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招蜂女王 第 3 頁


他不要她了,因為她有了別人的孩子,所以他不要她了。她恨,真的好恨。 「唉!可憐的孩子,一生下來就……」她瞭解女兒有多苦,有多恨這個孩子,可孩子畢竟是無辜的啊! 「她一點都不可憐,她是禍害。你再不把她抱走,我就死
作者:待考 / 頁數:(3 / 0)

「把她抱走,我不想看見她,抱走。」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少女憤恨的低吼。
「她是你的孩子,你難道連看一下都不願意嗎?」
「我恨她,聽到了沒?我說我恨她,抱走,我不想看見她,抱走!」少女情緒激動的咆哮。
「好、好,你冷靜點,我馬上把她抱走。」
話落,少女的母親替剛出生不到一小時的女娃兒裹上浴巾,然後彎腰拿起放在一旁的竹籃子。
「你真的不要這個孩子嗎?」
「不要、不要,我恨她,要不是她……抱走,快把她抱走。」

十個月前,少女和朋友一同外出夜遊,卻不幸遭到變態男子強暴,這樣就已經夠悲慘了,不幸的是她居然還懷孕了,而她美好的愛情也因此而畫上句點。
他不要她了,因為她有了別人的孩子,所以他不要她了。她恨,真的好恨。
「唉!可憐的孩子,一生下來就……」
她瞭解女兒有多苦,有多恨這個孩子,可孩子畢竟是無辜的啊!
「她一點都不可憐,她是禍害。你再不把她抱走,我就死給你看。」
少女被怨恨矇蔽了心智,甚至以自身性命作為威脅。
「好,你別衝動,我這就把她抱走,你乖乖的在家休息,千萬別跑出去。」

娃兒,外婆保不住你,希望你能碰到好心人。
少女的母親嘆了口氣,走出自個兒的家,往路口的教堂走去。
到了教堂門口,看了看四周後,她先將女娃兒放在竹籃裡,然後將竹籃擺在教堂的門邊,接着將一張寫有女娃兒名字的紙條擺進籃子裡。
她依依不捨的看了和自己有緣無份的外孫女一眼後,便伸手按下門鈴,而後迅速消失在路口。
同時,聽到門鈴聲,神父出來應門,卻不見有人,本欲轉身走進去,卻聽見了嬰孩的哭叫聲;他低頭一看,腳邊竟然有個竹籃。
神父將女娃兒從竹籃裡抱起,愛憐的哄道:「乖孩子,不哭,惜惜!」
不用多想,他也知曉這孩子一定是被父母所遺棄了。
榬腃驚??E?
神父又低下頭,看到了放在竹籃裡的紙條——
這孩子名叫刁妍妡,請好心人好好照顧她,感激不盡!

二○○二年

天空一片陰暗,似乎要下起傾盆大雨。
男人態度冷漠的抽着煙,令身旁的女子有些不滿。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德……」
女子用赤裸的嬌軀磨蹭着男人結實的臂膀。
男人沒有推開她,冷冷的開口:「你沒資格喊我的名字。」

「你好殘忍,我們都已經上過床了。」
女子眼泛淚光,狀甚委屈。
「那又怎樣?」男人滿不在乎的反問。
「你難道不是因為喜歡我,才跟我……」
女子仰起頭,一臉期待。
「天真,你不過是我的床伴,居然以為我喜歡你。哈,真是好笑!」男人無情的冷哼,藍色的眼眸裡找不出一絲絲的情感。
「你、你怎麼可以……太過分了。」
她是真的喜歡他啊!
「不高興就滾。」
男人捻熄了香煙,毫不眷戀的下床。
「別走,我會乖乖的,你別不要我,求求你,別不要我。」
女子拉住他的手,低聲下氣的哀求。
「放開!」男人沒有回頭,語氣淡漠的命令。
「不要!我不放,我是真的喜……」

「立刻滾!」丟下這句話,男人毫不留情的甩開她的手進入浴室。
女子淚眼汪汪,一邊啜泣,一邊穿衣服。
「我不會放棄的。」
她對著浴室大喊。
男人沒有太多的感覺,只覺得這個女人笨得可以。
得不到回應,女子心情落寞的走出房間。
洗完澡後,男人身穿浴袍坐在沙發上。
手機鈴響,他反射性的接起。「誰?」
「什麼事?」肯定沒好事。
「不去!」說完,不給伊萊多嘴的機會,男人直接切斷電話。
相親?都什麼年代了,那老頭子鐵定是吃飽沒事做,才會搞這些有的沒的的無聊把戲。那麼愛相親,幹嘛不自己去?
倫納德。沙塞尼,現年三十歲,法國最有價值的黃金單身漢,他不僅家財萬貫、身分高貴,更擁有一張讓男人羡慕、令女人痴狂的俊酷外表。
一頭宛若陽光般的金髮、形狀好看的劍眉、電力十足的湛藍雙眸、猶如用刀雕刻出來的高挺鼻子、笑起來格外誘人的性感薄唇、略微尖瘦的下顎、結實高壯的完美身材,時而冷漠、時而風流的氣質;這樣的男人是女人最難抗拒、也最想征服的,但到目前為止,依然沒有一個人可以佔據他的心房。
沙塞尼家族在法國有着舉足輕重的地位,倫納德五年前便從祖父的手上接掌家族和公司的主導權。在他的領導下,公司的營運狀況一年好過一年,收益當然也是一季多過一季,完全沒有受到世界經濟不景氣的影響。
沙塞尼家族在十七世紀時曾受封爵位,是國王身邊的大紅人,雖然他們現在已經回歸平民身分,可他們的影響力和勢力卻依舊不容忽視。
換好衣服後,倫納德離開寢室。
「少爺。」
管家艾克恭敬的喚道。
「如果我爺爺打電話來,就說我不在這兒。」
他可不想陪那老頭子瘋。
「是,少爺您要出去嗎?」外面已經開始飄雨了。
「嗯,我晚上不回來,不用等我了。」
交代完,倫納德走過艾克身旁,朝用上好花崗石鋪成的樓梯走去。
「少爺,請留步。」

「什麼事?」他頭也不回的問。
「外頭在下雨,我去替少爺拿把傘。」
艾克仍是恭敬的說。
「不必了。」
一點雨而已,淋不死人的。
離開占地超過兩百坪的豪華別墅,倫納德駕駛銀藍色的蓮花跑車在愈下愈大的雨裡馳騁。
雨刷刷過被雨水打濕的擋風玻璃,他聽著音樂,愜意的開着車。
將近一百公里的時速對他而言雖然不算快,但和其他車子相比,他已經算很快了,尤其現在又下着大雨。
他喜歡開快車,開快車不僅刺激,更能讓他放鬆心情。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