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血襯衣》 第 26 頁


「好吧!請你記下來。」佐田依三谷所說寫下地址。「謝謝你。」「不用客氣。請代我問候她!」三谷的說法,聽起來好像還有別的意思。佐田放下聽筒,把便條放進袋內,準備外出
作者:待考 / 頁數:(26 / 27)

「好吧!請你記下來。」

佐田依三谷所說寫下地址。時尚書屋
「謝謝你。」
「不用客氣。請代我問候她!」
三谷的說法,聽起來好像還有別的意思。時尚書屋
佐田放下聽筒,把便條放進袋內,準備外出。時尚書屋
「爸爸……」
「久美!你不是去學校了嗎?」
「阿翠──死了。」
「你說什麼?」佐田不由反問一句。時尚書屋
「昨晚,她從大廈頂樓跳了下來。可是掉在樹叢的背後,沒有人留意到……阿翠!」
久美噙着眼淚。時尚書屋
「是嗎?阿翠也死啦。」
「爸爸。剛纔你說倉岡,是不是指倉岡克哉?」
「倉岡克哉的母親。」
「母親?」
「她是我公司的總裁──企業集團的領導人。」
「那麼,她是時常見報的名人。就是那位倉岡小姐──」
「對。她是克哉的母親。」
久美癱坐在沙發上。時尚書屋
「阿翠……說過了。洋子死了,大木老師死了──她說是克哉回來複仇。伊東君也成為被通緝之身,現在連阿翠也死了。」
「伊東君也是。」佐田說。時尚書屋
「嗄?」
「昨晚,伊東君被車撞死了。」
久美瞪大了眼。時尚書屋
「真的嗎?爸爸!」
「真的。所以待會我要去見倉岡恭子。」
「我也去……」
「不行!」佐田用力搖搖頭。「你要留在這裡!」
「可是──」
「不准離開家裡。知道嗎?」
「為什麼?」
佐田沉默地走了幾步,然後回頭,說:
「逼使克哉死去的孩子中,倖存下來的只有你了。」
久美聽了愕然。時尚書屋
父親走出去了。門聲,還有汽車聲,久美覺得都很遙遠……
三谷打開玄關的門,走進裡面。時尚書屋
他穿過寬敞的大堂,走進客廳時,躺在沙發上,滿懷心事的恭子抬起頭來。時尚書屋

「原來是你……怎麼突然來了?」
「對不起,擅自進來。」
三谷在其中一張椅子坐下。時尚書屋
「有什麼公事?」恭子疲倦地說。時尚書屋
「不,今天不是談公事。」
「怎麼說?」
「車子的事。」
「車子?」
「恭子小姐的奧漸汀.馬汀。我接到警方的電話,說被丟棄在首都高速公路。」
「啊,那個呀!」恭子聳聳肩。「昨晚遇到意外了。」
「很大的意外哪。」三谷點點頭。時尚書屋
「請你幫我領回來好嗎?」
「沒問題。不過,我有話要說。」
「什麼事?」
「昨晚的意外,伊東京一死啦。」
「是嗎?」
「你該知道吧!」
「也許。」
「警方好像也很頭痛。為何通緝中的兇手會在那個地方被車撞死呢?」
「然後呢?」
「他當時坐在恭子小姐的車上,對不?」
恭子看著三谷。時尚書屋
「這是什麼意思?」
「你兒子克哉君死亡的內情,我從當時的家長和同學聽說了。當時在他周圍的是伊東京一、秋崎洋子、星海翠、佐田久美,還有大木幸子老師。除了佐田久美以外,其他人陸續死了。我不認為是巧合哦。」
恭子一句話也沒說。三谷接下去。時尚書屋
「是你恐嚇伊東京一,把他推到車外去的吧!結果京一被貨車撞死,最後被火包圍……好悲慘啊!」
恭子突然站起來,往洋酒廚架方向走過去。時尚書屋
「我也想喝一杯。」三谷說。「當然,我是你的律師。托你的福,才有今天的地位。時尚書屋
所以,我不會向警方告密。不過──」
「不過?」
「你的車上,當然留下京一的指紋。假如警方知道你和伊東京一的關係,可能會調查下去。」
「你怎知道八年前的事?」恭子拿着兩隻玻璃杯過來。「你要哪一杯?」
「少的那杯。謝謝。」三谷一口氣幹了。「當然,也許不會知道。時尚書屋
但是,可能有人會說出什麼對你不利的話……」
「換句話說,你會說出去囉!」
「不,沒有的事。」三谷把玩着空玻璃杯。「不過,為了讓我保持不作聲,也許可以得到什麼報酬吧!」
「你想要什麼?」
「我想管理一間公司。」三谷說。「我不願一直向顧客鞠躬,我也希望職員們向我鞠躬。」
「即是說,你要我給你一個公司社長的位子,是嗎?」
「恭子小姐快人快語。對我來說──」
三谷突然按住胸口呻吟。他瞪大眼睛,嘴唇哆嗦着站起來。時尚書屋
「畜牲!你──」
聲音像是擠出來的,然後噗地倒在地上。時尚書屋
恭子緩緩地搖搖頭。時尚書屋
「其實我無所謂要那一杯──是你自己選的哦。」
三谷渾身抖顫,最後一動也不動。時尚書屋
恭子走出大堂。當她開始上樓梯時,玄關的門打開了。時尚書屋
恭子轉過身來,睜大了眼。時尚書屋
「啊!」
佐田站在那裡。臉色蒼白,彷彿下了什麼決心似的。時尚書屋
「佐田先生。」
「三谷先生告訴我了。」
佐田走進來,上了兩三級樓梯,停下來。時尚書屋
「有什麼事?」恭子維持俯視的姿勢。時尚書屋
佐田冷不防雙手就地。時尚書屋
「求求你!不要殺久美!」
「佐田先生……」
「那孩子是我的生存意義。如果她死了,我也活不下去了,求求你,放過那孩子。」
「我對她做了什麼?」
「大木老師、秋崎洋子、伊東京一,還有星海翠……不都是你殺的嗎?」
恭子搖搖頭。時尚書屋
「你不會明白的。」
「不,我明白,我很清楚的知道,你是如何憎恨當時在場的孩子。」
「對我而言,克哉是我的生存意義啊!」
「我知道。可是……克哉不也是我的兒子麼?」佐田說。時尚書屋
恭子慢慢靠在欄杆扶手上。時尚書屋
「不,他是『我的』兒子。對,雖然他是你來找我父親那晚,跟我發生關係所懷的孩子,可是,你從來沒有照顧過他!」
「久美在那時也出世了!而且,你拒絶了我的援助!」
「當然了。我決定由我一個人撫養那孩子長大成人。但奪走我的夢,就是你女兒他們那一班人!」
「久美只是旁觀而已!」
「你怎知道?」恭子安靜地說。「旁觀的人等於謀害者!」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