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血襯衣》 第 12 頁


「要你特意跑一趟,我也過意不去。我還有很多事要做,就此失陪──」「請便!打攪您啦。」伊東也霍地站起來。恭子往門口走去時,伊東向她鞠躬。恭子打開門後,回頭再問:「倘若令郎
作者:待考 / 頁數:(12 / 27)

「要你特意跑一趟,我也過意不去。我還有很多事要做,就此失陪──」

「請便!打攪您啦。」伊東也霍地站起來。時尚書屋
恭子往門口走去時,伊東向她鞠躬。恭子打開門後,回頭再問:
「倘若令郎真的殺了人,你還會繼續這樣維護他嗎?」
伊東沉默片刻,回答說:「當然。」不是困擾着怎樣回答,而是困擾着應不應該作答。時尚書屋
「我太太死了,兒子是唯一的骨肉至親,無論怎樣都想保護他的。」
伊東的話說得非常有力。時尚書屋
恭子聽了他的話,不置可否,只是說:「喝了咖啡,請回去吧!」然後離開了。時尚書屋
伊東在寬敞的會議室裡一個人獃立着。時尚書屋

血襯衣

第7章
:星之誘惑
車子安靜地溜進大廈的地庫停車場。時尚書屋
□口在停車場內轉了一圈才停下來。時尚書屋
「可以了嗎?」后座不見人影,只聽見聲音。時尚書屋
「不,等一下。」□口說著,走出車外。時尚書屋
深夜一點鐘。夜生活多采多姿的六本木大廈公寓也寂靜無聲。時尚書屋
□口望望周圍,走向電梯口。電梯停在四字樓。時尚書屋
他按了鈕,快步回到車旁,打開后座的門。躺在空位上用毯子蓋着的少女抬起臉來。時尚書屋
「可以啦?」星海翠問。時尚書屋
「沒問題。」□口點點頭。時尚書屋
阿翠坐起身來,埋怨地說:「我全身發痛。」
「那就叫他替你按摩好了。」□口說。「電梯來啦。」
阿翠打着哈欠走向電梯。恰好門扉打開。時尚書屋
「我一個人走好了。」
「不行。」□口立刻跟着進去,按了三字的鍵鈕。時尚書屋
「我上四樓哦。」
「我知道。」電梯開始上升。「你要在三樓出去,然後爬樓梯。」
「不要。好像小偷似的。」阿翠皺起眉頭。時尚書屋
「電梯剛纔停在四樓。說不定有攝影記者在那裡等候。」
「有什麼關係?到時堂堂正正地進去就是了。」

「對你而言可能無所謂,我就慘了。」□口惡狠狠地說。時尚書屋
兩人在三樓走出電梯。時尚書屋
靜悄悄的、空蕩蕩的走廊。時尚書屋
「那邊是緊急用的樓梯。」□口用力推開不銹鋼門。「你留在這裡。我去看看上面的情形。」
「快點哦,我沒時間了。」阿翠不悅地撅起嘴唇。時尚書屋
□口上了樓,輕輕推開四樓的太平門,窺望走廊。沒有任何動靜。時尚書屋
「OK。可以上來了。」他喊。時尚書屋
已經走到樓梯半途的阿翠,馬上跑上來。時尚書屋
「我走啦。」
「七點半,我來接你。三十分鐘以前準備吧!」
「知道啦!」
阿翠快步走向其中一道房門,短促地敲了一下,門立刻開了。阿翠宛如被吸進去似的消失掉,傳來上鎖的聲音。時尚書屋
□口好不容易籲一口氣。時尚書屋
不需要走樓梯了。他搭電梯回到地庫停車場。時尚書屋
好不好睡個覺?如果回公寓去,時間又太浪費。時尚書屋
□口把車開出大廈,停在附近的公眾電話旁邊。時尚書屋
她在不在?時間無所謂。她是那種人之故。時尚書屋
可是,只有嘟嘟聲一直沒人接。正要收線之際,有人接電話了。時尚書屋
「喂──誰呀?」
對方之所以大聲喊,皆因背後傳來震耳的音樂。時尚書屋
「我是□口──□口!」
「噢,是你。這麼晚了。」
「吵死人了。開派對?」
「對,馬上開始了。你在附近?」
「嗯。我想去你那兒睡個覺──」
「這裡不適合睡覺哦。」女人笑了。「好,你來吧!」
「我好疲倦。不然,我到商業酒店開房過夜好了。」
「不要啦。有人來了,他想見你哪!」
「怎麼,談公事?饒了我吧!我累得──」
「重要人物哦。」女人打斷他。「假如你不見他,他說以後你一定見不到他了。」
「啊?難道是美國總統?」
□口雖然口頭上開玩笑,但他知道由加利不是那種信口雌黃的女人。時尚書屋
「好吧!十五分鐘就到。我餓慘了。有什麼吃的沒有?」
「薄餅之類倒是有的。」
「棒極了!替我叫一客吧!」
□口收線後,回到車子前,抬眼望望剛纔離開的大廈。星海翠走進去的房間還亮着燈。就在這時,燈熄了。時尚書屋
□口搖搖頭。然後鑽上車內,驅車前往由加利的公寓大廈……
現在,星海翠應認是跟那個搖滾樂隊的男孩在床上。時尚書屋
不管經理人的眼睛如何透亮,總不能管制一名十八歲少女的一切。雖然,每天忙得頭昏眼花,累得聯想男人的時間也沒有,倒頭便睡。可是,總得有時間流流汗,把年輕的精力消耗掉。時尚書屋
另一方面,她開始煩躁和不滿。因不管怎樣努力賺錢都好,收入仍是少得可憐。時尚書屋
讓她找個地方歇息歇息,也是□口的工作範圍。時尚書屋
阿翠選擇了最危險的歇息方式──跟藝能界同行談戀愛。時尚書屋
雙方都不滿二十歲。他們的擁躉几乎全是高中生。一言蔽之,假如現在兩人的感情被揭發的話,乃是兩人事業致命的打擊。時尚書屋
於是□口在那幢大廈租了一個單位,當有節目安排時,讓兩人在那裡碰面。時尚書屋
但是,必須小心加上小心才行。時尚書屋
新聞界開始嗅出他們之間有「古怪」。最可怕的是周刊的攝影記者。時尚書屋
老實說,縱使像那樣悄悄帶她進去,還是不能安心。因為萬一被人知道兩人在那個房間幽會的話,肯定會從遠處用遠距離對焦相機糾纏不休地瞄準等待拍攝。時尚書屋
經理人的工作,實在不輕鬆。時尚書屋
「好遲喲!」門打開後,由加利如此埋怨。時尚書屋
「我差點開車打瞌睡哪!喝了咖啡才過來的。」□口說。「派對已經結束啦?」
「嗯。進來吧!」
由加利穿著睡袍。像是沒有不好意思的樣子。時尚書屋
她年約三十至四十之間,一年前與□口開始交往。時尚書屋
當然,他有時在她這裡過夜。有時也在一起談談公事。時尚書屋
連□口也不清楚她到底是幹那一行的奇女子。不過,她在藝能界的人面頗廣,製作所之間發生糾紛時,一旦由加利加入調停,萬事順利解決。那種事經常發生,因此她的存在是很重要的。時尚書屋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