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致命的三分鐘》夏樹靜子(日) 第 7 頁


在梅雨期到來後不久的七月中旬,北阪在從工作的信濃町大學回家途中,乘出租汽車去赤飯。他的一位大學醫學系同學,現在市內的大學當副教授的朋友要去美國進修,同學和朋友們要在赤扳的一家飯店的
作者:待考 / 頁數:(7 / 8)

在梅雨期到來後不久的七月中旬,北阪在從工作的信濃町大學回家途中,乘出租汽車去赤飯。他的一位大學醫學系同學,現在市內的大學當副教授的朋友要去美國進修,同學和朋友們要在赤扳的一家飯店的日本餐廳裡為他送行。他把車留在了大學裡,乘車去參加歡送會,為的是回來時喝了酒不好開車。時尚書屋

在宴會開始時,酒店前陸陸續續駛入了許多車輛。時尚書屋
北阪的車停在了離大門正面稍遠的地方,他下了車,穿過一排排停好的車朝飯店正門走過去。時尚書屋
當他正要上台階時,看到從比他早到的一輛車上下來了一位身穿黑底碎花的女式禮服的少婦。時尚書屋
當少婦走到飯店的自動門時,北阪正好看到了她的側臉,他不禁輕輕地「啊」了一聲。這位清秀俊美的少婦正是伊能富士子。時尚書屋
他在監察醫院那次只見過她一面。那時她的丈夫剛剛去世,她滿臉憔悴,但北阪也看出她曾經是一個十分漂亮的女人。時尚書屋
今天濃妝艷抹的她在初夏的陽光照射下,看上去神采奕奕,容光煥發。她的年齡有三十五六歲吧,但看上去不過三十出頭的樣子,年輕而富有朝氣。時尚書屋
北阪跟着她進了飯店。時尚書屋
富士子來到大廳左側的電梯間下到地下。時尚書屋
北阪要去的日本餐廳也在地下,於是他跟着她來到了地下一層。時尚書屋
富士子出了電梯間後向左右看了看,然後消失在燈光昏暗的意大利餐廳裡。時尚書屋
北阪要去的餐廳在意大利餐廳的對面,但當他徑直走到這家餐廳門前時,不禁稍稍猶豫了一下,然後下決心走了進去。他自己也說不好是什麼好奇心驅使他這樣做的。也許是對這個漂亮的女人產生了什麼懷疑才這樣的吧。時尚書屋
店內光線昏暗,有十張桌子的餐廳只有百分之七十的客人。時尚書屋
富士子坐在一張靠牆邊的雙人餐桌旁,她的背正好衝著門口。時尚書屋
她對面的一個男青年已經坐好了。他戴了了副眼鏡,像是一直在等着她的到來。時尚書屋
兩個人的視線馬上交合在一起,而且彼此興奮地微笑着——北阪從那個男人的表情可以看到富士子的感情變化。時尚書屋
於是他朝斜方向的一張餐桌走過去,他想找一張几乎與富士子背靠背的桌子坐下。時尚書屋
在服務員沒來之前,北阪若無其事地坐了下來,並漫不經心地看了那個男青年一眼。時尚書屋
店中不亮,但餐桌上點了一盞小小的紅蠟燭,正好照在那個男青年的臉上,他梳了一種三七分式的髮型,非常流行的黑色金屬框眼鏡,給人一種知書達禮、學問極高的感覺。時尚書屋

從他那淺藍色的、長短合適的高級襯衣的袖口上還可以看見鑲着金色的鈕扣。他的年齡在二十七八至三十歲之間。時尚書屋
北阪只是迅速地掃了一眼,便收回了目光。這時,一名服務員走了過來,遞給北阪一份菜單。時尚書屋
北阪打開菜單,利用它的遮擋又看了一眼那對男女。時尚書屋
兩個人相互凝視着,熱切地談論着,似乎根本不介意北阪的存在。時尚書屋
北阪的記憶中,漸漸浮視出一個人的面容來。時尚書屋
在世田谷警察署的大門旁邊,北阪曾被一個非常客氣的聲音叫住了。時尚書屋
「對不起,您是監察醫院的北阪先生吧……實在是不好意思,您能留一下步嗎?」
這個年輕人一頭散亂短髮,戴了一隻圓形的、沒有邊框的眼鏡。從他那有些緊張的話語中流露出九州方言。時尚書屋
但是,當北阪把當時的那張臉和今天的這張臉重合在一起的時侯,他不禁無聲地驚嘆了一聲:變化了容貌的不僅僅富士子一個人……
不,也許津川在事故的當時故意裝出那樣純樸、木衲的樣子?!
「半年沒有見面了,我想你都想瘋了!」富士子喘着氣對津川訴說道。時尚書屋
「我也是,不過,已經不要緊了,警察也死了心了!」
「他們把我長什麼樣都忘了。每天發生那麼多交通事故,他們要一天二十四小時地監視我,還不把他們累死!」
「他們調查你的異性關係嗎?」
「是啊,先是去調查了補習學校,又從我丈夫的朋友那兒瞭解些情況。」
「哈哈哈,我和伊能先生和你的日常生活一點聯繫都沒有,我們只要慎重見面,他們要查出來比登天還要難!」
「今年是我母親忌日的第3個年頭了,我打算乘特快臥鋪回一趟福岡。你也和我一塊兒去吧?這次我們可以堂堂正正地睡在一個車廂裡……」
這時服務員依次給每個客人送來了點好的飯菜。時尚書屋
北阪說因有事要快一些,所以只要了份快餐。時尚書屋
在燈火通明的日本餐廳裡,北阪已經看到有四五個朋友都到了。時尚書屋
他站起身來,朝收銀台對面的電話機走了過去。時尚書屋
他撥通了世田谷警察署的電話。時尚書屋
電話通了,幸好杉原在辦公室。時尚書屋
「伊能富士子和津川誠的關係有證據了。他們正在一塊兒吃飯呢!」
他簡潔地將剛纔看到的情況對杉原說了。時尚書屋
「我聽說他們要一塊兒乘火車去福岡,津川的話裡帶著明顯的九州方言,而富士子也是那兒的人吧?」
「我記得津川是大分縣人,富士子最早也是東京人啊!……她說是因為父親的公司倒閉才到她母親老家福岡住了一段時間啊!也就是那時,她認識了在富岡營業所工作的伊能,結了婚……」
「啊,是這樣的。富士子因母親的忌日要回福岡做法事什麼的,他們要在車中幽會。」
「我們會秘密跟隨他們兩個人併進行調查,然後再以殺人事件進行徹底調查,不再追查交通事故了。」
「要和他們鬥上幾個回合?」
「摁……」
北阪彷彿又看到了杉原那生氣時緊緊繃住嘴唇的樣子。時尚書屋
「如果當初先生要能分清伊能的傷口是被擊傷還是軋傷就好了。」
「是啊,不過也許先是擊傷,然後又用車軋了來掩蓋,這樣的事例也有過。」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