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招蜂女王 第 22 頁


依村在他的身上。 他沒再開口,靜靜的享受擁抱她的美妙感覺。 她亦然,安心的窩在他壯碩的胸膛,傾聽他的心跳。 驀地,電話鈴聲殺風景的打斷兩人的美好時光。 「德,電話響了!」她的小手抵在他的胸口,想將他推開。
作者:待考 / 頁數:(22 / 0)

「德,將來如果有一天我們分開了,你會怎麼樣?你會難過嗎?」刁妍妡突然幽幽的問。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不可能,我不會讓你離開我的。」

「我是說如果嘛!」她總覺得他們的將來會波折不斷。
「我絶不會讓『如果』成真。」
她是他的,誰也不能改變。
忘掉那不祥的預感,刁妍妡嬌甜一笑,主動的投入他的懷抱。
「妍妍,答應我,別離開我。」
他的聲音聽來有些慌亂。
「德,你……」
他在害怕嗎?害怕失去她嗎?
「答應我!」他在向她索求承諾。
「嗯,我發誓,我不會離開你,永遠都不會。」
她由衷的許下誓言。
「妍妍,記住你的話。」
他不想,也不能失去她。
「好,我會一直把它記在心上的。」
其實她的心、她的人、她的靈魂,早已依村在他的身上。
他沒再開口,靜靜的享受擁抱她的美妙感覺。
她亦然,安心的窩在他壯碩的胸膛,傾聽他的心跳。
驀地,電話鈴聲殺風景的打斷兩人的美好時光。
「德,電話響了!」她的小手抵在他的胸口,想將他推開。
他拉下她的手,霸道的緊摟住她。「別管它,我想再多抱你一會兒。」

「晚上我再讓你抱個夠,你先接電話嘛!」
「不許黃牛喔!」
見她點頭答應後,他才放開她,走向前去接電話。「誰?」
「知道了。」
簡潔的丟下這句話後,他將話筒掛了回去。
「誰打來的?」
「我家的管家。我要到樓下去,你要一起來嗎?」
「不了,我想休息一下。」
剛下飛機不久,她有點累了。
「你好好休息,我馬上就回來。」
他溫柔的吻了她的唇一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對了,你還記得密碼嗎?」想進入鎖情飯店的頂樓必須要通過指紋、瞳孔形狀、密碼等三道關卡。
倫納德原本是不能自由出入索魂的專屬套房的,可在他們第1天到達巴黎鎖情飯店時,刁妍妡就命人把他的資料輸入電腦裡了。
「記得。」
密碼他几乎每天都要按個一兩次,想不記得都不行。
她抬起手,在胸前交叉的擺動。「那拜拜囉!」
他又親了她一下才離開房間。
依坐床頭,刁妍妡一邊聽著幻星的專輯,一邊按摩自己略微痠痛的小腿。
當CD要播放第2首歌時,電話鈴聲響起。
她將音量關小後,拿把話筒。「誰啊?」
「怎麼了?」她好像聽到車子引擎的聲音。
「你現在在車上嗎?」
「那你今晚會回來嗎?」她已經習慣有他的陪伴,習慣睡在他的懷裡,他如果沒回來,她肯定會輾轉難眠的。
「嗯,我等你。」
沒有他,她根本睡不着。
「那你要快點回來喔!」她不在乎他爺爺怎麼了,她只想他儘快回到自己的身邊。
「嗯,拜拜。」

切斷電話,音樂隨即回到原先的音量。
洗好澡後,刁妍妡坐在床上,噘着嘴,表情甚是不悅。
她等倫納德已經等了兩個多小時,可他不但沒有回來,就連一通電話也沒有,甚至連她打給他他也沒接。
「德該不會不要我了吧?不,不會的。」
她心慌意亂的自問自答。
突地,門鈴聲作響。
她漾出一個大大的笑容。「一定是德回來了。」

她三步並作兩步的跑去應門,可映入眼帘的人卻不是她所期望的。
「不想見到我啊?那我走好了。」
對方看她一見到自己,甜甜的笑馬上變成失落的表情,開玩笑的說。
刁妍妡拉住他的手,不讓他離開。「人家哪有說不想見到你嘛!」
「是不是他欺負你?」懶得改口說中文,闇影用法語和她交談。
「不是啦,德回他家去了,到現在還沒回來。」
她也一樣用法語回答他。
闇影沒有太大的反應,牽起她的手,走進房間。
「對了,你怎麼一個人?舞兒呢?」她坐在床沿,抬頭看著他問。
「我們剛下飛機,舞兒太累了,所以我先讓她回房休息。」
提到舞兒,他的臉上、眼中淨是寵愛與幸福。
「影,對不起。」
她突然說道。
他淡淡一笑。「因為倫納德的事。」

「嗯,我知道自己不該愛上他,可是我……」
愛情是不受控制的。
他坐在她旁邊,望着她漂亮的臉問:「你是因為我的關係,所以覺得自己不該愛他,可是你卻已經愛上了他?」
「為了你,我不能愛上他,不能,我……」
好煩、好亂!愛情、友情,她到底該選擇什麼才好?
「傻瓜。」
闇影心疼的將她擁入懷中。
「影,我該怎麼辦?」愛或不愛對她來說都是種折磨。
「日,你如果愛他就勇敢的愛他,不需要為了顧慮我的感受而隱瞞自己的感情;再說,你們相愛對我根本一點傷害都沒有。」

「真的嗎?我真的可以愛他嗎?」刁妍妡想確定的急問。
「你本來就可以愛他啊!」他從沒說過她不能愛他。
刁妍妡站起身,十分開心的在闇影的臉頰上親了一下。「謝謝你。」

太好了,影不怪我,太好了。

第9章

晚上十一點,天空除了不甚明亮的月兒外,漆黑一片。
刁妍妡已經等倫納德五個多小時了,這之間她不知已打了多少通電話,卻沒一通接上他本人。
她不死心的又打了一次,但這次依舊還是語音信箱。
「德,是我,聽到留言,打通電話給我,我好想你。」

留完言,她順手把話筒往旁邊一放,時而躺、時而坐的煩惱不已。
「奇怪,為什麼德不接也不回我電話?他不會是出事了吧?不,不會的,可是真的太奇怪了,難道他沒有把手機帶在身上嗎?」
看著話筒,約莫又等了十分鐘後,他還是沒有任何的消息,她心急如焚,趕忙又撥了一次他的手機號碼。
響了幾聲後,電話彼端仍然傳來「請留言」的語音信箱回應。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