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血襯衣》 第 8 頁


「是的……」伊東京一搖搖欲墜。「怎麼啦?」幸子嚇了一跳,上前攙扶京一的身體。「振作些!」「老師……不是我!不是我干的!」話一說完,京一已癱跌在水泥地面上。幸子獃了。
作者:待考 / 頁數:(8 / 27)

「是的……」伊東京一搖搖欲墜。時尚書屋

「怎麼啦?」幸子嚇了一跳,上前攙扶京一的身體。「振作些!」
「老師……不是我!不是我干的!」
話一說完,京一已癱跌在水泥地面上。時尚書屋
幸子獃了。「不是我干的」是什麼意思?時尚書屋
總之不能置諸不理。幸子打開車門,費勁地把京一的身體推上車。時尚書屋
扶他坐在前座後,幸子已累得動彈不得。時尚書屋
可是,應該帶他上哪兒去?時尚書屋
載去醫院嗎?但從他的話來推測,幸子感覺到他彷彿牽連到什麼罪案似的。時尚書屋
若是那樣,帶他去醫院不太妥當。時尚書屋
但我已經不是教師。沒有必要為伊東京一考慮太多。時尚書屋
可是,京一是來求「大木老師」幫忙的。總不能見死不救。時尚書屋
沒法子,把他帶去自己寓所好了。幸子想。那裡不是說不會惹人注意,但一時又想不到還有什麼地方。時尚書屋
等了片刻,呼吸恢復平靜後,幸子才發動引擎。時尚書屋
房門靜靜地打開了。時尚書屋
走廊的燈光照在椅子上的一件襯衫,以及少年的照片上。時尚書屋
恭子走上前,她的影子落在襯衫上。時尚書屋
「克哉……」
恭子跪在椅子前面,輕輕把臉靠在那件有血跡污垢的襯衫上。時尚書屋
「一個人死啦。看到沒有?在你面前殺的……」恭子抬起臉,手指輕撫襯衫。「另外一個也因涉嫌殺人,被警方追蹤哪。當然不是伊東京一干的。時尚書屋
不過,他殺了你嘛。現在因那案件而被通緝。這是為了補償八年前的罪過啊。」
恭子微笑。時尚書屋
「別急。時間多的是。錢也很多。這八年來我拚命工作,就是為了這個時候。」
恭子深深嘆息,環視空曠的兒童房間。時尚書屋
「只要你在這裡……無論任何事我都會為你做。這個房間是每個小朋友都羡慕的……」恭子的手指撫摸着照片。時尚書屋
「開始下一個步驟好了。總不能一直等下去。下一個是誰?我已經決定啦。」
恭子站起來,對照片微笑。時尚書屋
「下一個是沉默地看著你被殺的級任老師──大木幸子。」
樓下傳來電話響聲。恭子回過頭。時尚書屋
「克哉,我會再來看你。」
恭子吻吻照片,走出房間。時尚書屋
兒童房被關在黑暗裡,深處像有什麼在移動。時尚書屋
不是風。也不是小動物。時尚書屋

不過,確實有什麼東西在嘆息似的移動着……

血襯衣

第5章
:星何燦爛
驀然回頭一看,見到伊東京一從被窩坐起來,幸子嚇了一跳。時尚書屋
「噢,你醒啦?」幸子笑說。時尚書屋
京一茫茫然環視室內,彷彿沒聽見幸子的話。赤裸的上身因流汗而發光。時尚書屋
「心情如何?」
幸子熄掉煤氣爐,向京一走過去。時尚書屋
京一好像終於發現幸子似的,睜大眼睛。時尚書屋
「老師……這是什麼地方?」
「我的公寓呀。」
「老師的公寓?」京一大吃大驚。「那麼──不是做夢了。」
「你說什麼?」
「我想去找老師……可是,我不知道真的去了,還以為是空想。」
「真的去了。不然你怎會在這裡?」
「大概是的。」京一依然茫然不解。「可是,我怎麼啦?為何我會在老師的──」
「我看到電視新聞了。」幸子說。時尚書屋
京一終於知道自己的處境了。時尚書屋
「是嗎?對不起,我給你添了麻煩。」
「沒關係。你還沒忘掉我,我很開心。──有胃口嗎?」
「大概有的。」京一謹慎地說。時尚書屋
「那麼,把我剛纔做的湯喝了吧!待會我再做一點可以耐肚皮的東西。」
京一察覺自己是赤裸的。時尚書屋
「請問──我的衣服呢?」
「被汗水弄濕了,我拿去洗啦。已經曬乾了,倘若精神不佳,到浴室淋個花灑浴,如何?」
「對不起。」京一欲言又止。「這個樣子怎樣去?」
「你不是穿著內褲嗎?沒啥好害臊的。」幸子輕鬆地說。時尚書屋
京一偷偷摸摸地逃進浴室去了。時尚書屋
恢復精神的京一,食慾是平常的兩倍。時尚書屋
喝了兩碗湯,擺平了炒飯,甚至連快熟面也不放過。時尚書屋
「可吃的已經沒剩啦!」幸子半帶驚訝地說。時尚書屋
「抱歉,什麼都給我吃光了。」京一搔搔頭皮。時尚書屋
「不要緊。」幸子說。「不過,你惹麻煩上身啦。」
「不是我干的。我沒殺洋子!」
「我相信。」幸子點點頭。「雖然相隔八年,但我一直看看你長大,你沒有改變。」
「老師──」
「被你叫老師,感覺有點怪異。」幸子苦笑。「我記得洋子。你和她的感情很好……沒想到演變成這樣。」
「是我不好。」京一垂下頭去。時尚書屋
「怎麼說?」
聽了京一的解釋,幸子恍然。時尚書屋
「原來這樣啊。不過,你逃跑是最失策。」
「嗯。可是,當時突然覺得害怕,我也不清楚為什麼想逃……」
幸子望着京一的臉,說:「你的鬍子長起來啦。」
「哦。有沒有剃鬍子的東西?」
「我又沒有鬍子。」幸子故作嚴肅狀。「如果需要,我替你買。」
「老師。」京一坐直身體。「我不能再麻煩你了。昨晚累得筋疲力竭,終於不知不覺的逛到老師那裡。時尚書屋
我得走了。不然連老師也被警方……」
「已經太遲了。」幸子輕鬆地說。「況且,我心理上還覺得是你的老師嘛。」
「老師……」
「還有一點。」幸子補充。「你是前天到我這裡來的。不是昨晚哦。」
「那──我睡了一整天?」京一睜大眼睛。時尚書屋
「就是嘛。我把你窩藏了兩天,現在你才離開也遲了。對了,你父親擔心吧!」
京一嚇得跳起來。時尚書屋
「對。我可以打電話嗎?」
「當然可以。不過,也許由我打比較妥當。」幸子說。時尚書屋
「可以麻煩老師到這個地步嗎?」
「交給我辦好了。橫豎現在有空嘛。」幸子微笑。「我去見你父親,跟他商量你的事看看。時尚書屋
一同來想最好的辦法。」
「老師──對不起。」京一鞠躬行禮。時尚書屋
必須做個了結的。時尚書屋
這天早上,伊東照常上班。時尚書屋
「伊東先生。」傳達處的金井美禰子大吃一驚。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