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血襯衣》 第 2 頁


當晚依舊悶熱。三谷之所以重訪倉岡恭子的家,肯定不排除好奇心──她兒子的死、為何她叫自己「殺人兇手」以及為何沒人參加兒子的辭靈儀式等等謎團。「有人在嗎?」三谷站在玄關前,多少
作者:待考 / 頁數:(2 / 27)

當晚依舊悶熱。三谷之所以重訪倉岡恭子的家,肯定不排除好奇心──她兒子的死、為何她叫自己「殺人兇手」以及為何沒人參加兒子的辭靈儀式等等謎團。時尚書屋

「有人在嗎?」
三谷站在玄關前,多少有點顧忌地喊。時尚書屋
「來啦!」意外地傳來開朗的聲音。時尚書屋
女人出來了。不是倉岡恭子。而是三十多歲,身材結實的女人。從外表想像不到她年輕時是怎樣的。時尚書屋
「哪一位?」
女人彷彿是從廚房溜出來的樣子,用狐疑的眼光注視三谷。時尚書屋
「小姓三谷。我想見見倉岡女士。」
「哦……」女人遲疑着。「今天她挺忙碌的──」
話沒說完,屋裡有聲音說:
「沒關係。靖代,請他進來吧!」
聽過的聲音──倉岡恭子的聲音。時尚書屋
三谷走進屋裡。二十平方米左右的房間,三谷覺得那個男孩的照片又在瞪着自己。時尚書屋
「今天下午十分無禮,對不起。」
倉岡恭子深深一鞠躬。時尚書屋
「那裡那裡,我不應該在這個時候突然打攪……」
「後來看到名片,我覺得很過意不去。正在想著明天去電向你說抱歉的。」
倉岡恭子跟白天宛若兩人,變得十分穩重。時尚書屋
三谷不由重新估量,這人當真是倉岡恭子嗎?應當有四十了,但是不見老。也許是服裝的關係,看起來十分年輕。時尚書屋
略圓的臉型,大大的眼睛,含有大家閨秀的氣質。不錯,那雙大眼睛跟她祖父的一模一樣。時尚書屋
「我去泡茶!」
她想站起來時,那叫靖代的女人說:「讓我來。」然後走向廚房。時尚書屋
「麻煩你,靖代。」倉岡恭子喊一聲,轉向三谷。「她是鄰家太太,過來幫忙。」
「是嗎?今天令郎大殮,而我不合時宜到訪,實在過意不去。」
「不。」恭子搖搖頭。「克哉沒死哦。」
她的語調輕描淡寫,卻是非常有自信,令人不寒而慄。時尚書屋
也許做母親的心情就是這樣。時尚書屋
「他叫──克哉嗎?」
「是的。非常老實、乖巧的孩子。」

三谷循着恭子的視線,望向男孩的照片,發現照片前面擺了一件襯衫。時尚書屋
短袖的廉價襯衫,上面的印花圖案,因洗滌多次之故褪色了。時尚書屋
其上散落的發暗污跡是……不是血跡嗎?時尚書屋
三谷暗自決定,非要查一查,那個孩子是怎樣死的。時尚書屋
「對了。」恭子說。「找我有什麼事?」
「抱歉。」三谷回到現狀,打開自己的公事包,從中取出檔案。「你是倉岡恭子吧!令尊令堂是倉岡哲也和順子。」
「是的。他們已經過世了。」
「你祖父是倉岡市藏。」
「對。我想爺爺還健在。」恭子點點頭。「雙親過世時,我有苦衷離家出走了……」
「我曉得。」三谷說。「我是受市藏老先生之托而來的。」
「爺爺之托?」恭子的臉浮現一絲笑意。「原來這樣。請你轉告他,我不想回去。誰會回去那個老頑固那裡……」
最後一句話是低沉的嘀咕。時尚書屋
「很遺憾,我不能替你轉告。」三谷說。「市藏老先生死了。」
恭子楞然望着三谷。然後如釋重負似地說:「是嗎?爺爺也死啦。」
「半個月前的事。市藏老先生在生時委託我,在萬一的時候,一定要把你找到。」
「找我?為什麼找我?」
「為了繼承市藏先生的財產。繼承人只有你一個。」
「可是,叔父和嬸母在呀。」
「你不曉得嗎?」三谷說。「兩年前,他們一家在別墅裡開聖誕派對。大家徹夜狂歡,將近天亮呼呼入睡之際,發生火災──」
「火災?」
「所有人都逃得太遲。結果只有市藏先生平安無事,因為前一晚他有事回東京了。」
「噢,那麼他們全體……」
「剩下唯一有血緣的人只是你了。」
恭子完全沒有表示激動。但也並非毫不關心,從她兩手緊握的情形可看得出來。時尚書屋
「那麼,由我繼承爺爺的財產?」
「正是如此。」
恭子頓了一會,然後抬眼直視三谷的眼睛,問:「他有多少財產?」
「繼承稅是個十分大的數目。股票、證券、房地產等全部合起,數字總值有十數位吧!」
噹啷一聲,茶杯打破的響聲。回頭一看,只見靖代手裡托着空盤子,楞然站立。時尚書屋
兩隻打破了的茶杯在地面旋轉,發出嘎啦嘎啦的相碰聲。時尚書屋

血襯衣

第2章
:報復開始
她本無意那麼用力給他一記耳光。時尚書屋
其實有一半是玩笑性質,不料真的猛揍了一拳。時尚書屋
倘若笑着道一聲歉,也許就帶過去了。可是洋子有點倔強。時尚書屋
「幹嘛?我不是說不要亂來嗎?」
她故意生氣地頂回去。時尚書屋
京一也生氣了。時尚書屋
在狹窄的車廂內,京一壓住洋子想來個橺王硬上弓,乃是非常不可能的事。時尚書屋
「你幹什麼?好痛啊!──渾蛋!」
聽到T恤被撕裂的聲音,洋子真的害怕了。遊戲不是遊戲了。時尚書屋
於是她用手肘橫掃京一的臉一記。京一呻吟一聲,雙手掩面。鼻血流出,從下巴滴落。洋子大吃一驚。時尚書屋
「是你不好嘛。」
她喊着打開車門,衝出車外。時尚書屋
黑暗的道路。腳下傳來海鳴。時尚書屋
洋子適時止步。對,這裡是懸崖上的道路。假如一不留神,可能掉下懸崖。時尚書屋
想到這裡,她嚇得在原地蹲下去。時尚書屋

京一……

怎麼演變成這樣的地步?自小學開始青梅竹馬,感情到了不能向同性朋友陳述的苦惱也告訴他的地步。時尚書屋
她不希望就因這件事而結束這段感情。時尚書屋
洋子等候京一追上來。當然,京一會追來。不,他一定來找她。時尚書屋
然後,他會向她陪罪說自己不對。若是那樣,洋子也會說,我也不好,不該動粗……
說實在話,洋子和京一都是十八歲。彼此都「沒經驗」,竟被周圍的夥伴取笑。時尚書屋
洋子本來定意,倘若今天兜風之後,京一邀她上酒店的話,她會答應。時尚書屋
但是,京一居然在車上那樣使蠻。時尚書屋
所以她拒絶了。時尚書屋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