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血襯衣》 第 1 頁


血襯衣第1章:不祥之日今天是個壞日子。抵達目的地後,三谷這樣想。非常難受的一日。昨晚回家已是凌晨二時,今早六時起床,把八點鐘來事務所的委託人要協商的資料過目一遍
作者:待考 / 頁數:(1 / 27)



血襯衣

第1章
:不祥之日
今天是個壞日子。時尚書屋
抵達目的地後,三谷這樣想。時尚書屋
非常難受的一日。昨晚回家已是凌晨二時,今早六時起床,把八點鐘來事務所的委託人要協商的資料過目一遍。時尚書屋
三谷還不是有資格選擇客戶的律師。雖然這樁案子不怎麼賺錢,不過,客人畢竟是客人。時尚書屋
那次協商拖長了。好不容易結束時,已近晌午。在附近的麵店吃完午飯不久,電話來了。就是剛纔協商完畢的委託人,他說找到其他更好的律師,要取消協議。時尚書屋
開什麼玩笑!他想怒吼,把算忍住了,而且親切地說,如果需要幫忙,隨時聯絡。說話時臉部肌肉痙攣。幸好不是電視電話。時尚書屋
氣得心緒大亂,無法集中精神做事。最後收拾一切,就這樣跑了出來,決定處理一件放了好久的個案……
熱氣逼人的殘暑天。無風狀態,樹梢上曬焦的葉子沒有搖晃的影兒。時尚書屋
車子發生故障,搭電車出門又是不便。職業上的關係,三谷最拿手的就是找地址,可是這次完全迷路了,本來不大出汗的他,頓時汗流浹背。於是脫掉外套搭在腕上,鬆了領帶,打開襯衫紐扣走着。時尚書屋
沒有一點陰涼的地方,加上目的地全是擁擠的廉價公寓或古老的房子,令人倍覺酷熱。時尚書屋
「對不起──」
三谷終於放棄了,喊住一名用熟練的手勢在門前灑水的老婦。時尚書屋
「唔?」對方用狐疑的眼神回望三谷。時尚書屋
「倉岡女士的家是不是在附近?」
「不知道。」
老婦大概以為三谷是來推銷的,不加考慮就搖搖頭。時尚書屋
「四十左右的女人,我想她是一個人生活。」三谷不罷休,補充說明。「說不定是公寓房子。」
「不知道。我要灑水啦。」
對方好像要趕人似的打打水。時尚書屋
三谷也氣上心頭,回頭就想走──
「等一等。」老婦突然喊住他。「剛纔你說倉岡?」
「嗯。她叫倉岡恭子──你認識她?」
「有人姓倉岡的。但不曉得是不是叫恭子。」
「是嗎?」
倉岡的姓並不常見。多半是她吧!
「那麼,她的家在──」
「那邊不是有個小公園嗎?你穿過公園,走進裡面小路就是了。」
原來如此,難怪找不到。根本想不到要穿過公園走進去,外面看不出來。時尚書屋

「謝謝你。」
三谷不過三十六歲,頭已有點禿了。他用手帕揩揩沁汗的額頭,道謝一番。時尚書屋
正要邁步時,老婦又說:「她不是一個人哦。」
「嘎?」三谷轉過頭去。時尚書屋
「有個小孩──男孩子。」
「她的兒子嗎?」三谷吃一驚。「那麼,倉岡是她先生的姓了?」
若是那樣,可能完全弄錯了。時尚書屋
老婦搖搖頭。時尚書屋
「她沒有丈夫。誰知道孩子的父親是誰?」顯然含有輕蔑的語氣。時尚書屋
「是嗎?」
這一點,目前與自己無關。不過,只要那女人是自己要找的倉岡恭子就行了。時尚書屋
「總之,我去拜訪看看。多謝你──」
「今天還是別去的好。」老婦說。時尚書屋
「怎麼說呢?」三谷不解……
確實是個壞日子嗎?時尚書屋
那個辭靈儀式,異樣的不見人影。時尚書屋
房子不僅殘舊,而且予人荒蕪的印象。一幀十歲左右的小男孩照片,在狹小的玄關前面俯視三谷。時尚書屋
外表看似十歲,再看一眼,令人感到他憂鬱,而且他的眼神露出成年人一般的晦暗光芒。時尚書屋
除了唸經的和尚,只有一名穿黑裙的女人,一動也不動地坐在那裡。時尚書屋
站在接待處的男人沒有隱藏他的不耐煩,早已脫掉外套,鬆了領帶。然而見到三谷走過去時,慌忙重新綁好領帶,站起來。時尚書屋
三谷上前致意一番。時尚書屋
「我想見見倉岡女士……」
「哦,是嗎?」男人不起勁地說。「坐在那邊的女人就是了。」
「什麼人去世了?」三谷低聲問。時尚書屋
「她的兒子──十歲左右吧!」
「哦?」
三谷有點遲疑,但總不能若無其事的回去。時尚書屋
「我不知道發生這種事,所以沒預備什麼。」
三谷穿上外套,整理領帶。時尚書屋
「沒關係。」接待的男人搖搖頭。「我是街坊會的工作人員,沒法子才做這件差事。我並不認識這對母子。」
「是嗎?相當寂寞的喪禮哪!」
男人聳聳肩。「母親和兒子都是怪人──既然來了,燒個香吧!」
「好的。」三谷拿出名片,擺在桌面。「請你待會把這個交給倉岡女士,好嗎?」
「知道。」
三谷不起勁地進去燒香。時尚書屋
燒完香,轉向坐著不動的母親鞠個躬。時尚書屋
「節哀順變──」
三谷抬起臉來,遇見倉岡恭子那帶刺的憎惡視線,打了個蹌踉。時尚書屋
他沒時間去分辨對方是怎樣的女人。只知道她有一雙充血的大眼睛,像在咒詛他。時尚書屋
以口才見稱的三谷這時話也說不下去。時尚書屋
女人用嘶啞的聲音擠出一句話:「你也是他們那一夥人吧!」
「他們?」
「殺人兇手!把我的兒子還給我!」
女人露出淒厲的臉容,三谷大吃一驚。時尚書屋
「對不起──我改天再來!」
三谷口吃地說著,忙不迭逃了出來。時尚書屋
「太太,鎮定一些。」
傳來接待的男人勸慰的聲音。時尚書屋
「畜牲!」三谷走了一段路,停下腳步。時尚書屋
那女人是什麼?突然喊自己是殺人兇手。時尚書屋
現在不是生氣的時候。必須設法弄掉體內湧出的汗水。他衝進前面的咖啡室。時尚書屋
髒兮兮的舊店子。幸好開了冷氣,使他鬆了一大口氣……
當天晚上,三谷再訪倉岡恭子。時尚書屋
為什麼?時尚書屋
三谷本身也不太清楚。不過,冷靜下來後,他對倉岡恭子的怒氣消除了則是事實。時尚書屋
失去心愛的十歲獨生子。母親之所以變得半狂亂,可以說是正常反應。時尚書屋
反過來,藏起悲哀裝平靜的母親,三谷反而討厭。時尚書屋
況且必須談「公事」。他希望今天之內就處理掉。時尚書屋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