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血襯衣》 第 4 頁


她這才留意到,桌上還有另外一組刀叉和餐巾。「嗯。」恭子啜了一口咖啡。「我兒子。」「噢──有我在,是否不方便……」「不要緊。他習慣遲到。因他從不在意時間。」「哦?」
作者:待考 / 頁數:(4 / 27)

她這才留意到,桌上還有另外一組刀叉和餐巾。時尚書屋

「嗯。」恭子啜了一口咖啡。「我兒子。」
「噢──有我在,是否不方便……」
「不要緊。他習慣遲到。因他從不在意時間。」
「哦?」
這位女士的兒子,不知多大年紀?時尚書屋
洋子注視眼前這個垂下眼瞼喝咖啡的女人,突然有在那兒見過的感覺。時尚書屋
會不會認錯人?時尚書屋
在那兒見過,幾時見過,完全想不起來。只是一個模糊的印象。時尚書屋
「怎麼啦?」恭子抬起眼睛微笑。時尚書屋
「不,沒什麼……」洋子搖搖頭。時尚書屋
對,一定認錯人了。或是她認識一個人長得很像她而已。時尚書屋
總言之,她不可能認識一個住在這種地方的朋友。時尚書屋
「他和你同年嗎?」恭子問。時尚書屋
「嗯。從小學開始認識的。」
「那麼,交往很久啦。」
「是的。不過,太久了,反而有好像不是情侶的感覺。」
「我想是的。沒有辦法嚴肅吧!」
「就是呀。一旦嚴肅時,反而想笑。所以時常閙意見。」
「不要勉強,順其自然好了。」恭子點點頭。「他叫什麼名字?」
「他叫京一。」
京一怎麼啦?是否直接回家了,還是……倘若他回去那裡,看不到洋子,可能會擔心。時尚書屋
「請問──我可以借個電話嗎?」洋子說。時尚書屋
「電話?噢,發生故障了。明天應該有人來修理的。」
「是嗎?」
「你在意他的事?」
「嗯……」洋子有點不好意思。「雖然我喜歡他,不知怎地總是合不來。」
「我瞭解的。」恭子微笑。「休息一下,我送你回去。途中轉去那個地點看看,好不好?」
「真的嗎?太好了,麻煩你真過意不去。」
「沒關係。很少機會跟可愛的女孩聊天嘛。我的心也想要個女兒。」
恭子說完,牽唇一笑。時尚書屋
洋子回到浴室,脫掉浴褸,換回扯破了的T恤。時尚書屋
可是,這個樣子怎能回家?怎麼辦?時尚書屋
走進客廳時,恭子在走廊喊她。時尚書屋

「洋子小姐,你來一下。」
「是!」
走出走廊一看,只見恭子站在樓梯中央。時尚書屋
「我兒子剛好在房間。你要不要上去跟他見見面?」
「我嗎?」
「嗯。我把你的事告訴他後,他說想見見你。」
若是那樣,幹嘛他不下來見我?洋子感到怪異不安。時尚書屋
這位婦人的兒子,應該有二十歲左右了,聽她的說法,好像一直住在這幢房子裡似的。時尚書屋
是否有什麼「異常」,所以沒有離開這裡外出……
「不要緊吧!待會我送你回去。」
到這地步,不能說不好了。時尚書屋
「好的。」
雖然在意身上的服裝,洋子還是順從地走上樓梯。時尚書屋
「就是這個房間。」恭子說。時尚書屋
她在門前止步,輕輕敲一下門。時尚書屋
「克哉,我進來啦。」
克哉?似曾聽過的名字。洋子想。在哪兒聽過?他是誰?時尚書屋
門開了。洋子在恭子的催促下,走進房間。時尚書屋
「很懷念吧,克哉。」
恭子說話的聲音,從洋子背後向耳邊掠過。時尚書屋
空空蕩蕩的房間。只有一件弄髒了的襯衫,攤放在房中央的椅子上。時尚書屋
然後,一張無法忘記的臉,透過矗立在椅子上的照片向洋子盯着看。時尚書屋
含着怨恨、悲哀、憎惡的眼神。時尚書屋
「克哉同學。」洋子不由喃語。時尚書屋
想起來了。不錯,這人是克哉的母親!
她連回頭去看的時間也沒有。一條細細的繩子已繞到她的脖子上。時尚書屋
她連發出悲鳴的時間也沒有。繩子被人用力勒緊,勒進喉嚨去了。時尚書屋

京一……救我……

最後那一瞬間,浮現在洋子腦際的不是京一的臉,也不是母親的臉,而是倉岡克哉的陰暗眼神……

血襯衣

第3章
:逃亡陷阱
「伊東先生。」
冷不防被喊住,伊東猛夫赫然抬起頭來。時尚書屋
傳達處的女孩吃吃笑着說[
「有人找你。」
「哦,是嗎?」
所謂的「窗際族」,就是像伊東的位子,恰好面向陽光。時尚書屋
外邊已是秋爽的時期,窗口關着,只有暖和的陽光照進來,很容易使人打瞌睡。時尚書屋
對。今天有顧客上門來。好像約了三點。時尚書屋
已經三點了嗎?嚇得連忙看表,表上指着一點十五分。那麼,打了十分鐘盹了。時尚書屋
「誰呢?」伊東甩甩頭,驅走睏意。時尚書屋
「令郎喲。」女孩說。時尚書屋
「我兒子?」伊東更吃驚了。「好,我馬上去。」
京一竟然到父親的工作地點來了,到底有什麼事?時尚書屋
也許沒什麼。伊東把錢包塞進口袋,向後面的同事交代一聲:「我出去一下,拜託了。」
「哦。」不起勁的回聲。時尚書屋
實際上,伊東離開工作崗位的事,誰也不會掛在心上。時尚書屋
伊東的拖鞋發出吧嗒吧嗒的響聲,往傳達處走去。時尚書屋
四十九歲的他,下個月就滿五十了。時尚書屋
他在這間公司服務了三十多年。本來他最有資格當主管,但因不擅交際,不會應酬,一直無法出人頭地。時尚書屋
自從十八歲進公司做事直到如今,他都默默地慇勤服務,但卻不懂討好上司,而且頑固,時常跟上司吵架。時尚書屋
第2代社長上任後,伊東被調去當閒職。時尚書屋
伊東被調到現在的職位,乃是兩年前的事。伊東的妻子突然遇到交通意外死了。貨車司機打瞌睡,將他妻子撞死了。時尚書屋
表面上是男人當家的伊東,其實事事依賴妻子,有段時期,他失魂落魄似的,垂頭喪氣,回到工作崗位頻頻失誤。社長之所以沒開除他,畢竟看在他是老資格的份上。時尚書屋
於是伊東成了「窗際族」,沒有下屬的「主任」……
「怎麼啦?」
見到獃獃站在傳達處的兒子時,伊東總算放下心頭大石。時尚書屋
「爸爸……有空嗎?」
京一似乎十分困擾的樣子,有點難為情。大概不是什麼嚴重問題吧!
「無所謂。」伊東拍拍兒子的肩膀。「我們下去。」
走進地庫的咖啡室,在高腳凳坐下後,伊東下意識地探索工作服的口袋,一邊說:
「喝什麼?」
忘了正在禁菸。時尚書屋
「我喝──可樂。」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