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歪斜的複印 第 31 頁


“總之,這是從地理上考慮才選擇深大寺的。您的話使我注意到,崎山住在吉祥寺,把它比作一把扇子。正好占着個重要位置。深大寺和發現沼田屍體的武藏境現場就是扇子的兩端。「唔。」田原聽了
作者:待考 / 頁數:(31 / 66)

“總之,這是從地理上考慮才選擇深大寺的。您的話使我注意到,崎山住在吉祥寺,把它比作一把扇子。正好占着個重要位置。深大寺和發現沼田屍體的武藏境現場就是扇子的兩端。時尚書屋

「唔。」田原聽了他的說明,點點頭。時尚書屋
「這樣看來,從地理上考慮,崎山選擇深大寺有其必然性的。」
「是的。從崎山家到以上兩地點几乎是同等距離。」
「不,我還沒有考慮這麼多。不過我總黨得崎山選擇深大寺有其理由。」
田原在紙上畫了一張草圖,中央綫在正中問,從東到西畫上個○,再畫上獲窪、吉祥寺、三鷹、武藏境、武藏小金井,國分寺、立川方面的站名。在深大寺上畫上個○。又在靠近武藏境的殺人現場畫上個x。時尚書屋
兩人目不轉睛地盯住這張草圖看。時尚書屋
「崎山對沼田說了些什麼話,讓他上了汽車帶走了呢?」
時枝抬起頭來說。時尚書屋
「這個。……現在還不知道。總之,崎山和沼田在深大蕎莽麥麵店的會談進行得並不順利。於是崎山只得甘拜下風,採取懷柔手段,把他領到另一個地方去。」
「領到哪個地方呢?」
「問題就在這兒。」
「『春香』的阿夏怎麼說的呢?她也不知道上哪兒嗎?」
「阿夏不知道,她和野吉在蕎麥店門口送他倆走的。」
「野吉為什麼留下了呢?」
「這可能有兩種原因,一是光把阿夏留下,恐怕她不幹,於是留下野吉穩住她,二是崎山和沼田去的地方沒有必要讓野吉知道。總之,崎山和沼田兩人去了,就能達到目的。」
「什麼目的?」時枝的眼睛突然亮了起來。時尚書屋
「是不是直接殺害他,此刻還不敢肯定,至少這是讓沼田接近死亡的一個重要步驟。」田原自言自語地說,「首先要查明這輛汽車去的目的地。」
田原注視草圖上的各個地點。時尚書屋
深大寺前面的馬路,一條向調布街道延伸,這條道路向北通三鷹、吉祥寺,另一條向南通甲州街道,再橫斷南下,連接從獨江方面去多摩川畔的道路。從甲州街道再往西,可以去府中、立川,往東就到新宿。時尚書屋
第10章

7
「阿夏是在去調布街道的途中上了車,因此她不知道車從哪兒來的。」

「喂,我想起來了。」田原忽然大聲說道,「我們得設法找到那輛車。」
「那怎麼找?過了這許多時候了,恐怕不好找。」時枝反問道。時尚書屋
這輛車是崎山僱的,肯定是在他有面子的出租汽車公司。這些傢伙們利用業主巧妙得很,不用自己掏腰包。所以要先找到崎山經常用的出租汽車公司。”
「這倒是個好主意,可是你用什麼方法去找那輛出租車呢?」
「阿夏不是說過了嗎?他們到深大寺是在舊曆新年,陽曆一月三十一日薄西山。只要找到那一天的行車日誌,就可找到去深大寺的車。」
時枝拍手道,「對,對,這是好主意,趕緊動手去查。」
「崎山有面子的出租汽車公司。這個問題不大,只要問一下崎山所在的稅務署釣職員,立刻就可找到線索。不管它有多少家,一家一家的查;查到一月三十日的行車日誌是哪輛車去的深大寺不就得了嗎?」
田原的手指指着地圖,對時枝意味深長地微笑。時尚書屋
田原和時枝分好工,分頭去走訪崎山經常租車的出租汽牽公司。時尚書屋
首先到R稅務署去問,很快就瞭解到一共有三家。田原猜想是那家較小的出租汽車公司。時尚書屋
這家小公司分轎車部和小客車部。首先查小客車部,發現崎山經常用小客車請客,當然都是白坐的。時尚書屋
「一月三十日?」職員翻閲了行車日誌。時尚書屋
田原遞給他一張報社的名片,故意不提崎山的名字。找了個藉口,就說為了調查某事件來的。時尚書屋
「是深大寺嗎?有了!」那職員把行車日誌拿到窗口給田原看。時尚書屋
「一月三十日,二時三十分由xN町出發一三時三十分到達深大寺,待客三十分,四時從深大寺出發一四時二十分到達三鷹車站。司機肯木良。」
田原一看底下,用車者的名字明明白白寫着「崎山亮久」的名字。時尚書屋
「這位叫青木的司機在嗎?」田原問道。時尚書屋
「不知在不在,我去看一看。」
那職員很客氣,特地到司機住的地方去瞧了一下,立刻返回到窗口。時尚書屋
「再過二十分鐘就回來了。」
「是嗎?那麼我們在這兒等他一會兒吧。」
田原覺得老站在那裡不象樣子,便踱到出租汽車公司門外遛躂。時尚書屋
天氣晴朗,暖洋洋地,街上行人熙熙攘攘。時尚書屋
不多久,營業所裡有人叫他。時尚書屋
「青木司機回來了。」
職員把青木司機帶到田原跟前。司機是一位二十三、四歲的青年,臉上有點兒驚訝,不知道為什麼找他。時尚書屋
「您是青木君嗎?您正忙的時候來打擾您,對不起。」田原典太笑着對司機說,「您在一月三十日送R稅務署的崎山料長去深大寺,是嗎?」
司機想了一下,答道;「是不是一月三十日記不太清了,總之在一月份我送崎山科長去過深大寺。」
「你的行車日誌上寫的是一月三十日。」
「那就沒錯了。」
「野吉科長也一塊兒去的嗎?」
「是的,野吉科長也一塊兒去的。」司機大聲地說。時尚書屋
「根據日誌,一月三十日那天,你在蕎麥麵店門口等了三十分鐘,四點二十分抵達三鷹車站。是不是這樣?」
「是的。」
「謝謝。那時你送崎山科長和另外一個客人到三鷹車站,是不是?」
「是的。崎山科長和另一個我不認識的人。」司機完全想起來了。時尚書屋
「那個人有多大年紀?」
「三十左右吧!」
「兩人在三鷹車站前下車的嗎?」
「是的。崎山科長叫我在三鷹車站的南口停車。」
「從深大寺到芝鷹車站約行駛二十分鐘,是不是?」
「差不多。」
「兩人在汽車裡有什麼表現?」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