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招蜂女王 第 24 頁


手,少爺!」布魯想拉住倫納德的手,不讓他傷害自己,結果反被他甩在地上。 「別管我,滾,統統給我滾出去,聽到了沒有?滾!」他不想見人,誰也不想見,他只想獨自一個人,只想用酒精麻痹自己。 「倫納德,你別嚇爺爺,快住手
作者:待考 / 頁數:(24 / 0)

「我知道,你快開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彼得急着要看看孫子的情形。
布魯從腰間拿出備份鑰匙。
聽到門被打開,倫納德憤怒的大叫:「滾,統統滾出去,別來煩我,滾!」
「倫納德,我是爺爺,你冷靜點,告訴爺爺,到底發生什麼事了?」拖着稍嫌虛弱的身子,彼得靠着布魯的扶持往倫納德的方向靠近。
「我誰也不想見,走開,別煩我,走開!」倫納德用力的揍了牆壁一拳。
見狀,彼得趕忙出聲阻止:「倫納德,你冷靜點,別衝動。」

倫納德不聽勸告,抓狂的猛捶牆壁,就連流血了也不肯停止。
「快,快去叫人來,快!」彼得心急命令。
女傭領命離去。
「少爺,您別這樣!快住手,少爺!」布魯想拉住倫納德的手,不讓他傷害自己,結果反被他甩在地上。
「別管我,滾,統統給我滾出去,聽到了沒有?滾!」他不想見人,誰也不想見,他只想獨自一個人,只想用酒精麻痹自己。
「倫納德,你別嚇爺爺,快住手,別打了。」

就在這時,女傭帶著三個身材魁梧的保鏢來到倫納德的房間。
「快,抓住少爺,別讓他再傷害自己了。」

布魯說畢,三名保鏢走向倫納德,兩個抓住他的手,一個抱住他的身子。
「放開我,聽到沒有?放開我,再不放開,我就殺了你們。」
倫納德眼神兇猛,語氣駭然的警告。
「少爺,抱歉,我們不能放開你。」

狂吼一聲,倫納德猛力掙扎,甩開保鏢後,拿起地上的酒瓶碎片,狠狠的朝其中一人的胸口刺去。
「倫納德!」彼得驚呼。
被刺傷的保鏢按住血流不止的胸口,表情又懼又痛。
「你們兩個,快送他到醫院去。」

受傷的保鏢被抬離房間後,倫納德冷殘、不帶一絲溫度的出言威脅:「統統滾出去,否則,我見一個殺一個。」

「倫納德,你……」
彼得不敢相信自己所聽到的,他是他爺爺,他竟然……
倫納德頽坐到沙發上,此刻的他就像一隻受傷的猛獸,既危險又敏感。
「少爺,樓下有位刁小姐說要見您。」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一名女傭前來告知。
聞言,倫納德眼中的怒意更深。「叫她滾!」
「是,少爺。」

「統統滾出去!」倫納德暴怒大喊。
「倫納德,你的手……」
彼得憂心的眉頭緊皺。
倫納德拿起煙灰缸,狠狠的往落地窗砸去。「滾!」
「老太爺,咱們還是先出去,讓少爺一個人靜一靜吧!」
彼得深深的嘆了口氣,看了倫納德一眼後,拄着枴杖走出房間。
在彼得等人離開後不久,房裡又傳來摔破東西的巨響。
因為遲遲等不到倫納德,刁妍妡在闇影和舞兒的陪伴下,來到沙塞尼家。
「羽冽,我……」
刁妍妡覺得自己好對不起闇影。
「我沒事的,放心!」儘管闇影很不屑踏進這個地方,但為了讓刁妍妡安心,他還是輕輕的笑了。
闇影話落,剛去通報倫納德的女傭也回來了。
「你們家少爺呢?他不在嗎?」刁妍妡急切的問。
「刁小姐,很抱歉,我們少爺不想見你。」

「不可能。他是不是出事了?他在哪裡?我要見他,告訴我,他在哪裡?」刁妍妡心急如焚的抓住女傭的手。
「刁、刁小姐,你抓得我好痛。」

刁妍妡放開女傭,激動的道:「你們少爺在哪裡?我要見他,我要見他!」
「妍妡,冷靜點。」
擔心她情緒失控,闇影趕緊抱住她。
「羽冽,德為什麼不見我?他為什麼不見我?」幾個小時前,他們都還好好的,他才說他們永遠都不會分開,他還說他很快就會回到她身邊的,怎麼現在……
闇影柔聲安撫:「乖,別怕,我們去找他。」

「妍妡,我想不會有事的,你別怕,別慌喔!」舞兒輕拍刁妍妡的背安慰她。
「小姐,我們要見你家少爺,請你帶路。」

「很抱歉,我們少爺誰也不想見。」

「麻煩你帶路,你如果不願意,我就叫人毀了這裡,毀了沙塞尼大樓。」
闇影笑着道。
他雖然在笑,可他犀利的眼神卻令女傭惶恐不已。
「你們是誰?憑什麼在我家撒野?」彼得一臉氣憤的站在樓梯轉角。
不理會彼得的問題,闇影相當有「禮貌」的說:「小姐,麻煩你了。」

女傭不知所措的望向彼得。
「來人啊,把這三個人給我轟出去。」
彼得怒聲下令。
「老太爺,請等一下,我想少爺會變成這樣應該是和那位刁小姐有關。」

「你的意思是……」

「老太爺,解鈴還須繫鈴人。」
布魯接着道。
思索了一會兒後,彼得對女傭說:「帶三位客人到少爺的房間去。」

「是,老太爺。三位,請跟我走。」

刁妍妡三人跟着女傭來到倫納德的房間門口,彼得和布魯也一起跟了過來。
女傭神色懼怕的看著房門,遲遲不敢有所動作。
等不及想看到倫納德,刁妍妡推開女傭,急切的敲着門。「德,你怎麼了?為什麼不見我?德,我是妍妍,求求你出來見我,求求你。」

倫納德頓了一下,沒有回應,又將烈酒猛往嘴裡倒。
「羽冽,幫我把門撞開。」
聽不到他的聲音,她好擔心、好害怕。
刁妍妡退到一旁,闇影放開牽着舞兒的手,用腳把門踹開。
刁妍妡立即衝了進去,一看見猛灌酒、雙手滿是鮮血的倫納德,她心痛極了。
「德,你怎麼會變成這樣?你不是說要回家看你爺爺的嗎?」究竟發生什麼事了,德的爺爺還好好的,沒事啊,反倒是他……
「滾,我不想看見你,滾!」倫納德現在最不想看到、最憎恨的人就是她。
「為什麼?你為什麼不想看見我?我又沒有做錯什麼。」
她不懂,真的不懂,幾個小時前還甜甜蜜蜜的,為什麼現在他卻怒顏以待?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