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招蜂女王 第 21 頁


樣。 「克颺?他怎麼了?」光不是要訂婚了嗎?怎麼會突然出事呢? 憐水把莉蒂西雅親眼目睹柔光殺人,還有在醫院發生的事告訴刁妍妡. 聽完前因後果後,刁妍妡氣憤不已。「她怎麼可以這麼過分啊?虧克颺對她那麼好,那麼疼
作者:待考 / 頁數:(21 / 0)

「嗯!」她知道他一定是在想「祈愛」這條項煉的涵義,可她不敢問,因為她怕會聽到讓她心碎的答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他輕摟她的香肩,走過人群,往飯店裡頭走去。
祈愛?祈求愛情?妍妍對他?而他有嗎?
反覆思索,想了一遍又一遍,他卻得不到任何一個肯定的答案。
唉,妍妍應該是愛他的,可是他自己呢?他對她究竟……
當他們打開專屬套房的第2道房門後,電話鈴聲響了起來。
踢掉高跟鞋,刁妍妡走向大床,接起電話,趴在床上說:「誰啊?」
「憂憐,你怎麼了?聲音怪怪的,不會是利奧欺負你吧?」刁妍妡坐直身急問,水的聲音好像剛哭過一樣。
「克颺?他怎麼了?」光不是要訂婚了嗎?怎麼會突然出事呢?
憐水把莉蒂西雅親眼目睹柔光殺人,還有在醫院發生的事告訴刁妍妡.
聽完前因後果後,刁妍妡氣憤不已。「她怎麼可以這麼過分啊?虧克颺對她那麼好,那麼疼她。」

「不,我要過去。」
她要去看看柔光。
「不用了,我們自己搭車到飯店去就行了。」

「嗯,明天見。」

切斷和憐水的通訊後,刁妍妡原本要撥電話回鎖情島,結果話筒卻被倫納德搶了過去。
「誰打來的?」她用中文和對方交談,他根本聽不懂。
「女的朋友。你不會連女生打來的都要生氣吧?」小氣鬼!
「那你為什麼要發脾氣?」雖然聽不懂中文,但他可以清楚的從她的語氣、她的眼神瞭解她的情緒。
「唉!」嘆了口氣後,刁妍妡把憐水剛纔告訴她的事說給他聽。
「幸好,要娶她的人不是我。」
倫納德有點幸災樂禍,又有點慶幸的說。
「你那什麼口氣啊!一點同情心都……」
罵到一半,刁妍妡停了下來,狐疑的看著他,「你說你原本要娶莉兒?」
「差點。她是我家那老頭子特地為我挑選的老婆,但後來我爺爺和她的父母知道我們雙方都不願意結婚,就放棄了撮合我們的念頭。那個叫克颺的小子難道都沒告訴你嗎?」他和莉蒂西雅的「婚事」,他是從伊萊那裡聽來的。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她搖了搖頭。
「無所謂,反正我和她本來就是不可能的。」
他一向不喜歡像莉蒂西雅那種過于柔弱、需要人保護的女人。
「你見過莉兒嗎?」
「看過照片。」

「那她漂亮嗎?」她好奇的問。
「你希望我怎麼說?」他把問題丟回給她。
「什麼怎麼說?漂亮就漂亮,不漂亮就不漂亮啊!」她沒有別的想法,只是純粹好奇罷了。
他先將話筒放回原位,跟着撩高她的裙子,一邊撫摸她的大腿一邊說:「老實說,她很漂亮,不過……」

「不過什麼?討厭,別亂摸人家啦!」她試圖拉開他的手,他卻愈來愈大膽,愈摸愈放肆。
「你比她更對我的味,因為你又辣,又有個性。」
他把手停在她的大腿間,隔着性感丁字褲輕輕的摩挲。
「換句話說,我比較凶、比較不溫柔、比較不可愛,對不對?」忍下慾望呻吟,她不滿的問。
「怎麼會呢?你也很可愛啊!」辣得很可愛。
語落,他解開她丁字褲的帶子。
刁妍妡不住的嬌喘,弓起下半身,熱情的迎接他撩人的逗弄。
他一邊撩撥她的情慾,一邊褪下彼此的衣物。
她相當順從的配合他的動作,很快的,兩人便全身赤裸。
紅唇微啟,她眼神迷離的要求:「德,吻我!」
倫納德邪佞又不失溫柔的輕揚嘴角,他先親吻她光滑的額際,然後覆上她的唇,忘情的與她的丁香小舌纏綿。
她抬起手摟抱他,拉近兩人的距離,不管是他的嘴唇、他的舌頭,還是他的手指,他的一切都令她瘋狂。
知道她已做好承受自己的準備,他讓她坐在自己的腿上,將她兩條修長的腿分別環在自己的腰側,以坐姿攫掠了她。
她把臉埋在他的肩頭,指尖忘我的掐入他結實的肌肉。
他滿足的、狂肆的盡情釋放自己的慾望……
她時而仰頭、時而俯首,全身的每一寸肌膚、每一根神經、每一滴血液,甚至連心靈深處都被他狂野的佔有所征服。
女人的媚聲吟哦、男人的粗重喘息,兩具激情交纏的灼熱身軀,勾畫出一幅既美麗又引人遐思的春宮圖……
到西班牙和柔光見了個面,吃了頓飯,瞭解他的現狀,並在那裡待了一晚後,刁妍妡和倫納德再次回到巴黎這個浪漫的都市。
「妍妍,為什麼我覺得你的朋友好像都對我有敵意?」
「不是好像,而是事實是如此,要不是因為我,你早就被他們轟出去了。」

「為什麼?我又沒得罪過他們。」
一想起他們不友善的眼神,倫納德就有氣。
「因為你是沙塞尼家族的人。」
刁妍妡既氣憤又無奈的道。
聽聞她的回答,他更加的火大。「又是這個原因,我的家族究竟什麼地方得罪你們了?」
「我說過,我不能告訴你。」
她的答案仍舊不變。
「是因為公事,還是因為私事?」倫納德不死心的追問。
刁妍妡沉默以對。
「你說話,你回答我啊!」他激動的搖晃她的身子。
「別搖了,我……」
她的肩膀被他抓得好痛,人也被他搖得有點暈了。
他停下動作,語氣有些激動的說:「我不管能不能,也不管你有什麼顧忌,我要你現在就回答我。」

「就算你再怎麼逼我,我還是不能告訴你。」
她還是堅持不肯透露一丁點的口風。
「好,那你回答我一個問題,我們沙塞尼家得罪你們的理由和你有沒有直接的關係?」如果沒有,他就放棄,不再執意要知道原因。
「沒有。」
她據實以告。
「那好,我不會再問你這個問題了。」
他放開抓住她的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