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血襯衣》 第 6 頁


當然,一定在不被發現的情形下跟蹤他,這幢房子也一定受到監視。倘若京一出現,多半馬上被捕吧!「京一……」伊東喃喃地說。妻子去世後,他和兒子相依為命。起居室冷清清的毫無情趣可言
作者:待考 / 頁數:(6 / 27)

當然,一定在不被發現的情形下跟蹤他,這幢房子也一定受到監視。倘若京一出現,多半馬上被捕吧!

「京一……」伊東喃喃地說。時尚書屋
妻子去世後,他和兒子相依為命。起居室冷清清的毫無情趣可言。時尚書屋
可是,父與子就是這樣生活的。縱使成為「窗際族」,伊東為了兒子的緣故,總不能辭去工作吃西北風。時尚書屋
一想到一切都是為了京一,自己所忍受的羞辱就不算痛苦了。時尚書屋
如今,最愛的兒子成為警方追蹤的目標。當然,伊東從未想過京一會殺洋子。時尚書屋
可是,刑警簡直把京一當兇手看待。畢竟是逃亡壞了大事。時尚書屋
現在懊悔也來不及了。問題是以後怎麼辦才好。時尚書屋
然而,伊東連京一的藏身之處也不知道,什麼也不能做。時尚書屋
不過,可以肯定的是,今天的報紙會把洋子被殺的事報導出來,京一被通緝的事也將為世人所共知。如此一來,京一就不能到朋友家住宿了。時尚書屋
結果一定會回來向父親求助。那是遲早問題。時尚書屋
伊東累極了,卻不想舉步回臥室。他在沙發躺下來。不錯。留在家裡比較好,萬一京一打電話回來,就能馬上知道。時尚書屋
伊東閉起眼睛。京一逃跑的身影浮現在眼前。時尚書屋
京一在什麼地方睡覺?伊東突然這樣想。不知何時他竟沉入夢鄉……
伊東睡醒時,電話鈴響。時尚書屋
多半是電話聲把他吵醒的。京一打來的嗎?於是慌忙拿起聽筒。時尚書屋
「喂喂──?」
「伊東先生嗎?」女人的聲音。「我是金井美禰子。」
「啊,金井小姐。」
伊東嘆一口氣。對,已經天亮了。時尚書屋
他望一下客廳的時鐘,早上十點鐘了。時尚書屋
「我在報紙上看到令郎的事。」金井美禰子說。時尚書屋
傳達室的女孩。二十四五歲了,充滿年輕人的朝氣,對伊東親切有禮。時尚書屋
「很麻煩哪!」美禰子說。時尚書屋
「不是我兒子干的。真的。他不會殺人。」
「我相信。」美禰子說。「我也這麼想。」
當然,美禰子並不認識京一。他來公司時,兩者見過面,但是沒有交談過。時尚書屋
雖然只是安慰話,但有人告訴自己京一不是兇手,總是高與的事。時尚書屋
「公司方面怎樣了?」伊東坐直身體問。時尚書屋
「現在,社長正在召開董事會議。」美禰子壓低聲音說。大概是從公司偷偷打來的。時尚書屋

「是嗎?」伊東十分平靜。「為了開除我的會議吧!」
「我想多半是那回事……」
「你是特地為此而打電話給我的嗎?」
美禰子沒有回答他的問題,岔開而問:
「你不上班嗎?」
「嗯。去了也沒事可做。」
美禰子沉吟片刻,說:「總之,一有結論就通知你。」
「對不起。」伊東輕撫下巴長出的鬍子。時尚書屋
「令郎有消息嗎?」
「沒有。我也猜不到他在那裡。」
「好擔心啊。」
「刑警有沒有去公司?」
「目前還沒有。如果來了。公司又會大騷動啦。」
「總之我會留在家裡等我兒子的消息。」
「是嗎?那麼──一切小心了。」
她說「一切小心」的意思有些微妙,可能是找不到恰當的詞語吧!
被金井美禰子來電吵醒,他的心情多少輕鬆了些。時尚書屋
到盥洗室洗過臉,往外一看,見到一個男人無所事事地靠在電燈柱上。多半是刑警吧!
伊東想像京一被刑警捉獲,扣上手拷的情景,不由得遍體生寒。時尚書屋
京一……我不會讓他們那樣做。你母親在臨死前,將你託付給我了。時尚書屋
我一定要保護你。時尚書屋
伊東手中的毛巾,不知何時被他扭得像繩子一般細。時尚書屋

血襯衣

第4章
:恐怖靈室
玻璃杯打破的聲音,使酒廊上的客人一同回過頭來。時尚書屋
沒什麼大不了的事。只是新來的女侍應收咖啡杯之際,托盤傾斜了,打破其中一個杯子而已。時尚書屋
「對不起,失禮了。」領班大聲說。時尚書屋
幾秒鐘後,所有客人回覆原狀,繼續交談。不過,只有三谷的反應有點不同。因他獨自坐著,沒有談話的對象。時尚書屋
不僅如此,剛纔聽到茶杯打破的聲音時,令他聯想起八年前,那個悶熱夜的事。時尚書屋
當他說出財產總額時,鄰家主婦聽了,驚愕得茶杯掉在地上。不是沒道理。時尚書屋
數十億的款額,可以實在地想像得到的人並不多。倉岡恭子是其中一個。時尚書屋
「八年了……」三谷喃語。時尚書屋
八年不是短時間。三谷也四十四了。生活平穩下來的同時,年紀也大了。時尚書屋
倉岡恭子呢?今年四十八歲了。時尚書屋
恭子正向酒廊走過來。看起來比八年前更年輕。步伐輕快,背脊挺直,穿著外國製的外銷套裝。時尚書屋
完全無從想像,她就是八年前那個失去兒子時,無力地獃坐在照片前的女人。時尚書屋
三谷站起來,鞠躬致意。時尚書屋
恭子一言不發地坐下。她讓三谷等了半小時,可是三谷一點也不介意。時尚書屋
「紅茶。」叫茶後,恭子轉向三谷。「我要你替我做一件事。」
「什麼事呢?」三谷說。時尚書屋
「K搬運公司,有個名叫伊東猛夫的職員。」
「『K搬運公司』嗎?」三谷點點頭。「你擁有百分之二十的股份吧!」
「是的。替我安排一下,不要開除那個伊東猛夫。」
「不要開除他?」三谷不由反問。「那是什麼意思?」
「現在社長準備開除他。我要你阻止這件事。」
「他引起什麼麻煩嗎?」
「你一查就曉得了。其他的事不要問。」
「知道。」三谷也習慣了。通常所謂的有錢人,總會提出奇妙的請求。「我可以說出你的名字嗎?」
「儘量不提的好。」恭子馬上搭腔。時尚書屋
「好的。」
「明白嗎?只要教他不被開除就行了。」
無論恭子委託三谷辦任何事,他一概不問動機。因為知道內情後反而不容易處理。時尚書屋
「明白了。我去安排一下。」
「趕快哦。」
「今天之內馬上辦好。」
「拜託了。」
紅茶端來了。恭子終於寬心一些,拿起茶杯。時尚書屋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