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鷹巢海角慘案》 第 24 頁


「這是我從對方殺死鷹巢燈塔的看守員、關掉燈塔的燈光、迫使『日月丸號』發生船難的事件判斷出來的。這些人似乎並不擔心如果『日月丸號』沉入海底的話,燭台也會跟着沉入海底。」 「他們為
作者:待考 / 頁數:(24 / 32)

「這是我從對方殺死鷹巢燈塔的看守員、關掉燈塔的燈光、迫使『日月丸號』發生船難的事件判斷出來的。這些人似乎並不擔心如果『日月丸號』沉入海底的話,燭台也會跟着沉入海底。」

「他們為什麼會希望燭台消失呢?」
「因為燭台上有小夜子的指紋。大家都知道,小夜子雖然是玉蟲侯爵的孫女,可是由於她三歲就和玉蟲侯爵分開,因此彼此都不記得對方的長相,唯一能證明小夜子身分的就是黃金燭台,這麼一來,這座黃金燭台的存在就自然會對某人不利。」
「你說的某人是……」
目前還不能明說。不過,如果小夜子真的是玉蟲侯爵的孫女,玉蟲侯爵的所有財產當然就歸小夜子一人所有;而玉蟲侯爵家財萬貫……”
金田一耕助說著說著,突然環視周遭的人。 咦?這是怎麼回事?
等等力警官和其他人怎麼都睡着了?

而金田一耕助自己也漸漸覺得頭腦昏昏沉沉,舌頭不聽使喚。 糟了!剛纔喝下去的那杯咖啡有問題!
想到這裡,金田一耕助不由得轉頭看著警政總監。
在眾人皆睡的情況下,只有警政總監一人仍悠悠哉哉地坐在位子上,而且在他那白色繃帶下的眼睛和嘴角還透出嘲笑的神情。
忽然,桌上的電話驚天動地的響了起來

男爵藏身之處

「喂,我、我是金田一耕助,請問您哪一位?」
金田一耕助勉強抓起電話,回應了幾句。
整個腦袋都纏上繃帶的警政總監則笑咪咪地看著這一切。
「我是警政總監,我被歹徒押至某處,剛纔好不容易才逃脫了。對了,警政署有沒有發生什麼狀況?」
話筒那端傳來警政總監焦急的聲音。 豈止發生狀況?情況可是非常危急呢!
「警政總監,現在這裡有人假扮成你……」
金田一耕助話還沒說完,就已經覺得全身軟綿綿、毫無氣力,後來終於握著話筒趴在會議桌上睡着了。
這時,警政總監……不,假冒成警政總監的人趁機把黃金燭台裝進箱子裡,抱在腋下,快步離開會議室,並呼喚女秘書:
「阿薰,真正的警政總監好像已經逃出來了,我得立刻離開這裡!」
兩人於是急忙下樓。

等他們走遠後,原本已經昏睡過去的金田一耕助突然抬起頭,拿起話筒。
「接守衛室,快一點!」
不久,電話便接到守衛室,野野村邦雄和海野清彥早已在那裡等候許久。
「邦雄嗎?剛纔那個包着繃帶的警政總監正帶著女秘書離去,快跟蹤他們,那個人是假冒的警政總監。密切跟監,千萬別跟丟了!」
金田一耕助掛上電話後,又一臉得意地自言自語道:
「哈哈!我曾經在神戶的地下室看過這位女秘書,所以早就知道她是大鬍子男人的助手,只不過怕會打草驚蛇,讓大鬍子男人跑了,才一直佯裝不知道罷了。」
金田一耕助試着搖醒其他熟睡的人,然而大概是藥效太強,任憑金田一耕助再怎麼搖都搖不醒他們。
「怎麼會睡得這麼熟呢?唉!算了,其實也多虧他們睡得這麼熟,才能使我的演技更加逼真。剛纔我早就看見那個纏着繃帶的男人一邊假裝喝咖啡,一邊把咖啡倒在地上,所以我也跟着如法炮製,把整杯咖啡都倒在地板上。」
金田一耕助說著又戴上帽子,從容地走出房間,對玄關外的守衛人員交代一聲:
「等等力警官和其他幾位警政署幹部因為喝下摻了安眠藥的飲料,現在全都昏睡在警政總監的辦公室裡,快點去叫醫生來。」
說完,他便留下一臉錯愕的守衛人員,一陣風似的離開警政署。
半個鐘頭之後,一輛計程車停在麻布六本本附近某一個靜謐的街角,大鬍子男人和化裝成警政總監女秘書的阿薰慌忙從車上走下。
由此可見剛纔那位滿臉纏着繃帶的男子就是大鬍子男人。
計程車開走之後,兩人又張着一雙賊溜溜的眼睛環顧四周,等確定沒有人跟蹤,才安心地向前走。
「大哥,你說怪獸男爵要你拿燭台換小夜子,是真的嗎?」
「噓,別大聲嚷嚷!」
大鬍子男人連忙向四處張望,擔心被別人聽到了。
「阿薰,我總覺得很奇怪,怪獸男爵為什麼知道我在找小夜子?而且還特地打電話給我,說要拿小夜子跟我交換燭台。那個老怪物為何會想得到這座燭台呢?啊!到了,就是這一家。」
大鬍子男人手指的地方,正是昨天晚上發生騷動的怪獸男爵的藏身之處後面那棟古老的西式建築。
他小心翼翼地按下門鈴,等待裡面的回應,卻不知道這一切都已經被躲在二十公尺外的兩個人看見了。
那兩個人就是海野清彥和野野村邦雄。

談判

大鬍子男人按了門轉之後,沒一會兒門內立刻傳來一陣腳步聲。
「是誰在門外?」
那聲音相當低沉、沙啞。
「我是今天接到男爵電話的人。」
「什麼?接到男爵電話的人?哦?是你啊……那個東西到手了嗎?」
「當然,而且我已經把它帶來了,快點去通報男爵吧!」
「好的,請你稍等一下。」
門裡的人開始取下門閂,但是突然間,他又停下動作,以責怪的語氣說:
「站在你旁邊的是誰?你為什麼不是一個人來?」
「哦,別擔心,這位是我的助手,多虧她的幫忙我才能順利取得燭台上。」
「哦,她就是那個化身成警政總監女秘書的人嗎?」
大鬍子男人和阿薰聞言,不由得彼此對望了一眼。 看來對方似乎什麼都知道呢!
「除此以外,還有別人嗎?」
「放心,沒有了。」
「很好。」
對方一說完,門便打開了。
原來站在門口的是一個身穿黑色斗篷的大個兒。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