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女王蜂》 第 6 頁


房間裡的每扇窗戶都掛着厚重的窗帘,所以裡面一片漆黑。智子沿著牆壁摸索電源開關,好不容易才摸到,立刻啪地一聲按下,天花板上的吊燈隨即射出光芒。 智子很快地瀏覽一下屋內的陳設,發現
作者:待考 / 頁數:(6 / 77)

房間裡的每扇窗戶都掛着厚重的窗帘,所以裡面一片漆黑。智子沿著牆壁摸索電源開關,好不容易才摸到,立刻啪地一聲按下,天花板上的吊燈隨即射出光芒。

智子很快地瀏覽一下屋內的陳設,發現這裡原來是一間臥室,牆壁邊還放著一張大床。房間中央有一張大桌子,桌子旁邊是兩把椅子。角落的地方則有一具長長的躺椅,房內全是充滿中國特色的傢具,就連窗戶上也全都鑲着小朵蔓藤花圖案。
此外,躺椅上還有個放著毛線球的籃子,和一件織了一半的毛衣。 咦?看起來,老師以前也曾經在這裡織過毛衣嘍!
智子看到這一切不禁覺得很有趣,她好奇地走向大桌子的旁邊,只見桌子上放置着一把月琴。
當然,這裡不論什麼東西都覆蓋着一層厚厚的灰塵,加上五月的氣溫開始回暖,所以潮濕的房間令人有種窒息的感覺。
智子環顧四周好一會兒,並沒有發現什麼特別的東西,於是臉不經意地握著月琴的琴桿,想把月琴提起來瞧瞧。但是就在這個時候——
「啊!」
一聲狼狽的叫聲發自智子口中。
智子沒想到,當她一提起月琴,琴桿便和琴身分家了。
智子大吃一驚,正想放下月琴。卻看見琴身有一道好大的裂痕,上面還沾着一些漆黑的污點。 真是的!嚇我一大跳。
智子屏住氣息。準備把月琴放在桌上,這時,她又仔細看看桌面。
桌子中央鋪放著一塊綉着中國古典美人圖案的毛織物,而這塊毛織物上也有許多黑色的污點。 咦?這是什麼污點呢?
智子神情迷惘地注視着月琴和毛織物,突然,一個可怕的念頭如閃電般浮現在她的腦海裡。 是血!
就在這一瞬間,外婆、母親和神尾秀子的臉,猶如走馬燈般地迅速閃過智子的腦海。
她記得每當自己問起這個房間的事時,她們三人的臉上就會浮現出恐怖的神情。
想到這裡,智子感到全身冰冷。她急忙將月琴放回原來的位置,並踉踉蹌蹌地走出房間。
這時,她突然聽到遠處有人正在叫她,於是連忙將房間上鎖,把鑰匙放進胸前,再把窗帘還原,這才朝呼喚聲的方向跑去。
智子一來到離館的入口處,便遇到女傭阿靜。

「啊!大小姐,您在這裡啊!老夫人和神尾老師在找您呢!」
「有什麼事嗎?」
智子一面說,一面假裝正在欣賞門上的雕刻,以掩飾自己慌張的神色,但她的一顆心仍像晨鐘一般怦怦作響。
「從東京來迎接您的人已經到了。」
「是嗎?是個什麼樣的人。」
「這個人相當怪異,他有一頭長髮,就像法師一樣……」
智子大吃一驚,直盯着阿靜看。
「他還帶著另外一個人,那個人的名字也非常奇怪呢!」
「怎麼奇怪?」
「嗯,好像叫金田……嗯,對了,那人叫做金田一耕助。」
第3章
 神秘委託人
金田一耕助此時也感到非常困惑。
因為直到目前為止,他對於這個充滿浪漫傳說的小島究竟在事件中扮演什麼角色還不是十分清楚;甚至連自己為什麼要來這座小島,以及為什麼得由自己擔任迎接智子的工作,也感到莫名其妙。
大約在兩個星期以前,金田一耕助正好處理完手邊一些瑣碎的事情,當時他打算先休息~陣子,計划去盼望已久的溫泉鄉好好地靜養一下。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他收到一封位於丸大樓四樓的加納律師事務所的信件,信上寫着:
這是一件得麻煩您親自出馬的緊急事件,所以煩請
您務必儘快到本事務所一趟。
這封信是用打字機打好寄來的,而已寄件人的地方還有加納辰五郎的簽名。
金田一耕助看完信後,不禁感到十分為難。他已經非常疲憊,真的很渴望能休息一陣子,但如果接受這個委託,那就意味着還要繼續工作,肯定就沒有時間休息了。
可是另一方面,「加納律師事務所」和「加納辰五郎」的名字卻又很吸引他。
加納律師事務所在律師行業可是鼎鼎有名,社長加納辰五郎本人就是數一數二的民事訴訟律師,他所承辦的案件都是當地一流大企業的案件。
如今既然這位知名人物來信拜託他,金田一耕助想置之不理也難。
休息和工作的誘惑在他心中交戰許久,最終,他還是選擇了工作。
他打了一個電話給對方,一個鐘頭之後,他和加納後五即便在丸大樓四樓的加納律師事務所辦公室裡碰面了。
「實在不好意思,您這麼忙還打擾您。我一直久仰先生大名,所以這一回無論如何都得借助金田一先生的力量。」
加納辰五郎的確是一位見過世面的人,他不因金田一耕助不修邊幅的外表而瞧不起他,態度反而非常謙恭有禮。他的年紀約莫五十出頭,紅潤的膚色和雪白的頭髮,恰巧形成一個明顯的對比。
當金田一耕助告訴加納律師自己原本打算到某溫泉鄉靜養的計劃時,加納律師更是和善地看著他說:「這真是太好了,只要你接下這個案子,就能讓你如願以償。」
接下來,加納律師便告訴金田一耕助這次的任務。
原來他要金田一耕助前往伊豆南方的一個小島迎接一位小姐,這位小姐會在修善寺停留兩三晚,而金田一耕助也可以利用這段時間去泡泡溫泉。然後,他只要陪這位小姐平安無事地回到東京的家就行了。
金田一耕助看著對方的臉,卻無法猜透他的內心。
「你的意思是說,會有人在小姐回家的途中加害她嗎?」
如果真的這樣,倒不如去請個保縹還有用些,畢竟金田一耕助並不擅長打鬥,而且他也不是個孔武有力的男人。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