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招蜂女王 第 18 頁


倫納德放開刁妍妡,打算和解諺愷比劃比劃,而解諺愷當然也不甘示弱。 刁妍妡瞥了兩個男人一眼後,走向文依蝶。「依蝶,走,咱們進屋去,別管那兩頭野蠻豬。」 「對了,芝嫂,我和那頭金髮野蠻豬晚上要留下來吃飯,多買點菜
作者:待考 / 頁數:(18 / 0)

「妍妡,你好嗎?」一下車,暴雷便急切的關心問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我看來不好嗎?」刁妍妡嬌笑反問。
「我看看。」
這些天,他一直都很擔心她的安危。
暴雷伸手要碰刁妍妡,結果卻被倫納德很快的揮開了。
「妍妍是我的,不許你碰她。」
將刁妍妡擁入懷抱,倫納德妒火中燒的警告。
「臭小子,放開妍妡!」暴雷怒聲命令。
「不放!」倫納德冷冷的拒絶。
「我說放開,再不放,我就要對你不客氣。」
暴雷掄起拳頭,出手意味明顯。
「有種你就動手啊!」倫納德不怕死的挑釁。
正當兩個男人準備大展身手時,刁妍妡莞爾、嗓音柔美的說:「如果你們要打架,麻煩先請放開我,我可不想遭受池魚之殃。」

倫納德放開刁妍妡,打算和解諺愷比劃比劃,而解諺愷當然也不甘示弱。
刁妍妡瞥了兩個男人一眼後,走向文依蝶。「依蝶,走,咱們進屋去,別管那兩頭野蠻豬。」

「對了,芝嫂,我和那頭金髮野蠻豬晚上要留下來吃飯,多買點菜喔!」進屋前,刁妍妡不忘交代準備去買菜的芝嫂。
「是的,小姐。」

「兩隻野蠻豬,你們如果嫌手腳不夠看,廚房裡有刀,我不介意,你們儘管拿去用,千萬別客氣喔!」刁妍妡笑裡藏刀的說。
「妍妡,你這麼說,不怕他們兩個……」

文依蝶話還沒說完,兩個男人便衝了過來。
「妍妡,我們兩個好歹也是青梅竹馬,你怎麼對我那麼殘忍呢?」
「妍妍,你捨得我被打,捨得我流血嗎?」
「要動手的是你們,說我殘忍、問我舍不捨得,你們簡直是神經病、大笨蛋、大白痴!」刁妍妡發火怒斥。
「諺愷,你們也真是的,有話好好說嘛,老愛動手動腳的,怪不得妍妡要生氣了。」
文依蝶其實也很不高興,只不過她的脾氣溫和,不習慣罵人罷了。
「妍妡,我是為了替你出氣,你可別生我的氣啊!」暴雷急忙說道。
「出什麼氣!我對妍妍好得很,你少在那兒亂咬人。」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倫納德瞪他一眼。
一來一往間,火藥味在兩個男人間又加重了些。
「統統給我閉嘴,再吵我就躲起來,讓你們誰也找不到我。」
為了敉平兩個男人一觸即發的怒火,刁妍妡出言威脅。
「不可以,我不許你離開我。」
倫納德心急的握住她的柔腕。
「妍妡,你別生氣,我們不會再動手了。」
暴雷瞭解她一向是說到做到。
「真的不動手了?」
兩個男人不太甘願的點頭答應。
見他們點頭,刁妍妡才重展笑靨。「諺愷,德對我很好,也很照顧我,真的。」
只是他不愛她。
「我明白了。」
話雖這麼說,可暴雷並不是完全放心,因為他從她的眼中讀到了不安、惆悵、愛……
「妍妡,不管你們以後如何,記得有我們在你身邊。」
這段話暴雷特地以倫納德聽不懂的中文來說。
刁妍妡欣慰的頷首,雖然不願意,但她無法否認她的心已經不受控制……
「妍妍,他剛纔說什麼?」倫納德直覺事有蹊蹺。
「沒什麼,我有點累了,陪我回房休息吧!」
是日,刁妍妡接到一通從西班牙打來的國際電話。
「該不會是你要結婚了吧?」
「光,恭喜你。」
聽聞好友的喜訊,刁妍妡自是十分開心。
「不錯啊!」她聲音有些黯然。
「沒……我沒有,我……」
她結結巴巴的,急於撇清。
「我不知道,我……」
好煩、好亂,就算她真的愛他又如何,就算影不怪她又如何,最重要的是……他並不愛她啊!
「光,我離不開他,怎麼辦?」雖然她告訴過自己不能愛他,更想過如果他不要她,她馬上就走;可事情一旦發生,她真的做不到,承受不了。
驀地,門被打開,倫納德回到了房間。
「克颺,他回來了,我不跟你說了。」

「我會的,到時候見,Bye!」話落,她切斷電話,抬頭望向倫納德。
「忙完啦?」倫納德剛纔到書房處理公事去了。
倫納德靠坐床頭,然後抱她坐在自己的腿上。「嗯,你剛纔和誰說電話?」
「我這樣坐,你腳會酸,先放開我嘛!」經過幾天的相處,她對他的態度明顯溫柔多了,不再像一開始的時候,老是對他大吼大叫。
「你很輕,我沒事。」
他的大手緊環她的小蠻腰,捨不得讓她離開自己的懷抱。
「那你受不了的時候要講喔!」她乖順的窩進他溫暖的胸膛。
他柔笑點頭。「你剛剛到底在和誰說話?」
「一個男的朋友,他邀請我到西班牙去參加他的訂婚典禮。」
她一邊玩自己的頭髮,一邊回答他的問題。
「就這樣?」他直覺不只如此簡單。
她表情冷靜,心卻明顯的漏跳了一下。「他還關心我過得好不好。」

「他都要訂婚了,為什麼還要關心你?」他討厭別的男人對她太好,那會讓他很不開心,也會讓他很不安。
「關心朋友很正常,你幹嘛板着一張臉呢?」她無奈的反問。
「說不定他對你有所企圖。」
他不是小家子氣,他只是很不放心。
「拜託,克颺都要訂婚了,怎麼可能對我有企圖,你真的很莫名其妙。」
真氣人,他這麼說不僅污衊柔光,同時也是不相信她的為人。
「就是因為這樣才更危險。」
他固執的認為。
「神經病啊你!」從沒見過這麼番的男人。
「你竟然為了其他男人跟我發脾氣。」
她已經有好些日子沒生他的氣了,沒想到現在她居然……哼,超不爽的。
「我不是為了別的男人,而是因為你自己;都跟你說克颺要訂婚了,你竟然還認為他對我有所圖。你知不知道你這麼想不只貶低了克颺,同時也侮辱了我!」她氣得七竅生煙,恨不得剖開他的笨瓜腦袋,看裡頭到底裝了些什麼。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廣告&友善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