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合作的被告 第 2 頁


“山岸引我到客廳,從牆角裡一堆坐墊上面拿了兩隻,放在一張桌子旁。我坐下時趕緊把木柴藏到坐墊下面,我說我帶兩百萬日元來了,請他給我寫收據。說著,我從口袋裏拿出一包用報紙包好的東西,其
作者:待考 / 頁數:(2 / 5)

“山岸引我到客廳,從牆角裡一堆坐墊上面拿了兩隻,放在一張桌子旁。我坐下時趕緊把木柴藏到坐墊下面,我說我帶兩百萬日元來了,請他給我寫收據。說著,我從口袋裏拿出一包用報紙包好的東西,其實裡麵包的是廢紙。他一看以為是鈔票,高興得跳起來,走到隔壁房間去拿空白收據。時尚書屋

“我想時機已到,也跳起來跟他進去,從背後用木柴猛擊他的頭部。他臉朝下倒在地上。我彎身再在他後腦打了三下,他沒有動靜了。為了讓人認為是盜賊而不是來客作案,我把兩隻坐墊放回原處,然後在這間房裡尋找銀箱,在壁櫥裡找到了。時尚書屋
我要撕掉我借他的債據,可是不懂得怎樣打開那把數字鎖,決定把銀箱帶走。出門以後,我到屋後把木柴放回柴堆上,不記得放在柴堆的什麼地方了。整個經過大約半個小時。時尚書屋
“月亮升起了,我走到路邊草地裡,找到一塊石頭,砸開了銀箱。藉著微弱的月光,我把有我名字的債據放到口袋裏,然後把銀箱丟進右面的池塘裡。我走到不遠處一家人壽保險公司的操場上,拿出口袋裏所有債據,點了一根火柴就全把它們燒成了灰,隨即用腳把地上的灰抹掉。時尚書屋
“當警方告訴我說,銀箱已被找到,我的債據仍在箱裡,我真的感到很驚奇。在山岸的賬薄裡有一個債務人的名字和我的很相似,警方以為我搞錯了,在黑暗中誤以為這個人的債據是我的。我燒掉了他的債據,因此他的債據不在警方找到的銀箱裡了。由於當時我很興奮,很可能出這樣的錯。時尚書屋
“回到麻將館,四個朋友仍在打麻將。我在一旁看了十分鐘,等柴田『胡』了,我換他的位子,打了一圈。他們都不知道我已經殺死了一個人。如果我說出來也會很鎮靜的,因為我殺死山岸神沒有負罪感。時尚書屋
「我那天夜裡睡得很好,債據被我燒了。山岸沒有繼承人,誰欠他的債全一筆勾銷了。我感到快樂和輕鬆。」
原島看完後,感到本案果然簡單。他所要做的,只有請求對被告從輕發落;然而,又有一份材料使他大出意料。上木在公訴人面前翻供了,說警方對他搞逼供,還進行誘供。時尚書屋
上木寅郎對公訴人說[

“我說我和中田、前田和西川在萬園麻將館打牌,打了三圈我讓給柴田打。我到火車站前面的公用電話亭打電話給山岸,說我要跟他談談債務的事。他說他起床等我去。以上我說的都是真話。時尚書屋
至于其他我在警察局裡說的則都不是真話。時尚書屋
“我在電話裡沒有對山岸說我已經弄到兩百萬日元。我怎麼也弄不到這麼多錢;可是警方堅持說,如果我不說帶錢去,山岸不會起床等我。他們說,如果我只說要去見他,他一定會叫我明天去。他們說我把一包看起來像一捆鈔票的紙包放在口袋裏,然後到山岸家去。時尚書屋
我明白他們這樣說的意思。的確,根據山岸的為人,任何第3者都會同意警方的說法,因此我承認他們是對的。實際上,我對山岸說我有辦法還債,想跟他商量。他說他願意聽聽我到底有什麼辦法,才同意我去,並先開好門等我去。時尚書屋
“於是我走到他房子那裡,但不能進去,因為我根本就沒有什麼該死的辦法。我真怕失去我的店舖和地皮,只想要求他耐心等待我還債。我知道這只會使他大發脾氣。我不敢面對他,因此我沒有進屋去,只在屋外徘徊了半小時左右就往回走了。時尚書屋
“回到麻將館接柴田的位子打了一會兒。因為我沒有做什麼錯事,所以我很鎮定,我的朋友可以作證。我妻子說我那天夜裡睡得很熟,我畢竟問心無愧。這就是發生在那天晚上的真實情況。時尚書屋
“再說說我偽供的事。一開始我就告訴警方,我沒有謀殺山岸。他們不信,說他們已經有了全部證據。照他們所說,被盜的銀箱已經在一個池塘裡找到,數字鎖被砸壞了。時尚書屋
他們在銀箱裡找到十七張被水浸濕的債據,包括我的,我共欠七百五十萬日元。天哪!他們說對照了山岸的賬本,有一個人的名字與我名字相似,他的借據不見了。說我偷了銀箱後要拿出我的借據時,由於月光暗淡,我看不清楚,拿錯了。時尚書屋
“另一個警探走進來,很得意地說,在案發那天夜裡大約9點5分時,中村從家裡浴室窗口,看到我急急忙忙朝山岸家的方向走去。他咧嘴笑我當時沒有注意到中村在看著我,如今要否認已太晚了。現在他們有了看到我在現場附近的人證,有那只銀箱作物證,又有我說過要殺死山岸的明顯動機,這可是鐵證如山,無可動搖。天啊!他們接著說,由於同情我,如果我招供,他們可以請公訴人同意釋放我,從此結案。時尚書屋
他們如此說,我當然願意儘早回到家裡做生意。我只好說,好吧!我承認是兇手。他們高興得什麼似的,點香煙給我抽,到附近飯館買飯菜給我吃。他們要我畫一張山岸家的平面圖,我畫了。時尚書屋
根據他們的指示,我開始寫供詞。時尚書屋
“寫着寫着,問題來了。第1,我不知道該說我用什麼當兇器。有個警探像貓頭鷹似的看著我,拉開臉說會不會是燒爐灶用的東西。我說對了,我用一塊煤砸死山岸。時尚書屋
這警探罵我笨蛋,說是從山上森林裡面砍來的。他比劃了長度。我說,噢!是木柴。他說這就對了,問我藏在哪裡。時尚書屋
我怎麼知道呢?就說藏在廚房的角落裡。他氣得叫喊着罵我,說是在下雨天雨水一滴一滴漏下來的地方。我問是屋檐吧?他叫道:『對了!』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