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招蜂女王 第 25 頁


。 「倫納德,你真的太過分了。」刁妍妡忍無可忍的出言指責。 過分?哈,是誰過分了?該死的女人! 「你如果對我有什麼不滿,你就講啊,為什麼要動手傷人?」幾個小時前還信誓旦旦地說要照顧她、疼她一輩子的人,現在竟
作者:待考 / 頁數:(25 / 0)

聞言,倫納德更加火大。「沒做錯什麼?哼,你可真會裝傻啊!」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我?」她有做錯什麼嗎?她明明沒有,可是他看她的眼神為何充滿了恨和不諒解?
「不管你記不記得,現在馬上給我滾,不要再讓我看見你。」

「德,你別這樣,我先替你把傷口上藥;然後,我們再好好談談。」
刁妍妡心疼的欲靠近他。
「不需要你鷄婆,滾!」吼完,倫納德撿起檯燈碎片朝她的方向丟去。
檯燈碎片並沒有砸中刁妍妡,而是弄傷了挺身保護她的闇影。
「羽冽!」
刁妍妡焦急叫喚,舞兒則是放聲大哭了起來。
闇影按住被碎片劃破的傷口。「別擔心,我沒事。舞兒乖,不哭。」

聽到闇影的聲音,倫納德怒火、妒火一併攻心。
「倫納德,你真的太過分了。」
刁妍妡忍無可忍的出言指責。
過分?哈,是誰過分了?該死的女人!
「你如果對我有什麼不滿,你就講啊,為什麼要動手傷人?」幾個小時前還信誓旦旦地說要照顧她、疼她一輩子的人,現在竟然反目仇視她,這教她情何以堪?
倫納德直視着刁妍妡,如海水般深邃的藍眸盈滿了恨……

第10章

倫納德的仇恨目光深深刺痛了刁妍妡的心。
「你為什麼要這樣看我?我到底做錯了什麼?」她的心好難受、好痛,他的眼神就像一把鋒利的刀,狠狠的、猛力的往她胸口砍。
「你愛我,對不對?」倫納德沒有半點喜悅的問。
刁妍妡詫異的瞠大杏眸。
「可是你卻為了他而不能愛我,對不對?」他醋意橫生的瞥了闇影一眼。
「你聽到了?」糟糕,怎麼辦?她怎麼這麼不小心。
「既然不能愛我,就滾出我的世界,別那麼不要臉,硬要纏着我不放。」
倫納德語氣森冷、不帶一絲情感的說。
「德,這件事我可以解釋,我……」
她不想就這樣失去他啊!
「沒必要,我不要你了,你可以滾了。」
他說過了,他不愛她,不再愛了。
「你不要我了?」刁妍妡的美眸霎時覆上一層水氣,無法接受他的話。
「對,我不要你了,你的身體我已經玩膩了。」
倫納德狠狠的傷害她。
聞言,闇影二話不說的衝過去,直接揍上倫納德的臉。
防備不及,倫納德就這麼吃了闇影一拳。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闇影揪起倫納德的領口說:「跟妍妡道歉,我不許你侮辱她。」

「放開我!」倫納德怒目相向,厲聲咆哮。
「我要你跟妍妡道歉!」闇影護友心切。
「笑話,錯的人是她,不是我,為什麼我要道歉?」他們之間會變成現在這樣,都是她造成的,是她咎由自取。
刁妍妡強忍淚水,悲痛萬分的說:「羽冽,你放開他,我想回去了。」

「妍妡,你不和他解釋清楚嗎?」
刁妍妡搖頭,神情明顯的憔悴了。「我好累,羽冽,帶我走。」

闇影放開倫納德,過來扶住刁妍妡搖搖欲墜的身子。
「德,我不管你對我到底是什麼感覺,我只想告訴你,我真的很愛你。」
她由衷的、深情款款的告白。
倫納德轉過身,不願看她。
「羽冽。」
刁妍妡用眼神示意闇影她想離開了。
「你可以自己走嗎?」闇影不太放心的問。
「可……」
話未盡,刁妍妡便因支撐不住而昏厥。
闇影迅速攔腰抱起陷入昏迷的刁妍妡,對一旁的舞兒說:「舞兒,跟好我,我要帶妍妡到鎖情醫院去。」

舞兒相當懂事的頷首,她跟闇影一樣的擔心刁妍妡.
「你會後悔的。」
丟下這句話,闇影三人走出倫納德的臥室。
倫納德的身子因為杭羽冽的話而明顯的顫了一下。
後悔?我才不會後悔,才不會……
「倫納德,你和……」
彼得不是很清楚前因後果,只知道他們的關係不尋常。
「出去!」倫納德頭也不回的趕人。
重嘆一口氣,彼得語氣頗無奈的提醒:「別再喝酒了,對身體不好。」

所有人都離開後,倫納德跌坐地上,雙手掩面。

巴黎鎖情醫院

灰暗的天際緩緩的染上一片金黃。
闇影坐在兩張病床間,時而望向睡着的舞兒,時而看向昏迷的刁妍妡.
舞兒醒了過來,用手背揉了揉惺忪的睡眼,聲音慵懶的喚道:「冽。」

「時間還早,再多睡一會兒。」
闇影愛憐的輕撫她的小臉。
舞兒坐起身,探向躺在另一張病床上的人。「妍妡還是沒有醒來嗎?」
「嗯,放心吧,妍妡會醒來的。」
闇影找醫生替刁妍妡檢查過了,她的身體狀況並沒有太大的問題。
「我覺得妍妡好可憐喔!」舞兒因為不捨而流下淚來。
「舞兒,這些話千萬別在妍妡面前說,她最不喜歡別人同情她了。」

「我知道。」

舞兒話落的同時,刁妍妡緩緩的睜開了沉重的眼皮。
「妍妡,你覺得怎麼樣了?」闇影、舞兒異口同聲的問。
「這裡是……」
刁妍妡語氣虛弱的說。
「這裡是醫院,你昏倒了。」
闇影小心翼翼的扶起她,然後將枕頭放在她的背後,讓她可以坐得舒服點。
刁妍妡覺得口好渴,嘴唇好幹,乾澀的說:「我想喝水。」

聞言,闇影趕緊替她倒了杯水,並喂她喝下。
喝完水,刁妍妡迫不及待的問:「羽冽,他知道我在這裡嗎?」
「我想應該知道。」

「那……他有沒有來看我?」刁妍妡懷抱著一絲希望問。
「妍妡,你知果想見他,我這就去把他帶來。」
只要她點頭,不論用什麼方法,他都會把倫納德帶到她面前。
「不用了。」
她是很想見他,但她不想強迫他,不想他心不甘、情不願的被帶回她的身邊。
「妍妡,抱歉。」
闇影覺得自己多少應該負起害他們分開的責任。
刁妍妡苦笑搖頭。「羽冽,你沒有錯,錯的是我們。」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