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招蜂女王 第 8 頁


!」他摟緊她,不讓她有機會逃離自己的懷抱。 「誰要聽你的話,放……」 伊萊打斷刁妍妡的話。「啊,我想起來了,你是刁妍妡.」 「你為什麼會認識她?」倫納德看向伊萊,妒意浮上雙眸。 「她是鎖情帝國的負責人,
作者:待考 / 頁數:(8 / 0)

她迷惑了,甚至希望……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天啊,我瘋了嗎?要不,我怎麼會戀上這個無賴男的吻?是的,一定是的,我肯定是瘋了,否則……
唉,怎麼辦?到底該怎麼辦才好?
離開她的唇,倫納德凝視她艷麗的嬌顏,眼中淨是對她的渴望。
刁妍妡低頭喘氣、煩惱,沒有注意到他的表情。
就在這時,伊萊從屋裡走了出來。「德哥,你回來啦,怎麼不進屋去?」
「沒什麼,你要出門?」倫納德淡淡的問。
「對,約了朋友吃飯。德哥,你旁邊那位小姐是?」奇怪,好眼熟,好像在哪兒看過她,嗯,是在哪兒呢?
「不關你的事。」
倫納德把刁妍妡擁在胸前,霸道的不肯讓別的男人看見她美麗的臉、勾魂的眼、誘人的唇。
「喂,你又幹嘛啊,放開我啦!」恢復正常的呼吸、思緒,兩人過于親匿的舉動令刁妍妡又開始掙紮了起來。
「聽話!」他摟緊她,不讓她有機會逃離自己的懷抱。
「誰要聽你的話,放……」

伊萊打斷刁妍妡的話。「啊,我想起來了,你是刁妍妡.」
「你為什麼會認識她?」倫納德看向伊萊,妒意浮上雙眸。
「她是鎖情帝國的負責人,又是相當有名的珠寶設計師……」

「我是問你為什麼認識她,不是要你告訴我她的身分。」
她的身分他老早就調查得一清二楚,需要伊萊這小子再重複一次嗎?他只想知道,他們是怎麼認識的,兩人又是什麼關係?
「我曾在一本時尚雜誌看過刁小姐的報導。」

「就這樣?」
「真的,就這樣。德哥,刁小姐是你的女人,說不定還是我未來的堂嫂,我怎麼敢和你搶呢?」他又不是不要命了。
「哼,諒你也不敢。」
不管是伊萊,還是誰都好,只要敢和他倫納德搶女人,他絶不輕饒。
「等一下,你在胡說些什麼啊!我告訴你,我不是這個臭無賴的女人,更不會是你未來的堂嫂。」
刁妍妡義憤填膺的反駁。
誰嫁給他誰倒楣,她才不要哩!
「德哥,這……」

「沒事,她只是在閙脾氣。」
她是他的,不管她要不要,她都是他的。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喔,那我出門了。」

冷應一聲後,倫納德再次抱起刁妍妡.
兩人進入屋裡的同時,管家艾克從樓上走了下來。
「少爺,您這是……」
少爺從未這樣抱一個小姐進屋,怎麼今天……
倫納德不想回答,抱著刁妍妡越過艾克,逕自走上樓梯。
「我要回家,你放開我啦!」
「從今天開始,這裡就是你家。」
倫納德霸道的替她決定。
「才不要哩!放我下去、放我下去,我不要住在這裡,不要啦!」諺愷,你怎麼還沒來救我?快點來啦!
「由不得你!」要他放她離開,除非天下紅雨。
「臭無賴,你放開我,再不放開,我要咬你囉!」刁妍妡氣沖沖的威脅。
他不理她,繼續往二樓走去。
「放我下去,喂,聽到了沒有?放我下去,可惡,放我下去啦!」她一邊捶打他的肩膀,一邊大叫。
「閉嘴,再吵我就撕爛你的衣服。」
他厲聲警告。
「你敢!」刁妍妡抬起頭,狠狠的瞪他,嬌艷的麗容上堆滿怒氣。
「你說呢?」他眼神邪佞的反問。
「你……你真的很可惡耶!」如果可以,她真想把那對眼睛給挖出來。
倫納德壞壞一笑。「不敢當。」

「你……你沒救了啦!」她氣悶的轉開臉。
就在這時,庭院傳來一陣打鬥聲。
他放下她,她以為可以逃,他卻緊握住她的手不放。
他牽着她走向落地玻璃一采究竟。
庭院裡的一道身影讓刁妍妡安心的笑了。
她的笑容讓倫納德很不開心,因為他知道這個笑容並不是為了他。冷哼一聲,他再次將她抱起。
「啊!」她被他突如其來的動作嚇了一跳。
他轉身,準備回房。
「諺愷,救我,我在這裡,快來救我啊!」刁妍妡扯開喉嚨,大聲呼救。
聽到她的聲音,暴雷動作敏捷的閃過擋住他的路的別墅守衛往屋裡沖。
倫納德沒有回房,一臉氣憤的站在樓梯轉角。
「你快點放我下去,要不然諺愷不會饒你的。」
她雖然很討厭他,也常說要殺了他,但她又矛盾的不希望他受傷。
「偏不!」他說過了,他絶不會讓任何人帶走她。
「你……」
笨蛋!
暴雷衝了進來,怒聲咆哮:「臭小子,放開妍妡.」
「你算哪根蔥,憑什麼命令我?」倫納德神情高傲的睨視解諺愷。
「我不准你看不起諺愷。」
刁妍妡搶在暴雷之前開口。
「你愛他?」倫納德眯起利眸,冷冷的問。
刁妍妡愣住了。
「你說對了,還不快放開妍妡,搶別人的女人很光榮嗎?虧你還是沙塞尼家族的主事者。」
暴雷搶先一步開口。為了要救回妍妡而說謊,他相信依蝶絶對不會怪他的。
回過神,刁妍妡驚訝的問:「你是法國沙塞尼家族的人?」
「沒錯!」他老早就告訴過她了。
「放我下去!」這次她瞪他的眼神不只有怒氣,還有不諒解。
倫納德敏鋭的發現了,皺眉詢問:「怎麼回事?」
「不用你管,放開我,諺愷……」
她討厭他,討厭所有沙塞尼家的人,不只是她,所有索魂成員都對那家子的人懷有敵意。
「別過來,你再過來,我就把她摔下去。」
他得不到的,別人也休想得到。
暴雷欲從倫納德的懷裡搶回刁妍妡,卻被他的話逼得無法靠近。
「算你狠!」臭小子,居然拿日的生命威脅他,可惡!
「馬上滾,要不,我就讓所有人同歸於盡。」
覺得他瘋了嗎?不,他沒瘋,這只是他的手段。
「你……」
暴雷進也不是,退也不是。
「諺愷,你先回去吧!」離不開,這是她早就預料到的。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