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招蜂女王 第 16 頁


魁禍首。 「嗯,知道了。」雖說這次的傷是因他而起,可她卻無法怪罪他。 倫納德坐到她的身旁,像對待孩子似的輕撫她的頭。 「我得下樓去了。」心情忐忑的望向時鐘,她才發現已經超過和下屬約定的時間。 「叫你的
作者:待考 / 頁數:(16 / 0)

她手指着辦公桌,噘嘴說:「我要拿藥膏。」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藥膏放哪兒?我拿就好,你別亂動。」
他可不希望她的傷勢再加重。
「在辦公桌右邊第2或第3個抽屜。」
她輕聲的說。
「好,我去拿,你別亂動。」
他柔聲交代。
「嗯,謝謝你。」
她被感動了。
他在她的額上落下一吻後,起身走向辦公桌。
取出藥膏,順便拿面紙沾了些水後,他走回沙發。
「可能會有點疼,忍忍!」
「好。」

他先用沾了水的面紙替她清洗傷口,然後替她擦上藥膏。
「好了,小心別再弄傷自己了。」
光這麼一點小傷口,他都快心疼死了,若再來一次,他肯定會發飆砸了那個使她受傷的罪魁禍首。
「嗯,知道了。」
雖說這次的傷是因他而起,可她卻無法怪罪他。
倫納德坐到她的身旁,像對待孩子似的輕撫她的頭。
「我得下樓去了。」
心情忐忑的望向時鐘,她才發現已經超過和下屬約定的時間。
「叫你的下屬上來就好,你別下去了。」
她交代櫃檯小姐的事他都聽到了。
她搖搖頭,表示拒絶。「你如果不放心,那就陪我去好了。」

「好吧,我陪你。」

他們來到三十五樓的會議室。
「刁小姐。」
茱琳恭敬喚道。
輕應一聲後,刁妍妡坐到會議桌的主席位置,倫納德則坐在她的旁邊。
「刁小姐,這位先生是……」
好帥、好迷人的男人。
茱琳眼中的戀慕讓刁妍妡很不開心,冷冷的說:「你不需要知道。」

「抱歉。」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茱琳尷尬的低下頭。
「你不是要跟我談論巴黎珠寶秀的事嗎?」刁妍妡擺出老闆架子,她可不是來聽她道歉的。
「是的,絶大部分都已經準備好了,不過……」
茱琳面有難色。
「不過什麼?」刁妍妡泰然的問。
「公司發出消息說這次的珠寶秀上會有刁小姐的最新設計,可是……」

「我知道了,三天後我會把設計圖畫好。還有別的事嗎?」要不是倫納德的出現,她早就把設計圖畫好,說不定連成品都完工了。
「這次的珠寶秀您要出席嗎?」
刁妍妡點了點頭後說:「如果沒事,你可以離開了。」

「不好意思,我還有件事想徵求您的意見。」
茱琳遲疑的開口。
「什麼事?」
「我想請刁小姐參加這次的走秀,展示您自己設計的珠寶。」
茱琳建議道,而之前也有好多家分公司的展示部經理和刁妍妡提過。
「公司的模特兒多的是,沒必要我親自出馬。」
她當然知道她若親自擔任模特兒,產品的銷售量會大大的提升,可她就是不想曝光。
「可是……」
茱琳似乎不死心。
「不用說了,我不會答應的,出去吧!」她再一次的拒絶。
茱琳滿臉失望的離開會議室。
「你真酷,拒絶得那麼幹脆。」
一直沒開口的倫納德說話了。
「會嗎?我只是不做自己不想做的事情罷了。」
她從不認為自己特別,只不過是不想虐待自己。
「珠寶秀什麼時候舉辦?」
「下個月四號。」
她知道他一定會要跟去。
「我陪你去。」
他無法忍受和她分隔兩地。
呵,果然沒錯。「我能說不嗎?」
「當然不能。」
他想也不多想便直接回答。
「既然這樣,你就沒必要特地告訴我,反正你是賴定我了。」

她想過了,他若要她,她就留;他若不要她,她就走。只要……只要不愛他,她的心就不會痛,她就能走得毫無覊絆。
「沒錯,我是賴定你了。」
沒有發現她眸底的哀傷,倫納德霸道宣告。
「我餓了,去吃飯吧!」她不願再想那惱人的問題了。
他微笑頷首。
享用完中餐後,刁妍妡拉著倫納德來到一家服飾店。
LOCK,全世界連鎖的高級服飾店,「鎖情設計」最賺錢的產業之一。
「刁小姐,午安。」
聽聞老闆來了,店內所有店員馬上放下手邊的工作,過來和她招呼。
「不要招呼我,我自己逛就行了。」
她一向不愛買東西時有人在旁邊跟前跟後,介紹這、介紹那的。
「好的,如果有需要我們的地方,請刁小姐儘管吩咐。」

「知道了,去忙吧!」
刁妍妡手一揮,店員全都回到自己的工作崗位上。
「妍妍,你腳受傷,別逛了,叫她們直接拿給你就好。」
倫納德捨不得讓她走太多路,擔心她一個不留意會碰傷了傷口。
「拜託,我只是擦破皮,又不是摔斷腿。」
她雖很感動他的關心,但他未免也太大驚小怪了。
「還是小心點好。」
凡事總有個萬一。
在倫納德說話的同時,有個男人從刁妍妡的身後走過。
「有你……啊!」她毫無預警的大叫出聲。
「怎麼了?」他心急如焚的問,以為她的腳又痛了。
刁妍妡沒有回答,氣沖沖的走向剛剛經過她身後的男人,拿起皮包,重重的砸向他的後腦勺。
男人按着自己被打的地方,緩緩的轉過身。
「小姐,你為什麼要打我?」
「無恥!」刁妍妡氣呼呼的甩了那男人一掌。
「妍妍,到底發生什麼事了?」倫納德來到刁妍妡身邊,不明白她為什麼突然發脾氣打人。
「這頭色狼剛纔偷摸我的臀部。」
刁妍妡咬牙切齒、怒不可遏的吼他。
「什麼?該死的!」倫納德目光凶狠的瞪向那非禮刁妍妡的男人。
「沒有,我沒有,小姐你可別亂冤枉人啊!」懼于倫納德活像要將他碎屍萬段的表情,男人趕緊撇清。
「冤枉你?被人非禮是一件很光榮的事嗎?我幹嘛沒事找事的告訴大家我被非禮了,我又不是瘋子。」
說著,她又狠狠的踹了男人一腳。
倫納德則向前揪住他,拳頭緊握,使勁的往他的腹部打去;在男人還來不及消化這一拳時,他又給了他一拳,這次是打在他的臉上。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