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血襯衣》 第 11 頁


「是嗎?」恭子點點頭。「好吧!讓他進來這裡。請你迴避一下。」「我會的──喂,讓他進來。」三谷掛斷電話,抱著自己的檔案夾,往房門走過去。三谷開門之際,恰好端咖啡的人走進來。
作者:待考 / 頁數:(11 / 27)

「是嗎?」恭子點點頭。「好吧!讓他進來這裡。請你迴避一下。」

「我會的──喂,讓他進來。」
三谷掛斷電話,抱著自己的檔案夾,往房門走過去。三谷開門之際,恰好端咖啡的人走進來。時尚書屋
「我那一杯,轉給伊東吧!」
他向恭子交代一聲,離開會議室。時尚書屋
恭子啼笑皆非。她向端着盆子困惑着的女孩子說:「好吧!擺在這兒。」
三谷在走廊上走着時,見到一名五十多歲的男人,有點畏畏縮縮的走過來。時尚書屋
「我想見見倉岡社長……」他對三谷說。時尚書屋
「她在走廊盡頭的房間裡。」三谷說。「還有,倉岡是會長,請別稱她社長。」
「是……冒犯了。」
男人不斷鞠躬,然後交臂走過去。時尚書屋
他就是伊東猛夫?三谷站在原地,目送他的背影。時尚書屋
應當不滿五十歲才對。可是看起來十分蒼老,筋疲力竭似的。時尚書屋
兒子因涉嫌殺人而受通緝,大概勞心吧。但他那種疲倦法,好像不是一兩個星期累積起來的。時尚書屋
也許本來就未老先衰吧!
三谷邁步向前。其實,有關伊東猛夫的事,三谷已經調查得一清二楚。知道他的妻子死了,情愛全貫注在獨生子身上,在公司裡是其中一個所謂的「窗際族」。時尚書屋
只是不知道恭子為何阻止革伊東職。難道兩人之間有些什麼關連?時尚書屋
一定有什麼內情。時尚書屋
不過,如果被恭子知道自己在作無謂的查探,後果是可怕的。好奇心倒是有必要適可而止。時尚書屋
有人在電梯大堂裡站着抽菸。透過大玻璃窗,俯望眾摩天大樓形成的「山谷」。時尚書屋
「佐田先生。」三谷停下來喊他。時尚書屋
「噢,三谷先生。」
從佐田的語氣來看,他知道三谷過來了。時尚書屋
「你在等恭子小姐嗎?」三谷說。時尚書屋
「不,不是。」佐田把煙蒂揉熄在煙灰盅裡。「只是我不想跟其他人一起走罷了。」
也許那是真心話,三谷想。時尚書屋

佐田不太像社長,長得相當溫文爾雅。事實上大家都評他是個認真的人。據說恭子的父母很賞識他,他從小就在恭子家裡出入。時尚書屋
「很麻煩哪!」三谷這樣說。他想知道佐田怎樣回答。時尚書屋
「不。事實終歸是事實,沒法子。」
「可是太意外啦,我以為佐田先生應絶不會惹上那種事。」三谷說。時尚書屋
佐田苦笑。時尚書屋
「問題是處理不當吧!我知道好幾個人隱藏得很好。」
「你太太是S精密機器公司的──」
「對,她是總裁的女兒。」
「她知道這件事嗎?」
佐田搖搖頭。「應該不知道。如果知道了,肯定大騷亂。」
「原來這樣。希望這件事情很順利的帶過去。」
「如果可以就好了……對了,剛剛走向會議室的是誰?我從沒見過他。」
「噢,他是來找恭子小姐的。我也不太清楚。」
「是嗎?」佐田似乎有些在意伊東的事。「我必須回公司了,再見啦。」
「那麼,失陪了。」
三谷目送佐田走進電梯後,掏出自己的香煙,點了火。喃喃自語:「奇怪。」
佐田好像是在等自己。為什麼?時尚書屋
三谷完全不曉得佐田有情婦的事。恭子多半是聘用別的調查員去調查的吧!那可不稀奇。時尚書屋
三谷覺得稀奇的是,佐田一點也不惱怒自己。通常這類調查都是三谷經手的,佐田應以為這件事也是三谷查出來的才對。時尚書屋
然而佐田並沒有對三谷說什麼刺耳的話。為什麼?時尚書屋
連佐田的妻子也不知道情婦的存在,為何恭子知道?時尚書屋
還有,佐田對於她知道這件事並不覺得不可思議,為什麼?時尚書屋
看來一定有什麼。時尚書屋
三谷吸了兩三口煙,就揉熄了。時尚書屋
恭子請假十天。也許那段時間是好機會。三谷這樣想。時尚書屋
「進來。」恭子對獃立在門口的伊東猛夫說。時尚書屋
「嗯……」伊東似乎不知所措的樣子。「我想見見倉岡會長。」
「我就是。」
恭子的回答叫伊東啞然。時尚書屋
「失敬了。我不曉得會長是女的。」伊東慌忙找藉詞。時尚書屋
「用不着操那個心。」恭子平靜地說。「請坐。會議剛剛結束,在這種地方見客,失禮得很。」
「是──不──」伊東振奮一下情緒,作個深呼吸,戰戰兢兢地向恭子走過去。「花費您的時間。我只是為了這次的事──務必說聲道謝。」
「請坐呀。」恭子在自己的咖啡里加糖和牛奶。「如果不嫌棄的話,請用那杯咖啡。那是別人叫的,不過已經走啦。」
伊東本想當場拒絶,但遲疑一下之後說:「那就不客氣了。」然後也不加糖,就這樣一口氣喝了半杯。「謝謝,因為昨晚几乎一夜沒睡。」
「令郎的事我聽說了。很苦惱吧!」
「我兒子是冤枉的。他絶對不會殺人。不,也許你覺得我做父親的維護他,可是,這是肯定的,他不會殺人!」
他愈說愈激動。當見到恭子慢條斯理地喝咖啡時,伊東回過神來。時尚書屋
「對不起……我不應該在您面前提這些事,只是忍不住說了出來。」
恭子沉默不語。從她的表情,看不出她是同情、冷淡抑或漠不關心。時尚書屋
「倉岡會長──」
伊東的話還未說完,恭子打斷了他。時尚書屋
「不要叫我『會長』。倉岡就可以了。」
「呃……為何要特別關照我,不革我的職呢?如果……方便的話,請告訴我……」伊東突然想到什麼似的補充了一句。「難道……以前在那兒見過面?」
「不,我想我們從未謀面。」恭子即刻搖頭。「別想得太複雜。我只是不允許一個一心為保護孩子而反抗警察的父親被革職罷了。時尚書屋
恰好可利用我是你公司的大股東的地位,向你的社長轉達我的意見而已,不足掛齒。」
「是嗎?可是,承蒙關照,感激不盡啊。我是沒什麼權力的閒職,有工作等於沒工作,但是為了救我兒子,不能沒有這份職業。所以,總要表示一點謝意……」
恭子站起來。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