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血襯衣》 第 10 頁


「也不是的……念小學和初中時,我倆都在一起。」阿翠說。「竟然被殺了。她是非常溫順的乖女孩啊!」「兇手好像是她男朋友哦。」「捉到了?」「不曉得。今天的報紙好像有登出什麼消
作者:待考 / 頁數:(10 / 27)

「也不是的……念小學和初中時,我倆都在一起。」阿翠說。「竟然被殺了。她是非常溫順的乖女孩啊!」

「兇手好像是她男朋友哦。」
「捉到了?」
「不曉得。今天的報紙好像有登出什麼消息。」
「讓我瞧瞧。」阿翠一把搶過去,翻開早報的社會版。時尚書屋
「瞧,說是那個。兇手在通緝中。」
阿翠瞠目。「伊東?不可能的!」
「你認識那傢伙?」
「小學同班哪。他和洋子感情很好。可是,怎會殺了洋子……」
「他逃跑啦。」□口輕浮地說。「還有十五分鐘就到了。」說著,打個大哈欠。時尚書屋
星海翠的視線移向車窗外的風景。時尚書屋
那一班是特別的。當時的同班同學們……
對。因為發生了那宗意外……

血襯衣

第6章
:神通廣大
倉岡恭子慢吞吞地合起檔案夾,會議室的緊張空氣彷彿一下子緩和下來。時尚書屋
倉岡家旗下的集團高層會議,伴隨着豐厚的內容。時尚書屋
這種會議,通常都像精神訓話之類,五六十歲的社長們欲住哈欠聆聽八十歲的會長重複敘述而已。可是,只有倉岡恭子完全不同。時尚書屋
每一間企業的經營內容,她都一一過目。上層主管最怕她提起的地方,偏偏一針見血。每當一個月一次的例期會議接近時,好些經營者都覺得胃痛。時尚書屋
當然,恭子為此伸出調查的手。擔當調查角色的就是佔據會議室一角、木無表情地做記錄的三谷律師。時尚書屋
三谷雖是一名律師,但他在這裡跟社長們平起平坐,而且大家都怕他三分。三谷也在生意上儘力地利用他的「權威」。時尚書屋
不過三谷非常清楚,若是收賄的話,即刻會被恭子攆出去,因此在那個點上十分謹慎小心。時尚書屋
三谷也很清楚,恭子之所以能識破每間公司的弱點,以及經營者的不法行為,並非根據他的調查,而是恭子本身擁有不可思議的直覺。而且,那是超乎常人的奇妙能力。時尚書屋
除了三谷以外,會議的列席者都不知道那個秘密。任何人都相信,三谷一定是擁有組織過的情報網。時尚書屋
今天也有好幾名經營者冒冷汗,不過,會議比往時順暢。當恭子合起檔案夾時,會議結束。時尚書屋
會議室霎時瓢起緩和的空氣,不是沒道理。時尚書屋

「還有最後一件事。」恭子說。時尚書屋
眾人停下收拾資料的動作,轉向恭子。時尚書屋
「昨天電視新聞報導,一位年輕母親企圖帶著孩子一同自盡。母親二十一歲,孩子六個月大。她想跳向列車時,被車站人員拉住。她好像半瘋狂了。時尚書屋
據說誰也不曉得孩子的父親是誰。」
恭子的說話方式雖淡然,但是出席會議的人都聽進耳際了。他們困擾不已,到底為何突然開始這個話題?時尚書屋
但有一個人,血色陡然從臉上褪去,而且躲開恭子的視線,準備隨時站起來。三谷留意到了。時尚書屋
「佐田先生,」恭子說。「你認識那位女士吧!」
全體視線一同集中在那人身上。出席這個會議的經營者中,他既年輕又矚目。時尚書屋
四十八歲的佐田,從三年前起繼承父親當社長。時尚書屋
眾所周知,他不喝酒不抽菸,為人認真。時尚書屋
「佐田先生,怎樣?」
恭子提醒一句。佐田慢慢挺直背脊,嘆息着回答:
「是的。我跟她很熟。」聲音有點顫抖。時尚書屋
「那孩子是你的吧!」
佐田頓了片刻。「我想是的!」
「啪」一聲恭子拍桌子後跟着站起來。所有人在一瞬間嚇得跳起來。時尚書屋
「『你想是的』是什麼意思?她是你的情婦吧!假如她是那種水性楊花的女人,怎會考慮帶孩子自殺?」聲音不高,可是嚴峻。時尚書屋
佐田蒼白着臉,改口說:「是的。」
「自己做過的事,必須自己負責。」恭子緩緩坐下。「你和太太之間、情婦之間的事,我不會批評什麼。大家都是成人了。時尚書屋
可是,孩子既然生下來了,自有生存權利。你有義務去盡父親的責任養育他。如果連那樣盡一個做人最低限度的責任也達不到的話,請你現在當場退出社長的位子。」
恭子的話使會議室鴉雀無聲。時尚書屋
佐田想反駁似的瞪着恭子。但一遇上她那冰冷的視線時,他只好把話嚥回去。時尚書屋
「明白嗎?」恭子靜靜地接下去說。時尚書屋
「明白了。」佐田勉強擠出聲音。「我一定會負起責任。」
「但願如此。也是為你好。」恭子迅速宣佈:「散會。」
各出席者遲疑一下才站起來。起初是有所顧忌,然後一個、兩個站起身來……
終於全體魚貫着離開會議室。剩下恭子和三谷兩個人。時尚書屋
恭子關上門,閉起眼睛,深深嘆一口氣。時尚書屋
三谷向她走過來。時尚書屋
「要不要替你預備咖啡?」
「嗯。也好。」恭子看看三谷。「好累啊!」
「很稀奇嘛,說那種泄氣話。」三谷立刻拿起通話機。「送兩杯咖啡到會議室。」
恭子合起檔案夾,用手輕輕撫摸。時尚書屋
「要不要休息一下?」
「從明天起,我會在家偷懶十天左右。以後可能無法隨便休息啦。」
「十天嗎?好的。」三谷急急取出記事簿翻開。「我想不會有特別要事需要打電話給你的。」
「有必要時無所謂。不過,我可能會出去,你先錄音,待我從外面回來聽就是。」
「遵命。」三谷把記事簿放回口袋裏。「說起來,佐田先生的事真叫人意外。沒想到他是那種人。」
「所有男人都是那種人啊!」
「這太言重了。」三谷笑道。「我也得小心的好。」
電話響起。三谷迅速拎起聽筒。時尚書屋
「大會議室。嗯,她在──你是誰?」
三谷露出訝異的表情。時尚書屋
「等一等──恭子小姐,有客人找你。」
「誰?我想我沒約人。」
「伊東猛夫。K搬運公司的……」
恭子向三谷投來冰冷的視線。時尚書屋
「你把我的名字告訴了他?」
「不。大概是他從K搬運公司社長聽來的吧!總不能不說出你的名字。實際上,他等於被開除啦。」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