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女王蜂》 第 5 頁


「虛歲十七,實歲是十五歲又幾個月……」 「若以虛歲來算隨話,他小我兩歲呢!」 接下來又是一陣沉默。神尾秀子依然不停地動着棒針,智子則一言不發地望着自己的指尖。 這時,屋
作者:待考 / 頁數:(5 / 77)

「虛歲十七,實歲是十五歲又幾個月……」

「若以虛歲來算隨話,他小我兩歲呢!」
接下來又是一陣沉默。神尾秀子依然不停地動着棒針,智子則一言不發地望着自己的指尖。
這時,屋裡靜得連一點聲音也沒有,智子只好再度開口打破沉寂。
「老師,外婆最近身體怎麼樣?」
「老夫人很好,不礙事,只是這陣子忙着整理行李,所以感到有些疲憊罷了。雖然她身子骨相當硬朗,但畢竟年歲大了。」
「我覺得外婆實在可憐,年紀這麼大了,還得離開自己土生土長的家園,搬到另一個陌生的環境去生活。」
「是啊!不過這樣總比和你相隔兩地好吧!要是和你分離,只怕老夫人也活不下去了。」
「換成是我,情況也一樣。就是因為我還能和外婆、老師生活在一起,才有勇氣到那個陌生的地方去。」
智子一邊說,一邊站了起來。
「老師,我想去看看外婆,然後……」
智子嚥了嚥口水,繼續說:
「我想再看看這個家。就快和這個家道別了,實在有點依依不捨,而且我也想看看那邊的離館……」
神尾秀子抬起雙眼看著智子,過了一會兒才點點頭。
「嗯,那麼你快去吧!不過要早點回來哦!我想今天就會有人來迎接你了。」
「是,我很快就回來。」
智子拿了離館的鑰匙,懷着一顆忐忑不安的心走出房門。她打算今天無論如何一定要去「那裡」探個究竟。

她來到外祖母阿真的房間,發現床上並沒有外婆的身影。
「咦?外婆去哪兒了?」
智子不解地走向檐廊,都看見令她為之鼻酸的面面。
只見外婆獨自走在對面的山茶樹林裡,在每一株山茶樹前停下腳步,碰碰山茶樹的葉子,或是摸摸樹枝。儘管站在這一頭的智子什麼也聽不到,但是她似乎感覺到外婆好像在和每一株山茶樹道別。
智子突然覺得胸口一陣灼熱,她好想跑過去緊緊抱住外婆,和外婆一起好好大哭一場。但是她很快變得理智起來,迅速地離開檐廊,穿過又暗又長的走廊之後,來到離館的入口處。
這棟離館雖然有獨立的門和玄關,卻也有長廊能和主屋相通。
走廊的一端有一扇門,這扇門總是掛着鎖。
不過鑰匙就掛在飯廳的牆壁上,所以剛纔智子出飯廳時已拿出了那把鑰匙。
一打開這扇門,眼前立刻出現一棟裝飾成中國風格的房舍。
這棟房舍內不但有精緻的雕刻、華麗絢爛的色彩所裝飾出的日用器具,還有用彩繪玻璃描繪出中國古代美人的窗戶,以及用金綫、銀綫刺繡出巨龍圖案的棗紅色窗帘。
雖然這裡的每樣東西看起來都已經很老舊了,不過依然可以從中嗅出往日的繁華氣息。
此刻,這些別緻的東西絲毫引不起智子的興趣,她迅速穿過兩三個房間之後,來到一處掛着厚重棗紅色窗帘的地方。
智子看看四周,又側耳傾聽了好一會兒,確定沒有被人發現之後,才從胸口取出一把老舊的鐵製鑰匙。
就是這把鑰匙讓智子好幾夜輾轉難眠,今天她終於鼓起勇氣來這裡一探究竟。
兩三天以前,智子因為不久就要離開月琴島了,因此來到後山列祖列宗的墓地再次拜祭。她畢恭畢敬地向每一座墓碑話別,並在墓地一角的墳墓前逗留了好長一段時間。
那是一座非常奇特的墳墓,墓碑上什麼名字也沒有,只刻着一行字:

昭和七年十月二十一日亡

但是智子卻知道,這才是自己親生父親的墳墓。她記得小時候,母親經常在這座墓前哭泣,那時母親還告訴過她,這座墳墓對她而言非常重要。
智子在這座墳墓前膜拜好長一段時間之後,忽然注意到有隻慄鼠正在墳墓旁的山茶樹樹根的小洞裡進進出出。 咦?慄鼠竟然在這種地方築巢……
智子好奇地往洞穴裡瞧,居然發現洞穴裡有東西。 這是什麼東西?
智子覺得非常不可思議,連忙伸手去挖那個小洞,沒想到竟從中摸出一把大型的鐵製鑰匙,她不禁感到全身的血液都在一瞬間凍結了。 啊!這……這會不會就是打開那間神秘房間的鑰匙呢?原來媽媽把鑰匙埋在這裡。
智子記得曾經聽人說過,種這株山茶樹的人正是媽媽。而且當這座墳墓建好的時候,媽媽就決定在墓旁種一株樹了。 看來,媽媽是在那個時候把鑰匙理在這株山茶樹的根部。
當時智子着實感到一陣暈眩。
現在,她正拿着這把鑰匙站在厚重的棗紅色的窗帘前。
智子再一次調整自己的氣息,過了半晌,才用手指掀開窗帘。只見窗帘後面出現一扇刻有精美鳳凰圖案的大門,那是個自中央向左右兩邊推開的大型門,門上還掛着一把西洋鎖。
這扇門自從智子出世以來就不曾開啟過。 一間上了鎖的房間……
這曾讓年幼的智子充滿了好奇心,有好幾次她問自己的奶奶、外婆、或是神尾秀子有關這個房間的事,甚至央求她們讓她瞧瞧屋裡的樣子。可是,她們壓根兒不想告訴她任何訊息。
她們只是告訴智子,絶對不要來窺探這個房間。更不可以告訴切人有這間房的事。這回答讓智子對於這個房間更感好奇。 都是這把鑰匙不好,是它誘惑我的。時尚書屋
要是這把鑰匙打不開這扇門的話,我以後就不再試着去找其他的鑰匙了。
但是,這正是一把惟一可以打開這扇門的鑰匙。智子才稍微轉動一下,西洋鎖立刻應聲開了。智子接着推開門扉,小心翼翼地往門裡面瞧。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