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殺人特許證 第 54 頁


帕姆聽出了喬教授那油腔滑調的聲音,她轉過身,差點與張開雙臂迎接她的喬教授撞個滿懷。喬教授本人也做了一番精心修飾,頭上還蠻像那麼回事地頂着一塊很精緻的毛毯。只見他身上穿著一件很像
作者:待考 / 頁數:(54 / 65)

帕姆聽出了喬教授那油腔滑調的聲音,她轉過身,差點與張開雙臂迎接她的喬教授撞個滿懷。喬教授本人也做了一番精心修飾,頭上還蠻像那麼回事地頂着一塊很精緻的毛毯。時尚書屋

只見他身上穿著一件很像時裝禮服的長袍,黃白相間,十分華麗,腰間還有一條繫帶。帕姆想如果自己穿上那件袍子一定會很迷人,而且要是穿著它去參加什麼聚會的話,一定會成為人們談論的焦點。時尚書屋
「噢,」她吸了口氣,「噢,喬教授,真的是你。噢,我的上帝。」帕姆邊說邊像個孩子般地跳着腳。時尚書屋
「那就是你給我們帶來的禮物嗎,孩子?」喬教授那雙鋭利的小眼睛已經盯住了那個公文箱。時尚書屋
「噢,上帝,是的。我從愛達荷的博伊斯一路搭便車把它給您送來……」
帕姆一邊說心裡一邊想,除了錢你還認識什麼?時尚書屋
「從愛達荷的博伊斯,是嗎?很有意思,我也曾經認識一個來自愛達荷的人。來吧,孩子,帶上錢跟我走,我帶你參觀一下我們的神廟,同時你也可以向我介紹一下你那些無比慷慨大方的鄉親們。」喬教授拉著帕姆快步穿過兩個富麗堂皇的房間來到一扇門前,他拿出拴在長袍腰帶上的鑰匙鏈並選了一把鑰匙小心翼翼地開門。時尚書屋
他把那扇房門推開,「這裡是鄙人的內室,你在裡面聽不到世上的任何喧囂。」
「噢,天啊!你本人的默禱室!」她說著走進那個裝飾得非常豪華的房間,屋裡放著一張大床,整個天花板是一面巨大的鏡子。時尚書屋

「是的,孩子,」喬教授得意地說,「是用原來神廟的神聖石料建造的,我還做了全隔音處理,所以,當我們單獨進行閉門默禱時不會受到任何干擾。」
她看到他的手在身後動來動去,隨後便聽到了上鎖的聲音。時尚書屋

15虎口拔牙

Q 是奉M 之命來伊斯莫斯城的,但從表面上看卻是由莫尼彭尼小姐向他提出的懇求。離開倫敦之前Q 作了大量的準備工作。時尚書屋
臨去希思羅機場上飛機前,Q 在總部花了好幾個小時的時間閲讀了全部與桑切斯有關的檔案材料。這些資料中最具權威性的是由尼克·法龍提供的定期報告。法龍已經在伊斯莫斯城做了差不多四年的秘密情報員,他在伊斯莫斯城的頭銜是英國領事,因為英國尚未在伊斯莫斯城設立大使館。領事這一職務遍佈世界各地,特別是在一些大國的某些特殊地區,擔任領事的人通常是一些普通公民,做的也都是一些不是很要緊的工作。時尚書屋
比如多年來一直在尼斯擔任英國領事的人就是一位退了休的女商人,她沒有辦公室,平常就在自己的寓所內辦公。英國情報局一般不使用這類人,但在伊斯莫斯城他們別無選擇,而且尼克·法龍幹得也非常出色,他通常每週彙報一次情況,有時是每天。時尚書屋
由他提供的有關桑切斯的檔案有厚厚的一摞,其中涉及到與桑切斯有染並接受桑切斯賄賂的所有伊斯莫斯城知名政治家以及警方和安全、情報等部門的人。法龍日以繼夜地進行着他的秘密工作,前不久他發現有一批曾在美國受過訓的警官正在試圖打破桑切斯設下的那張密不透風的關係網。在那張網裡不僅有洛佩茲總統,而且還有許多地位很高的政治家。時尚書屋
這批警官為數不多,他們的頭領是西蒙·洛加斯警長,Q 想設法與他家裡取得聯繫。一個半小時前他通過對講機告知帕姆車隊和直升機向高速公路方向開去後就再也沒聽到那姑娘的任何消息,通過幾天來與她共事,Q 越來越有了做叔叔的感覺,他眼下真的開始為那姑娘擔心起來了。時尚書屋
他剛纔停車的地方有一個公共電話亭設在路邊,不過天知道還能不能用。不管怎麼著Q 還是一路向那個電話亭走過去,一邊在心裡祈禱着那個電話亭不要被損壞,線路也不要中斷,他知道,在這個中美洲小國使用的都是一些老掉牙的通訊設備。時尚書屋
總算他幸運,電話機還能用,不過,他把印在腦子裡的那個電話號碼整整播了6次才找到了洛加斯本人。警長在電話裡滴水不露,直到Q 說出了法龍與他聯絡時使用的暗號「克勃特」後才有所緩和,但他還是不敢掉以輕心,「克勃特已于兩天前的晚上被保安部隊打死了。」警長說。時尚書屋
「我看過倫敦的檔案,」Q 還是不死心,他又說出了一些只有接觸過倫敦「宇宙」檔案的人才會知道的情況後才贏得了對方的信任。他們又簡單明了地交談了幾句,Q 對那個人已經心裡有數了。時尚書屋
「我找幾個可靠的人馬上出發,」洛加斯說,「把你的確切位置告訴我,我帶人去接你,在警方的直升機到達之前千萬不要暴露。」
就在洛加斯向Q 下達指示的同時,喬教授剛好把他的私人默禱室上了鎖。時尚書屋
帕姆把公文箱放下,她慢慢地走到床前並且很富於挑逗性地把兩腿交疊坐到了床沿上,這時她心裡想起了當初Q 建議她穿裙子時的情景,「想找麻煩的男人一般都不會懷疑穿裙子的女人會有什麼強烈的反抗行為,」他當時對她說,「具體原因尚不清楚,不過這是情報總局的心理專家告訴我的。」
當時帕姆對Q 的話很不以為然,「這裡面的原因誰都知道,讓人作嘔的大男子主義作怪唄。在男人眼裡,女人就是女人,穿裙子理所當然,這就是我給你的答案,Q 叔叔。無論變換什麼花樣,男人總是會把女性當作小女人看待。」現在她才明白Q 提的建議是對的,但她並沒有因為明白了這一點而改變自己的看法,不過她還是很願意利用一下自己的性感。時尚書屋
「你瞧這個?」她沖那個令人厭惡的教授微笑着說,一邊緩緩地把裙子撩到大腿根部。喬教授真不敢相信自己竟然撞上了如此美妙的桃花運。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