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血襯衣》 第 25 頁


「嗯。」伊東就像七十歲的老人一樣,蹣跚着往前走。「他變得黑黑的……大概很熱吧!」伊東自言自語。「伊東先生──」「當一個人被燒時,大概能活多久才死去?」「伊東先生
作者:待考 / 頁數:(25 / 27)

「嗯。」

伊東就像七十歲的老人一樣,蹣跚着往前走。時尚書屋
「他變得黑黑的……大概很熱吧!」伊東自言自語。時尚書屋
「伊東先生──」
「當一個人被燒時,大概能活多久才死去?」
「伊東先生。」美禰子用力握住伊東的手腕。「你不是聽見了嗎?在那之前,他是被車輾死的,痛苦只是一瞬間的事──」
伊東冷不防甩開美禰子的手,怒聲吼道:「你怎知道那麼多?你有死過嗎?你曾代替他死過嗎?」
美禰子垂下臉去。伊東肩膀擅抖着,聲音哆嗦着說:
「對不起……原諒我……我不應該對你生氣……」
「沒關係。」
美禰子抱住伊東的肩膀。時尚書屋
伊東靠着牆,放聲大哭。然後順勢蹲下去,繼續慟哭。時尚書屋
美禰子也流淚。但她立刻抹去,緊抿嘴唇,一直注視哭泣的伊東。時尚書屋
傳來腳步聲。時尚書屋
「恕我冒昧,」五十開外的那位紳士說。「你是伊東京一君的父親麼?」
「是的……」金井美禰子代替他回答。「請問──」
「京一君──真的嗎?」
「好像是的。」美禰子說。時尚書屋
伊東擦乾眼淚,站起來。時尚書屋
「對不起。你是刑警先生嗎?京一不會逃也不會躲起來。請去看他吧!」
「不是的。」那個男人搖搖頭。「我叫佐田。很久以前,我和伊東先生見過面。」
「佐田先生?」伊東露出困惑的神態。時尚書屋
「小學時,我女兒久美和京一君是同班同學。」
「是嗎?」
「京一君的遭遇很可憐。現在我遠記得他的事。他死了。才剛剛滿十八歲。時尚書屋
好難受的打擊啊!」
「我不曉得應該說什麼好……」佐田這樣說。「伊東先生。不久以前,你是不是去見過倉岡恭子?」
「倉岡?」伊東獃了一會。「啊,那位女士呀。是的,她對我真沒話說。」
「為何你去見她?」
美禰子代替伊東扼要地說明情由,佐田聽了皺起眉頭。時尚書屋
「換句話說,倉岡恭子想幫助你?」
「是的。太感激她了。人的親切,在這種時候深深的體會到了。」伊東緩緩地說。時尚書屋
「那真奇怪……」佐田喃喃地說。時尚書屋
「嗄?」
「不,沒什麼。請務必好好保重。」

佐田行個禮,快步離去。時尚書屋
因為跟人交談了一陣,伊東稍微回覆自我。時尚書屋
「走吧!」
「沒事了嗎?」美禰子說。時尚書屋
「嗯。哭也沒用,京一不會回來了。」
美禰子又捉住伊東的手臂。時尚書屋
「金井小姐。」
「是。」
「假如可以的話──今晚到我的公寓過夜好嗎?我不想單獨一人。」
「好的。」
「可以嗎?」
「是。」
「不用擔心。我沒那種氣力做什麼越軌的事。」
「不管你怎麼想,我都無所謂。」美禰子說。時尚書屋
兩人身體偎依着往前走。時尚書屋
他們的背影,就像一對長年相依為命的夫婦……
走進陰沉沉的兒童房間後,恭子一直把背靠在門上不動。時尚書屋
克哉……我可愛的孩子。時尚書屋
可愛的孩子。雖然如此,為何自己遲疑着不敢進來?為何要鼓勵自己一番才能見兒子的面?時尚書屋
因為害怕的緣故。時尚書屋
是的。恭子本身也不想承認的事──她開始怕克哉。時尚書屋
那就如對著過度寵愛的孩子,父母無從管教的心情。時尚書屋
「克哉……」
是的,那是我的兒子。「我」的。時尚書屋
恭子開了燈。然後──差點喊出聲來。時尚書屋
因她覺得椅子上的照片在剎那間鬱動了。當然,那是錯覺。不可能的事。時尚書屋
看不見襯衫。恭子皺皺眉。跑到那兒去了?時尚書屋
襯衫不可能移動。應該沒有任何人進來過。時尚書屋
某種不知名的恐怖從恭子的腳下爬上來。時尚書屋
何等荒謬的事!這是克哉的房間啊!
「克哉……」恭子跪在椅子前面,對著那張懷念的臉說話。「伊東京一也死啦。他被車撞死,跟着被火燒。克哉,已經夠了吧!大家──所有人都死了。時尚書屋
由我親自下手的只有一個,可是,全都死了。死得有點不可思議。」
恭子伸手輕輕碰一碰照片。時尚書屋
「已經夠了吧,克哉?我們兩個到一個安靜的地方過日子好不好?對我而言,已經不需要什麼──」
突然,照片的鏡框玻璃發出「咯勒」一聲響,碎了。恭子嚇得把手縮回去。同時,有一樣柔軟的東西,輕飄飄地蓋在她的肩上。時尚書屋
「克哉……」
那是襯衫。那件襯衫從空中飄舞下來,好像披肩一般捲到她的肩上。時尚書屋
「是你嗎?克哉,你──」
襯衫的袖子靜靜地捲到恭子的脖子上。簡直就像有生命的東西一樣。時尚書屋
「克哉!住手!」恭子不由大喊。「你應該死去了的!」
捲上來的衣袖突然加強了力道。時尚書屋
恭子發出短促的呻吟聲,滾在地面。時尚書屋
克哉!住手!你要殺了你母親麼?時尚書屋
恭子不能呼吸。當她快要失去意識時,聽見遠處響起尖笑聲──克哉那帶了點神經質的笑聲。時尚書屋
然後……恭子突然張開眼睛,黑暗的天花板在俯視她。時尚書屋
已經沒有任何壓迫感。時尚書屋
恭子坐起來,望一望椅子上面。那幀照片和襯衫,跟平時一樣擺在那裡。時尚書屋
幻覺嗎?那是一時的神經錯亂吧!
不。伸手摸摸脖子,還在隱隱作痛。時尚書屋
克哉企圖殺了我。時尚書屋
恭子帶著悲痛的心情,步伐踉蹌地走出孩子房間。時尚書屋
佐田回家後,立刻打電話。時尚書屋
「喂,我是佐田。倉岡小姐呢?是嗎?」
佐田收了綫,再打一次。時尚書屋

花了一段時間才接上...

「喂,我是三谷。」對方說。時尚書屋
「我是佐田。現在你在辦公室嗎?」
三谷的聲音有點奇怪。時尚書屋
「不,我在車上。電話轉到我這兒。」
「是嗎?其實,我想見倉岡小姐。」
「目前她在休假中。」
「我聽說了。可是,我有急事必須見她。」
「對佐田先生而言,很稀奇哪。」
「她的家在哪兒?我只知道她在市區的大廈──」
「目前她在別墅哦。那才是她真正的家。」
「哪兒?」
「我不能告訴你。」
「真的緊急啊。否則我也不會勉強你。」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