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女王蜂》 第 12 頁


一聽到這句話,智子的身子突然往後挪了一下。 她忍不住想起在那間上鎖的房間內,似乎殘留着不少血跡。 不過,沒有人注意到她用手帕拭去額頭上的汗水,金田一耕助只是瞪大眼睛問:
作者:待考 / 頁數:(12 / 77)

一聽到這句話,智子的身子突然往後挪了一下。

她忍不住想起在那間上鎖的房間內,似乎殘留着不少血跡。
不過,沒有人注意到她用手帕拭去額頭上的汗水,金田一耕助只是瞪大眼睛問:
「可是,大道寺先生為什麼會懷疑……」
“他是從傷口來推測的。就如同我剛纔所說,我們發現有人從懸崖上摔下去,可是那天晚上我們並沒有划船過去找人,因為鷹喙下面是這座小島最危險的地方,所以晚上几乎沒有人敢靠近那裡。我們只得等到第2天天亮才划船過去看看,結果日下部先生果然就躺在從海裡凸出去的岩石上面。於是我們用小船載着屍體回去,一回到家就立刻拍電報通知大道寺先生。時尚書屋
「第2天,他和加納律師一起趕來,結果發現死者後腦袋上有一個大傷口。醫生也說過那是致命傷,大道寺先生不同意那個傷口是從斷崖上摔下去造成的,他認為是被什麼東西毆打成傷;也就是說,日下部先生應該是被人打死的。」
智子聽到這裡,不禁用手帕掩面。由於她是死者的女兒,聽到生父的不幸遭遇,自然會相當震驚,因此沒有人對她的反應感到奇怪。
不過,如果當時智子提起那間上了鎖的房間,提起有一把沾滿血跡的月琴的話,說不定這件事早就解決了,而接下來的慘案也就不會發生。只可惜智子並沒有出聲講話。
金田一耕助只是沉思了一會兒,便開口問道:「那麼,有沒有人看見日下部先生走向琴桿岬?」
「沒有,這也正是大道寺先生深感懷疑的地方。因為那一天是登茂祭典,大家全都上那兒祭拜……登茂是供奉這裡祖先牌位的飼堂,位於琴桿岬反向的位置。」
金田一耕助想了一會兒,轉頭問神尾秀子:
「日下部先生死前似乎曾經寫信回東京,說要採集羊齒,聽說信中也曾提到他在這裡發現了一種特別的蝙蝠。你知道這件事嗎?」
「啊!是那件事呀!」
神尾秀子顯得非常吃驚。
「我記得那件事。現在想起來也覺得很奇怪,因為那天日下部先生一早就拿着照相機出去,中午還曾心情愉快地回來,並咯咯地笑着說發現了一件有趣的事,他當時說:『是蝙幅、是蝙蝠耶!哈哈!是真的蝙蝠。我還拍了一些蝙蝠的照片哦!要是我把照片寄回東京的話,肯定會讓大家嚇一跳的。』那天他的心情顯得特別好,但是沒有多久便發生那件不幸的事了。」


「琴繪小姐說,好歹這也算是日下部先生的遺物,於是便要我把他拍的底片送到下田去沖洗。可是等我們看到送回來的照片時,卻發現裡面根本沒有什麼蝙蝠。」
「那些照片現在還在嗎?」
「是的,還保存着。我這就去拿。」
神尾秀子把泛黃的相簿拿來之後,立刻交給金田一耕助。
「就是這本相簿,這七張就是當時他拍的照片。」
金田一耕助一看,這些原來都是小型的萊卡照片24mmX36mm,其中一張是大道寺家的全景,此外則是抱著月琴的琴繪、織毛衣的神尾秀子,以及抱著貓咪的外祖母阿真的三張個人照。
還有三張不知道是不是賭徒流浪劇的劇照,只見演員們都穿了戲服、化了妝,有一張是十二三位演員合照的照片,另外則是舞台正面的照片,以及一個脫掉假髮、獨自獃坐在後台的演員照片。
「這是一出什麼樣的舞台劇?是業餘舞台劇嗎?」
「不,那是登茂祭典時,我們找來表演的劇團,叫做嵐王朝劇團。以前每逢祭典,我們總是會邀請這個劇團來表演。」
「是這麼回事啊……看來這當中並沒有蝙蝠的照片嘛!會不會是照相館忘記了?」
「不,不可能。日下部先生照完相一定會捲動底片。他死後我們也看過那部照相機,指針指着8,送去沖洗的底片也全數沖洗出來了,可是就是沒有蝙蝠的照片。」
金田一耕助又看了看這七張照片,裡面確實沒有半隻蝙蝠,也沒有任何暗示蝙蝠的東西。 蝙蝠究竟在哪裡呢?真的有蝙蝠嗎?
金田一耕助茫然了。
第5章
 南方佳麗
這天多門連太郎在餐廳用完餐之後,便點着一根菸,一邊吞雲吐霧,一邊在飯店的庭院裡散步。
自從他住進這家飯店以來,從未在餐廳露過面,一日三餐都在自己的房間解決。就好像刻意迴避和別人打照面似的,今天可是他頭一回在餐廳用餐。
不過,他可能比較適合在他自己的房間裡用餐,因為當他散完步回到房間的時候,那張猶如希臘神像般的俊美容貌,卻變得非常陰沉。
他沉思了好一會兒,又不停地在房間裡來回踱步。過了半晌,他打開窗子,望着外面的陽台,此時陽台上一個人影也沒有。
多門連太郎關上窗子,打開走廊上的門,看看外面,走廊上也沒見着半個人影。
多門連太郎隨即關上門.並且從床下取出一隻上了鎖的皮箱。
他從口袋裏拿出鑰匙,打開皮箱,由皮箱底部取出一封信。
多門連太郎拿着信封站了起來,他再一次看看房間四周,確定沒有別人和可疑的跡象之後,才把目光移到信封上。
這是一個隨處可見的白色四角形橫式信封。信封上寫着三行字:

銀座西四丁目

紅裊酒館轉交

口比野謙太郎先生

信封上的字型歪七扭八的,看來像是寫信的人有意掩飾自己的筆跡。
多門連太郎凝視這個信封好一陣子之後,才微微搖搖頭,從已經拆開的封口取出信紙。
那也是隨處可買的便宜信紙,上面還是寫滿了歪七扭八的字。

多門連太郎:

收到這封信之後,就立刻趕往伊豆的修善專,並且
投宿在松籟在飯店吧!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