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合作的被告 第 3 頁


“警探把我帶到山岸房子的後面,問我拿哪一根木柴當兇器的。我根本沒有殺過人,站在那裡不知所措。有個警探從柴堆頂部第2層拿了一根長木柴,問我是不是這一根。我心想他已經認定了,我不承認也
作者:待考 / 頁數:(3 / 5)

“警探把我帶到山岸房子的後面,問我拿哪一根木柴當兇器的。我根本沒有殺過人,站在那裡不知所措。有個警探從柴堆頂部第2層拿了一根長木柴,問我是不是這一根。我心想他已經認定了,我不承認也不行,就說是的。時尚書屋

這就是被當作我進行謀殺的所謂物證。於是我問為什麼這根木柴上沒有頭髮和血跡。他們解釋說這是由於山岸是禿頂,傷口往外流血很少。我問為什麼沒有我的指紋。時尚書屋
他說木柴表面很粗糙,找不到指紋。時尚書屋
“他們接着問我怎麼進屋謀殺山岸的。我根本沒進屋子去,只好胡編說山岸聽說我帶了有兩百萬日元現鈔,邀我到他房裡去,我從他背後用這根木柴野蠻地猛擊他的腦殼。警探們認為這不可能,於是說了他們的看法:既然我是客人,山岸會拿兩隻坐墊來用。兩人坐下後,我說要還兩百萬日元,山岸急忙站起來到隔壁房間去拿空白收據。時尚書屋
這是他們為了證明我從背後打中山岸的頭。他們還添油加醋,說我把兩塊坐墊放回原處,以造成兇手不是來客的假象。我也只好承認了。時尚書屋
“跟着,他們問我打了山岸幾下。我說一下。他們說打一下不至于把山岸打死,喝問我到底打幾下。我說六七下。時尚書屋
但這又太多了,因為真打這麼多下,山岸頭部不會出那麼少血。有一個警探說據他猜測是三下,並自言自語似的說打三下的傷口就會符合驗屍官報告裡所說的了。哄小孩似的問我是三下嗎?我只好承認。時尚書屋
“接着談到銀箱問題。什麼砸開銀箱、拿錯了債據等等,都是警探們要我承認的。他們問我把銀箱丟進哪個池塘。我說左面的一個。時尚書屋
他們要我再想想。反正一共只有兩個池塘,一左一右,我就說右面一個。再者,如果銀箱上有真兇的指紋,我可就清白了;可是警探們說銀箱上的指紋已被池塘裡的泥巴塗掉了,還說我是為了塗掉我自己的指紋而故意把銀箱丟到池塘裡去的。時尚書屋
「他們把我移交給拘留所,警告我不得翻供,否則將把我帶回警察局重新開始訊問。後來我發現如果我照他們所說的招供,就能被釋放回家等等,全是謊話,因此,我決定說出事實真相。」
原島比較了上木的供詞和翻供,兩者的語氣都很自然;但是,現在的警察局是有逼供和誘供的事,因此,作為被告的辯護律師,原島傾向于相信上木第2份供詞。時尚書屋
公訴人卻不相信這第2份供詞,認為上木欠了山岸一大筆錢,還不出,面臨抵押物將被沒收的威脅,謀殺動機是明顯的。上木有時間作案而沒有不在現場的證明。時尚書屋

中村古屋證明他看到上木走向山岸的房子,但沒看到上木走進山岸的房子,因此他提供的是間接證據。時尚書屋
物證包括銀箱和木柴。銀箱上沒有指紋的原因已經解釋過了。警方調查報告裡關於木柴上的指紋問題是這樣寫的:
「問:你用什麼敲打山岸的後腦?」「答:一根松木柴,像人們燒老式爐灶用的。」「問:那根木柴約有多長?」「答:大概有三十釐米。」「問:木柴在什麼地方?」「答:噢,堆在山岸屋後的屋檐下面。」「問:你說你早知道木柴堆的地方?」「答:是的。」
「問:你在作案後怎樣處理那根木柴?」「答:我放回原處。」「問:如果一起到木柴堆那裡,你能指認那根木柴嗎?」「答:當然,如果沒人移動過。」「問:從屍體被發現以來,房子已被警方封鎖,一切保持原樣。」「答:當然,如果是這樣的話,我到了那裡,能從柴堆裡挑出那根木柴。」
接着,報告寫了挑木柴的情況:
“被告被帶到山岸屋後屋檐下的柴堆處,那裡有一堆約三十五層的木柴。他迅速地從頂上第2層認出一根來。他說:『就是這一根,就是我用過的一根。』一名警探戴上手套,拿下那根被指認的木柴。時尚書屋
被告也戴上手套,用右手接過木柴,左右揮舞了兩三下,又朝下揮打了五六下。他說:『就是這一根,沒錯。』
「在提供這一證據時,被告最合作了。」
原島沒有看過原始調查報告的全文。審判的日子快到了,他到拘留所去會見上木。上木表現得很有禮貌,原島不大相信這個長着女娃娃臉的人會是兇手。他注視過上百雙被告的眼睛,但並不能百分之百看穿對方是否真誠。時尚書屋
「上木寅郎,我已經接受你的案件。如果你想得到正確的辯護,你必須全部實話實說。」
「當然,是的,我懂了。」
原島問道:「你仍然要說你的第1份供詞是偽供嗎?」
上木立刻回答說:「絶對是偽供,我上了警方的當。」
「他們說你很合作,你甚至當着警探們的面指認出那根木柴。」上木搖搖頭說:「不是這麼回事。我似乎在第2份證詞裡說了,警探們告訴我該說些什麼。」「你對此能證實嗎?」「當然。」
「好吧,那麼,我們就根據這些進行辯護。」
上木強調說:「原島先生,我能證實我在供詞是被逼出來的。」「能證實?」「是的。」
於是,上木從坐墊的事談起。他說警方一定要他說,他進屋後山岸曾拿兩隻坐墊來坐,謀殺山岸後他把坐墊放回原處,以製造不是來客而是盜賊作案的假象。他只好承認是這麼回事。他說:「其實山岸從未拿坐墊招待任何一個債務人。時尚書屋
我去過他家好多次,沒有一次坐過他的坐墊。不信你可以去問一些到山岸家借債的人。」
「他為什麼要把坐墊放在牆角裡?」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