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女王蜂》 第 10 頁


那個人的皮膚因為入浴之後而呈現出富有光澤的古銅色,尤其在抹上香油之後,更加顯得有精神和富有彈性。 面對如此健美的身軀,金田一耕助不禁有些自卑,開始考慮自己要不要褪下衣衫。畢竟在
作者:待考 / 頁數:(10 / 77)

那個人的皮膚因為入浴之後而呈現出富有光澤的古銅色,尤其在抹上香油之後,更加顯得有精神和富有彈性。

面對如此健美的身軀,金田一耕助不禁有些自卑,開始考慮自己要不要褪下衣衫。畢竟在體格如此完美的人面前寬衣解帶,實在需要相當大的勇氣。
就在他猶豫不決的時候,對方突然回過頭,對金田一耕助露齒一笑,然後輕聲說了一句:「對不起。」
接着,那人便開始穿上衣服。
金田一耕助發現那人的臉部輪廓非常鮮明,和這副健美的體格實在搭配得恰到好處,而且整個人看上去十分年輕,大概才二十六七歲。
稍後,金田一耕助趁着吃早餐的時候,偷偷問女服務生那個人是誰。
「哦,那位是西式客房的客人,不過他說日式澡堂比較寬敞,洗起來的感覺也比較好,所以才……」
「他住在這兒很久了嗎?」
「不,他昨晚很晚才來的。大概比你晚一班車吧。」
「他一個人來的嗎?」
「是的。」
「那麼,他是你們的常客?」
「不是,他是第1次來我們飯店。不過,他有常務董事的名片。」
「你說的常務董事是……」
「就是大道寺先生啊!」 咦?難道那個人也是大道寺先生派來的?

金田一耕助連忙問道:

「那個人有沒有問起我的事?有沒有問起一位叫金田一耕助的人?」
「這倒是沒有……」
「那位客人的大名是……」
「多門……多門連太郎先生。」
說到這兒,女服務生突然笑了起來。
「哎呀!客人您怎麼了?難道您對那位客人有興趣嗎?」

「不、不,我沒別的意思,我以為他是我在等的人。」
金田一耕助自己也不明白為什麼那麼在意這個男人,後來回想起來,原來這就是所謂的第6感覺。
多門連太郎——這位如同希臘神話裡走出來的男子,在接下來要說的故事裡佔有很重要的地位呢!
那天金田一耕助在睡了又醒、醒了又睡的情況下度過了一天,到了第2天,也就是十九日的傍晚,女服務生跑來通報他大道寺家派來的人已經到了。
「是嗎?人在哪兒?」
「正在大廳等您。」
女服務生所說的大廳位於西式客房和日式客房之間,兩邊的客人都能使用。
金田一耕助換上衣服——也就是他的招牌和服,正要走進大廳時,卻看見大廳角落的乒乓桌前,有位二十二三歲,膚色白皙、打扮不俗的青年,正和一位十六七歲,看起來體弱多病的少年在打乒乓球。
此外,在他們旁邊還有一位三十五六歲,衣着樸素的小婦人,她的臉色略顯蒼白,不時用手揉着額頭。
金田一耕助看看四周,這時,對面一位正在看報的男子突然站了起來。
「請問,你是金田一先生嗎?」
那個男人說著,緩緩走向金田一耕助。
金田一耕助見狀不禁嚇了一跳,因為對方的打扮十分奇特,簡直就像個……法師!
「啊!我、我就是金田一耕助,請問你是……」
那人從上衣口袋裏取出一個紙盒,並從紙盒裡拿出一張名片。那是大道寺欣造的名片,上面有一行用鋼筆寫的字:
此人是九十九龍馬先生,以後請配合此人行事。
金田一耕助看完後,隨即吃驚地瞪大眼睛。
「這麼說,你就是大道寺先生派來的?」
「是的,我可是久仰你的大名了。這次有緣與你同行,對你,對我而言,都可說是一次奇妙的組合呢!哈哈哈!」
九十九龍馬摸着長鬚笑道,過了一會兒,他又回頭對乒乓桌前的人招呼着。
「來,我為大家介紹一下。那位婦人是大道寺家的……這個,哎呀!該怎麼說呢?不論什麼都好,總之那位是蔦代小姐,那位是大道寺先生的公子——文彥,另一位則是游佐三郎。各位,這是金田一耕助先生。」
三人微微向金田一耕助點頭寒暄,金田一耕助則顯得有些吃驚。
「大家一起去迎接……」
「不,他們留在這裡等。其實大道寺先生本來不想讓文彥他們來的,因為文彥身子骨弱,要渡過天城關、搭船等旅程,實在是太為難地了,可是他偏偏又一直吵着要來見姐姐,所以只好讓他……」
「阿姨,那麼我可以去接智子嗎?」
游佐三郎羞澀地問蔦代。可是他剛一說完,文彥立刻反對。
「不行、不行!你本來就不可以來這裡的,現在卻偷跑來,更何況大夥兒不是決定二十五號晚上才跟姐姐見面嗎?你真狡猾,怎麼可以不遵守承諾,到時候我們怎麼跟三宅和駒並交代?」
「大少爺……」
蔦代擔心地叫喚着。
可是文彥不理會蔦代,仍然繼續說:
「阿蔦,你別插嘴。游佐太厚臉皮了。他想早一步贏得姐姐的歡心,可是我告訴你,這麼做只是白費力氣罷了,姐姐是不會喜歡你的。」
「啊哈!文彥,你說夠了吧!游佐,你的臉好紅,文彥年紀還小,請你多多包涵。蔦代,文彥太累了,所以脾氣不大好。帶他到對面去休息一下吧!」
九十九龍馬息事寧人地說。
的確,文彥的額頭上暴出好幾條青筋。他是一個皮膚白皙的美少年,長得像媽媽,可是身體似乎並不是很好。
蔦代一邊哄着文彥,一邊帶他走出大廳,游佐三郎也有些尷尬地退了下去。
「啊哈!這樣一來就沒人打擾,我們可以好好談一談了。金田一先生,你什麼時候可以出發?」
「隨時都可以。」
「其實剛纔我已經打電話到下田,請他們準備一艘汽艇。據說汽艇將在明天中午過後,也就是兩點左右的時候到達。所以我們明天吃過早飯就得立刻出發。不知道你有沒有問題?」
「沒有問題,這樣的話,到達小島時就已經是黃昏了?」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