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波洛聖誕探案記 第 4 頁


「我真想不出為什麼我弟弟喬治會娶一個比他小二十歲的女郎!喬治一直是個傻瓜!」「他在事業上非常成功,」莉迪亞說,「他的選民們喜歡他。我相信馬格達倫在政治上非常努力地為他工作着。」
作者:(阿加莎.克里斯蒂) / 頁數:(4 / 60)

「我真想不出為什麼我弟弟喬治會娶一個比他小二十歲的女郎!喬治一直是個傻瓜!」

「他在事業上非常成功,」莉迪亞說,「他的選民們喜歡他。我相信馬格達倫在政治上非常努力地為他工作着。」
艾爾弗雷德慢吞吞地說[
“我想我不太喜歡她。她長得很好看——但有時候我覺
得她就像那些美麗的珍珠——它們有玫瑰色的紅暈和相當
光滑的外表——”他搖了搖頭。時尚書屋
「但它們卻是徒有其表•」莉迪亞說,「你竟會這樣說,真滑稽!艾爾弗雷德!」
「有什麼滑稽的•」
她回答說[
“因為——通常來說——你是這麼一個老好人。你几乎
從不說別人的不好。我有時候讓你弄得很生氣,因為你實在
不夠——噢,我該怎麼說•不夠多疑——簡直不像生活在這

世上的人!”

她丈夫笑了。時尚書屋
「我總是覺得,你說的這個世界只是你自己想出來的。」
莉迪亞尖刻地說[
“不!罪惡絶不只是人想出來的。罪惡是存在的2你好
像對這世界上的罪惡毫無意識。可我有,我能感覺到它。我
一直能感覺到它——就在這所房子裡——”她咬住嘴唇,別
過臉去。時尚書屋
艾爾弗雷德說:「莉迪亞——」
但她飛快地做了一個手勢,止住了他的話,她的視線越
過他的肩膀看著他的身後。艾爾弗雷德轉過頭去。時尚書屋
一個膚色黝黑,彬彬有禮中透着虛偽的男人謙恭地站
在那兒。時尚書屋
莉迪亞不客氣地說道[
「什麼事兒,霍伯裡•」
霍伯裡的嗓音很低,只不過是低聲下氣的咕噥。時尚書屋
「是李先生,夫人。他讓我告訴您還有兩個客人要來過聖誕節,您能為他們再準備兩個房間嗎•」
莉迪亞說:「還有兩個客人•」
霍伯裡平靜地回答:「是的。夫人,一位先生和一位年輕女士土。」
艾爾弗雷德驚訝地問:「一位年輕女士•」
「李先生就是這麼說的,先生。」

莉迪亞很快地說:“我要上去見他——’’
霍伯裡往前邁了一小步,那只是很輕微的一個動作,但
卻使莉迪亞迅速的舉動不由自主地停了下來。時尚書屋
「對不起,夫人,李先生正在午休。他特別吩咐了他不想被打擾。」
「我知道了。」艾爾弗雷德說,「我們當然不會打擾他。」
「非常感謝,先生。」霍伯裡退下了。時尚書屋
莉迪亞忿忿地說[
「我真是太討厭這個人了:他在這房子裡像隻貓似的躡手躡腳地走來走去。你從來聽不見他怎麼來怎麼走的。」
“我也不太喜歡他。但他忠於職守。現在要找一個好的
男看護可不是件容易的事。再說父親喜歡他,這是最重要
的。”
「對,就像你說的那樣,這是最重要的。艾爾弗雷德,這位年輕女士是怎麼回事,哪個年輕女士呢•」
她丈夫搖搖頭。時尚書屋
「我想不出來。我根本想不到一個可能的人。」
他們倆面面相域,接着莉迪亞先開口了,她那富於表現

力的嘴突然抽搐了一下‘

「你知道我在想什麼嗎,艾爾弗雷德•」
「什麼•」
「我認為你父親最近覺得很沒意思。我想他是在為自己策劃一個小小的聖誕節娛樂節目。」
「以這種方式,把兩個陌生人請進家庭聚會裡來•」
「噢,我並不知道具體的細節是什麼——但我認為你父親正準備——找樂子。」
「我希望他能從中得到些樂趣。」艾爾弗雷德鄭重地說,
「可憐的老人家,在他過去種種的冒險生活之後,他變成了一個殘廢。」
莉迪亞侵吞吞地說,
「在他過去的——冒險生活之後。」
她在這個形容詞之前的短暫停頓使得它有了一種模糊
不清而又特別的意義。艾爾弗雷德好像覺察到了這一點。他
漲紅了臉,看上去很不開心,
她突然提高了嗓門[
“他怎麼會有你這麼個兒子呢,我真難以想象!你們兩
個人就像對立的兩極一樣。而他又讓你着迷——你只是一

味地祟拜他!”

艾爾弗雷德苦惱地說,
「你也太過分了吧,莉迪亞•應該說,這是很正常的事,一個兒子愛他的父親。要不這麼做才是不正常的呢。」

莉迪亞說‘

“在這件事上,這家裡的大多數成員都是——不正常
的!噢,咱們別吵了!我道歉。我知道我傷害了你的感情。時尚書屋
相信我,艾爾弗雷德,我真的不是有意的。我非常欽佩你的
——你的——忠誠。忠心耿耿如今是相當罕見的美德。讓
我們這麼說吧,好嗎•就算我是嫉妒吧。既然女人們被認定
會嫉妒她們的婆婆——那麼為什麼,不能嫉妒她們的公公

呢•”

他把手臂伸過去輕輕地擁着她。時尚書屋
「你管不住自己的嘴巴啦,莉迪亞。你沒理由要嫉妒。」
她飛快地給了他一個表示歉意的吻,溫柔地輕撫過他
的耳垂。時尚書屋
「我知道。同樣的,艾爾弗雷德,我也不認為我竟會嫉妒你的母親。我多希望能認識她呀。」
「她是一個可憐虫。」他說。時尚書屋
他妻子很感興趣看著他。時尚書屋
「她給你的印象就是這樣嗎……一個可憐虫……這真有意思。」
他心不在焉地訴說著[
「我記得她差不多總是在生病……經常哭泣……」他甩
甩頭,「她沒有生氣。」
她注視着他,悄聲說道:
「太怪了……」
但當他向她投來詢問的一瞥,她飛快地搖了搖頭,把話
題岔開了。時尚書屋
「既然不讓我們知道我們的神秘客人是誰,我還是先出去把我的花園裡的事情做完吧。」
「外面很冷,親愛的,寒風刺骨。」
「我會裹得暖暖和和的。」
她離開了房間。艾爾弗雷德。李一動不動地站了一會
兒,微微皺着眉頭。然後他走到房間盡頭的大窗戶旁邊,窗
外是一個和房子連在一起的寬闊的露天平台。過了一兩分
鐘,他看見莉迪亞出現在那兒,拿着一個平底籃子,身上穿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