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鷹巢海角慘案》 第 23 頁


這時,警察局長又試探性的對空射了兩、三發子彈,然而,籃子裡的人還是一動也不動。 「局長,他們是不是已經氣絶身亡了?要不要派個人爬上去看一看?」 「嗯,也好。」 一名身手
作者:待考 / 頁數:(23 / 32)

這時,警察局長又試探性的對空射了兩、三發子彈,然而,籃子裡的人還是一動也不動。

「局長,他們是不是已經氣絶身亡了?要不要派個人爬上去看一看?」
「嗯,也好。」
一名身手矯健的警察旋即爬上杉樹,留在下面的警察局長及警察們則全部為他捏了一把冷汗。
不久,那位警察已經爬到籃子旁邊,並踏着一根粗大的樹枝跳進籃子裡。
沒一會兒,籃子裡忽然傳來令人毛骨悚然的笑聲。
「哈哈!金田一耕助,出乎你的意料之外吧!哈哈!」
「啊!怪獸男爵!」
警察們聽到立刻臉色大變,所有人都緊緊握住手槍,眼看著一場槍戰已經無法避免。
這時,剛纔那名警察卻突然從籃子裡探出頭來。
「局長,怪獸男爵其實是這個玩意兒!」
警察說完,便從籃子裡扔出一個長得和怪獸男爵几乎一模一樣的假人,在場的警察們見狀,全部傻眼了。
那位警察接着又從籃子裡扔出一個長得像音丸的假人,最後再將一個金屬製的箱子弔在手上,沿著杉樹樹幹緩緩爬下來。
「這麼說,搭乘氫汽球逃走的其實不是怪獸男爵,而是這些假人嘍?」
「是的,局長。我想怪獸男爵一定是故意利用這些假人引開警方注意,然後再從容地逃走。」
「可是我們剛纔聽到的聲音……」
「那是這玩意兒。」
剛纔那位警察苦笑着交出手中的箱子。
「這是什麼東西?」
「這是錄音機,我放出來給局長聽聽看。」
警察打開箱子,按下開關,怪獸男爵的聲音便立刻響起:

「哈哈!金田一耕助,出乎你的意料之外吧!哈哈!」
當大家聽到這段錄音時,全都愣在當場。
對警方來說,這真是一大諷刺啊!他們好不容易才找到氫汽球,沒想到搭乘氫汽球逃逸的居然不是怪獸男爵,而是兩個假人和一架錄音機。
想必怪獸男爵是趁着氫汽球從天花板消失,又由屋頂冒出的空檔,偷偷和假人對調,並事先按下錄音機的開關,錄下這段話來嘲弄金田一耕助。
因此當警方正全力搜索氫汽球的時候,怪獸男爵早已從容地逃走。
另一方面,就在金田一耕助一行人回到警政署,卸下小夜子的面具時,海野清彥突然脫口大叫:
「啊!這個人不是小夜子!」 這、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金田一耕助和一幹警察們見了,全部像墜入雲裡霧中,不知所措地望着眼前這名少女。

苦澀的咖啡

這次的事件對警政署和金田一耕助而言,簡直就是奇恥大辱,所有的報導全都把話頭指向他們,甚至還出現了「名偵探原來是糊塗偵探」的漫畫,藉以諷刺被怪獸男爵擺了一道的金田一耕助。
警政署為了輓回顏面,也只能期望早日抓到怪獸男爵,救出小夜子,所以在找到氫汽球的當晚,大家再度在警政署總監辦公室裡舉行了一場秘密會議。
這次參與會議的人員有等等力警官、幾名警政署幹部,以及協助警方偵破奇案的金田一耕助。
但是,圍坐在圓形會議桌的所有人員從剛纔起就頻頻看鐘,一臉焦慮的樣子。因為今晚的主角——警政總監直到現在仍沒有進辦公室。
金田一耕助漸漸等得不耐煩了,於是開口說:
「警官,都八點了,請問警政總監究竟上哪兒去了?」
「他說有點事要和女秘書杉浦小姐一起出去……可是,奇怪,他應該會在七點半以前回來啊!」
「會不會是中途發生車禍了?」
「如果是這樣,我們也應該會接到電話才對。這樣好了,我先問一下總機。」
等等力警官剛準備拿起桌上的電話,走廊上立刻傳來一陣腳步聲,緊接着,女秘書杉浦路子探頭進來。
「各位,不好意思,讓你們久等了,因為我們在路上發生車禍。」
「咦?車禍?那麼警政總監有沒有受傷?」
「有,不過不用擔心,總監待會兒就要來開會了。」
女秘書話才說完,門口就響起警政總監的聲音。
「呀!實在非常抱歉,我來遲了。」
大夥兒一看到推門而入的警政總監,全部驚訝得站了起來。
也難怪他們會有這種反應,因為警政總監整張臉都用白色的繃帶包紮起來,唯一能看得見的只有兩個眼睛以及口、鼻。
「總監,究竟發生什麼事了?」
「沒什麼,剛纔我到附近醫院就醫的時候,醫生擔心傷口會受到細菌感染,所以便把我包紮成這個樣子。哈哈!簡直就像木乃伊一樣。」
「真的不礙事嗎?」
「不礙事、不礙事。喏,大家快坐下來開會吧!杉浦小姐,麻煩你去為大家泡杯咖啡,要濃一點哦!」
警政總監坐下來後,便從保險箱裡拿出那座上面印有小夜子指紋的黃金燭台。
「問題就出在這座燭台。金田一先生,聽說怪獸男爵也對這座燭台非常感興趣,是嗎?」
「的確如此。」
金田一耕助點點頭,這時,女秘書杉浦路子正好端咖啡進來,大夥兒於是一面喝咖啡,一面側身傾聽金田一耕助說話。
「綜合海野清彥、邦雄,以及我在品川的地下工廠竊聽到的談話來研判,似乎有兩批人馬都想奪取這座燭台。其中一組是倉田、恩田,也就是怪獸男爵的屬下,他們很早就開始打黃金燭台的主意,至於他們的動機為何,目前我還不清楚。」
金田一耕助一邊喝咖啡,一邊又緩緩說道:
「此外,還有另一組人馬也覬覦這座燭台,但他們並不想得到燭台,只是希望這座燭台能從此消失在這個世界上而已。」
「你為什麼知道這件事?」
警政總監好奇的問。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