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招蜂女王 第 19 頁


」她一語雙關的要求,她不僅想得到身體上的安慰,更渴望得到情感的回應。 「你確定嗎?」 「嗯,愛我,我想要你。」 薄唇貼上粉頰,為接下來的激情揭開序幕。 歡愛過後,刁妍妡玉體微微泛紅,眼神嬌媚的賴在倫納德
作者:待考 / 頁數:(19 / 0)

「污辱你?我沒有!」他疼她、憐她都來不及了,怎麼可能污辱她?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還說沒有,如果你相信我,剛剛為什麼要那麼說?」
「妍妍,是我不好,你別生氣了,我是因為太在乎你才會……」

刁妍妡吃驚的打斷他的話。「你說什麼?你在乎我?」
「是啊,看不出來嗎?」他以為他已經表現得夠明顯了。
她表情忽喜忽悲的搖頭。
「妍妍,你沒事吧?」他急切問道。
「德,你會不會不要我?」她心慌意亂、悚懼不安的問。
「不會,我說過,你永遠都是我的,我會疼你、照顧你一輩子。」
他不會離開她,更不會讓她離開自己,永遠不會……
她低頭不語。你會疼我、會照顧我,那你會愛我嗎?
「妍妍,你在想什麼?」他直覺她有心事。
「沒有。德,愛我好嗎?」她一語雙關的要求,她不僅想得到身體上的安慰,更渴望得到情感的回應。
「你確定嗎?」
「嗯,愛我,我想要你。」

薄唇貼上粉頰,為接下來的激情揭開序幕。
歡愛過後,刁妍妡玉體微微泛紅,眼神嬌媚的賴在倫納德的懷裡。
「我會不會太過粗魯了?」他柔聲的關切。
「不會,我很好。」
她很滿意、很享受。
「那就好,想洗個澡嗎?」他輕語詢問。
她甜笑搖頭。「我想休息一下。」

「也好,先睡一下,我會在這裡陪着你的。」
他輕撫她雪白的美背,藍眸寫滿對她的寵愛。
「我不想睡,我有問題想問你。」

「好,你問。」

「你最近為什麼都不吻我的唇?」他吻遍她的全身,連她最私密的地方都吻,就是不親她的嘴巴,她真的很納悶,也很失落。
「是你不想我吻的啊!」她還想把他的嘴巴縫起來呢!
「哪有啊,我什麼時候說過這種話了?」她一點印象也沒有。
「你有,記得嗎?你說要拿針線縫我的嘴。」
他試圖喚起她的記憶。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啊,我記起來了,那只是句氣話,你幹嘛那麼認真啊?」小氣鬼!
「我順從你的意思,你怎麼反倒不高興了呢?」他佯裝納悶的反問。
「那你為什麼不順從得徹底一點?別光只是不吻我的唇,乾脆連我全身上下都不要吻算了。」
什麼順從她,分明是欺負她嘛!
「你確定?你如果這麼希望,我就真的不吻了。」
他故意嚇她。
「不可以啦!」她心急阻止。
「你很喜歡我吻你嗎?」他明知故問。
「對啦、對啦,高興了吧!討厭鬼。」
嫩頰染上紅暈,她害羞的承認。
「很高興,那我可以吻你嗎?」他很有「禮貌」的問。
「不可以啦!」她口是心非的拒絶。
「可是我要。」
語落,他不等她反應,霸道的欺上那久違的香唇。
她環住他的頸子,微啟紅唇,滿心歡喜的承受他的熱情。
彷彿過了一個世紀之久,他們才心甘情願的結束這個纏綿的激吻。
「討厭啦你。」
她嬌嗔抗議。
「我討厭?可我怎麼覺得你挺喜歡的?」
「我咬你喔!」她露出牙齒,模樣像極了伸出利爪的小野貓。
他非但沒有害怕,反而還大笑了起來。
「不許笑,再笑我真的要咬你囉!」
「妍妍,你真是太可愛了、太有趣了。」
有她的陪伴,他這輩子肯定不會寂寞、不會無聊。
「可愛、有趣個頭啦,欺負我、笑我有那麼好玩嗎?」正所謂江山易改、本性難移,她的個性依舊刁悍得緊。
「好、好,彆氣、彆氣,我不逗你就是了。」
她真是太美了,美到連發脾氣都那麼迷人。
不滿的重哼一聲後,她換了個方向躺。
「妍妍,你如果還生我的氣,我就要走了,不理你囉?」
她迅速轉身,憂心的瞅着他。
「別急,我只是說說而已,不會真的離開你的。」
感覺出她的恐懼與不安,他趕忙安撫。
「你真的不會不要我嗎?」這句話她不知已經問了多少次。
「真的,我保證。」
他親吻她的唇,眼神煞是認真。
「嗯!」她想通了,就算他不愛她也好,就算他是沙塞尼家的人,她不能愛他也罷,只要他還肯要她就好。
雖然她一再告訴自己不能愛他,可她的心早在第1次見面時就已經……
「妍妍,你是不是又在胡思亂想了?」他老覺得她心事重重的。
「沒有。對了,我們最遲後天就該出發到法國去了。」
她得提前去看看巴黎珠寶秀的準備情況。
「好,我等會兒就叫人去訂機票。」

「不用了,我們直接搭『鎖情航空』的班機就行了。」
這是她的習慣。
「那還是得先訂機票啊。」
沒機票怎麼上飛機?
刁妍妡逕自拿起手機,撥電話到鎖情航空的訂票處。「我是刁妍妡,後天下午要到巴黎去,替我把頭等艙的位置空下來。」
吩咐完,她將手機擺到床邊的矮柜上,一臉嬌憨的對他伸出手。「我要你抱人家去洗澡。」

「遵命,我的大小姐。」

法國巴黎機場

經過一段不算短的飛行後,班機終於順利到達目的地。
倫納德摟着刁妍妡,狀甚親密的走過海關、機場大廳……
來到機場門口,他相當體貼的為她遮去刺眼的陽光。「再等一下,我的司機應該快到了。」

「你該不會要我們住到你們家去吧?」她拉下他的手,表情十分不悅。
「當然。」
她的不高興讓他感到莫名其妙。
「不要,我要去住飯店。」

「不行,我不答應。」

刁妍妡相當倔強,硬是不妥協的說:「不管,你要嘛就和我一起去住飯店,要不我們就各走各的。」

「因為我要你去的地方是沙塞尼家,所以你才不願意?」這句話雖然是疑問句,可他的語氣卻是肯定的。
「沒錯,就是因為這樣。」
她老早就告訴過他了,她討厭沙塞尼這個家族,尤其討厭兩個人。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