品川就這樣一會想到這兒一會想到那兒,假設出各種各樣的情形。不知不覺中「兩個品川四郎」這件事變得可怕起來。時尚書屋

皮條客紳士

青木也好,品川也好,都被這件離奇的事情吸引住了。正如我們前面已經說過的那樣,對於獵奇者青木來說,他終於碰到了在獵奇俱樂部都無法體驗到的奇事;而對於比較現實的品川來說,這件不可思議的事是那樣真實地存在着,而且直接關係到他自己。時尚書屋
他倆都想儘可能地找出另外一個品川四郎,然而那似乎是不可能的。他們曾想過在報紙上登出尋人啟事,但是由於對方是一個小偷之類的人物,見了啟事反而會加強戒備。時尚書屋
「下次你要是再碰到那個傢伙,能不能幫我跟着他,查清楚他住在哪兒。當然我自己也會留心的。」
「沒問題。不僅僅是為了你,就算是為了滿足我自己的好奇心,我也會那樣做的。」結果他們認為除了耐心等待之外別無他法。時尚書屋
這似乎是不切實際的想法。然而各位讀者,正如我們常說的那樣,這世界很大也很小。兩個月後的一天,他們不僅發現了另外一個品川四郎,而且在一種不可思議的情況下,兩個品川還會了面啊,那可真是一次奇特的會面啊時尚書屋
不過在說此事之前,請允許我占用少許篇幅,先按順序講一下青木愛之助的奇特經歷這絶不是不相干的事情時尚書屋
事情得先從青木愛之助無意間經過銀座的一家陰暗的咖啡店講起。那是他在寶來館看完「怪紳士」的電影之後的第2個月,十二月的一天發生的事情。時尚書屋
已是瑟瑟風寒的季節,他本沒有上京打算,也許是因為某種預感,他忽然懷念起東京的天空來,於是就去了東京。這件事就是在他滯留東京時發生的。時尚書屋
歲末的銀座大街裝飾得華燈溢彩。然而他只是走馬觀花似的轉着。時尚書屋
「這麼無聊的地方每晚竟也會有少男少女們來逛街。」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