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招蜂女王 第 13 頁


,將她壓向自己。 「你還會做什麼,不就是跟我做愛,你要做就做,做完後我要回家了。」反正都已經被吃了,不在乎再多這一次。 「回家?我不准你離開我。」倫納德氣急敗壞的咆哮。 「凶什麼凶啊你!我連回家拿東西都不
作者:待考 / 頁數:(13 / 0)

她怒瞪着緊擁住自己的倫納德。「討厭鬼,我討厭你,最討厭你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倫納德沒有反應,仍是睡得安穩。
「還睡,豬啊,起來了啦!」刁妍妡故意在他耳邊大喊。
被這麼一吼,他睜開惺忪睡眼,皺着眉問:「怎麼啦?」
「把你的臭手拿開,我要起床啦!」她凶巴巴的命令他。
「妍妍,你忘了我說過的話嗎?」他發怒的問。他不愛她這樣對待自己,可當初他卻是被她這副刁蠻的悍樣所吸引。呵,真是矛盾。
「我就是這樣,要不你想怎麼樣?」臭無賴,發什麼脾氣,有資格生氣的人應該是我才對。
「你說呢?」他的大掌按住俏臀,將她壓向自己。
「你還會做什麼,不就是跟我做愛,你要做就做,做完後我要回家了。」
反正都已經被吃了,不在乎再多這一次。
「回家?我不准你離開我。」
倫納德氣急敗壞的咆哮。
「凶什麼凶啊你!我連回家拿東西都不行嗎?」她連件換洗的衣服都沒有。
「你不是要離開我?」他緊繃的神情稍稍的鬆解,但摟住她的手未曾放鬆。
「那麼想我走,那好,我走!」她使勁的想拉開他的手。「放開我,你不是很想要我走嗎?那就不要抱著我啊!」
「我什麼時候要你走了?」他留她都來不及,怎麼可能讓她離開。
「反正你總有一天會不要我、厭倦我,不如現在就放我走。」
她知道他並不愛她,明白他想要的不過是她的身體。
而她呢?她愛他嗎?不,她不能愛他,不能!
「不可能,我永遠都不可能不要你。」
他雖然不愛她,可卻貪心的想將她鎖在自己身邊一輩子。
「少說得那麼好聽,像你們這種男人不都是見一個要一個嗎?如果有比我美、比我性感、比我溫柔的女人出現時,你肯定會嫌棄我,肯定會不要我的。」
一想到將來有一天他會不要她,她的心竟不自覺的泛疼。
心疼?怎麼會這樣?能離開他,她該感到慶幸才是,怎麼會……難不成……不,不是這樣的!
「你在擔心我會不要你?」他可以明顯的感覺出她的不安。
「才沒有哩!」她嘴硬的不肯承認,嬌軀卻不住的顫抖。
倫納德輕撫她的背,不捨的說:「乖,別怕,我不會不要你,永遠都不會。」

「我說了,我不怕。」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她不能被他騙了,更不能相信他的話。
「好,我懂,我都懂。」
他難得如此有耐心的哄着一個女人。
「不,你不懂,一點都不懂。」
她哀怨的低喃。
她不能愛他,不管是為了自己,還是為了同伴,她都不能;可是她好怕,怕自己的心會不受控制。
「別胡思亂想了,起床把衣服穿上去梳洗一下,我帶你去吃早餐。」
放開摟住她的手,他極其溫柔的扶她坐起。
「我的衣服被你撕爛了,怎麼穿啊?」她嘟着嘴問。
「我的衣服先給你穿,等會兒再買新的。」
語畢,他離開床走向衣櫃。
不一會兒,他手中拿着一件休閒T恤,撿起散落床邊的內衣褲和裙子,他將衣服遞給她後問:「需要我抱你過去嗎?」
「多謝鷄婆,我自己有腳可以走。」
話落,她大方的赤裸玉體,步履有些蹣跚的步向浴室。
凝視着她倔強的背影,他的心情複雜極了,想衝過去抱她,卻沒有移動腳步。
看著她將浴室門關上後,他躺回床上,點了根菸,想起事情來。
大約二十多分鐘後,刁妍妡衣衫整齊的從浴室走出來。
「你幹嘛還不穿衣服啊?」那健壯的胸膛讓她不由自主的心跳加速。
「我們不都已經恩愛過數次了嗎?還害羞啊?」倫納德起身離開大床,光着身子緊抱住她。
「大色狼,別亂抱人家啦!」紅暈瞬間染上粉頰,她難為情的嬌斥。
他放開她,笑得很不客氣。「哈,你真是太可愛了。」

「笑什麼笑,再笑我就拿針把你的嘴巴縫起來,讓你再也笑不出來。」
刁妍妡用手指猛戳他的胸口,氣呼呼的警告。
倫納德輕扣她的皓腕,莞爾問道:「把我的嘴巴縫起來,那我就不能吻你囉,你不覺得很可惜嗎?」
「一點也不,我巴不得現在手上就有針線。」
她口不對心的說。
「既然這樣,我就真的不吻你囉。」
他試探性的問。
「那最好,希望你能說到做到。」
不,一點兒也不好,她……
鋭眸微眯、薄唇輕揚,他倒要看看是誰可以忍耐得比較久。
「我去洗澡,記住,別想乘機逃走。」
他撂下威脅後走向浴室。
刁妍妡聳肩走向沙發,懶得回他話。
「妍妍,聽到我的話沒有?」
「聽到了啦!」
吃完早餐,倫納德陪着刁妍妡回到她的住所。
停好車子,走進大廳,他便看見了最不想見到的人。
「這個臭小子為什麼在你家?」倫納德妒火中燒的問。
「諺愷是我的朋友,為什麼不能在我家?還有,人家諺愷有名有姓,別叫他臭小子。」
刁妍妡神情不悅的道。
「妍妡,你不要緊吧?這傢伙有沒有對你怎麼樣?」暴雷邊說邊走近刁妍妡.
倫納德卻霸道的將她拉到自己身後。
「走開啦,我要和諺愷說話。」
她想推開他,無奈兩人的身形差別太大。
「不許!」他討厭她重視其他的男人甚過於他。
暴雷抓住倫納德的衣領,怒咆:「滾開!」
這時,文依蝶正好從樓上走了下來。「諺愷,你們在幹嘛?妍妡,你回來啦,我擔心死了。」

暴雷重哼一聲,放開倫納德,走到文依蝶的身旁。
「怎麼一回事?這位先生是……」
文依蝶一臉納悶的倚靠在暴雷身上。
「你不是說你愛妍妍,那這個女人又是誰?你的情婦,還是你的床伴?」倫納德怒氣沖沖的質問。
聞言,文依蝶覺得奇怪的微蹙眉頭。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