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別問我是誰 第 5 頁


明知他這樣做是徒勞的,但不忍心傷害他的感情,也跟在後面四處搜尋着。第2章(3)楊原平幻想著奇蹟會突然出現,然而,隨着太陽不斷升高,希望也離他越來越遠。不爭氣的腿似乎故意跟他作對,一陣陣鑽心地痛起來。驀地,他的
作者:林海鷗 / 頁數:(5 / 99)

暴雨過後,大漠河水流湍急。濁浪捲着一路衝下來的雜物咆哮着向下游翻滾而去。楊原平腿上有傷,走起來很吃力,于家駒不時地去扶他,又時不時地向他問着什麼。沿途只要碰上老鄉,他們就一定要上前問詢。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然而,每次得到的答案都是令人失望的。他們就這樣整整走了一夜。天亮的時候,終於走出了山溝,眼前漸漸變得平緩開闊。王師傅彷彿已經筋疲力盡,招呼大家坐在一塊石頭上,喘着粗氣說:「你們看,前面水流已經很平緩了,要說洪水衝擊,頂多衝到這裡;再往下游,水沖不動了。時尚書屋
所以,我們再往前走,已經沒有啥實際意義了。」
楊原平是搞技術的,也和洪水打過交道,知道這是實事求是的分析。他只是不甘心。他把最後的一綫希望留在這裡,站起身來,一瘸一拐地在河邊仔細尋找。于家駒和王師傅明知他這樣做是徒勞的,但不忍心傷害他的感情,也跟在後面四處搜尋着。時尚書屋
第2章(3)
楊原平幻想著奇蹟會突然出現,然而,隨着太陽不斷升高,希望也離他越來越遠。不爭氣的腿似乎故意跟他作對,一陣陣鑽心地痛起來。時尚書屋
驀地,他的目光觸到了亂石堆上一枚銀光閃閃的硬幣。他几乎撲了上去,一把抓起那枚硬幣,雙手顫抖着把它在手心裡翻了一個個兒,硬幣中心那個醒目的紅點立刻映入他的眼帘。楊原平再也控制不住,雙眼一閉,淚水滴滴答答灑在上面。「天哪!是它!它怎麼在這兒?」楊原平高聲哭喊起來。時尚書屋
于家駒嚇了一跳,飛快地跑過來,扶着他問:「楊先生,您說什麼?」
楊原平雙手哆裡哆嗦地捧着那枚硬幣遞給他,連珠炮般地一口氣傾訴着:「你看,這是我女兒臨走前我給她的硬幣。她就是靠這枚幸運硬幣才有機會和我的兩個鄰居一起去大漠河旅遊區玩的,這中間的紅點是我用實驗室裡提煉出來的食用色素點上去的。我的眼睛不會騙我,不會的!」
于家駒也激動起來:「真是奇蹟!這說明,你的女兒至少上過岸,而且就是在附近上的岸!不然,這麼小的東西不會掉在這裡。」
「沒錯!這也說明她還活着,活着!對嗎?」
于家駒支持他的判斷。王師傅卻顯得很沉穩,不置可否地沉吟了一會兒,建議他們到附近的派出所去尋求幫助,說當地的警察總能有更多的辦法。楊原平也認為這是一條捷徑。三人不敢耽擱,立刻去了大漠河旅遊區派出所。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派出所的同志們也正忙着抗震救災,所長認真地看了楊原平帶來的有關楊陽的照片和一些資料後,遺憾地告訴他目前還沒有什麼消息,但滿口答應會全力尋找。建議他先在小旅館住上一晚,也許明天會有新的進展。時尚書屋
楊原平還能說什麼呢?千恩萬謝地告別了所長,住進一家小旅館。王師傅和于家駒都因為單位有事,和他互留了聯繫地址後分手了。時尚書屋
這一夜,楊原平一直沒有闔眼,思前想後,眼淚不知流了多少,最後在燈下寫了一條感人至深的《尋人啟事》,萬一女兒還沒有音信,他就要把啟事發到附近的各家媒體登載。當然,他期盼着會有好消息。時尚書屋
不幸的是,第2天早上得到的消息卻如同當頭一棒將他擊暈了。當時,他正在所長辦公室裡等候,一個毛頭毛腳的小警察闖進來,沒有注意到他在場,徑直向所長彙報說:山林附近離出事地點不到100米的西北角發現了野獸的足跡,地上還采到了和那小女孩的血型相同的血跡,不排除那小女孩被野獸叼走的可能性。所長已經來不及批評那個莽撞的小警察,因為突如其來的打擊已經使楊原平暈倒在椅子上了。時尚書屋
楊原平只能把最後的一綫希望寄託在媒體上了。他給張慧英打了個電話,問了趙靈的情況,然後又把這裡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訴了她。他覺得找女兒的事情一刻也不能耽擱,便拖着受傷的腿把那份《尋人啟事》送往一家又一家報社,當然,也沒有忘記寄給北京《生活參考報》的記者于家駒。時尚書屋
當他疲憊不堪地回到大漠河農場後,一下汽車就直奔張慧英家接趙靈。進了屋子,張慧英卻並不問他什麼,只是一個人悶悶地坐在沙發上發愣。楊原平覺得有些不對勁,問:「慧英,你怎麼了……李楠呢?」
張慧英指了指小臥室,小聲說:「閙情緒呢。」
楊原平不以為然:「小孩子閙什麼情緒?怎麼回事?」
張慧英看了趙靈一眼:「捨不得離開這兒唄。」
「離開?去哪兒?」
「你忘了我跟你說過的,我想把她送到北京去。」
「北京?」
張慧英點頭:「對,送到她姥姥姥爺的身邊,還找了一個小學校借讀。北京的孩子六歲就可以上學前班了。我要讓李楠從小學一年級起就在北京讀書,將來沒有人會看不起她的。其實,這種想法老李在的時候我就提過,可老李這人你也知道,幹什麼都優柔寡斷的。時尚書屋
他現在不在了,大主意我一個人拿。」
第2章(4)
楊原平沉吟了片刻,說:「慧英啊,老李不在了,你現在又要把女兒送走,剩下你一個人,這行嗎?」
張慧英嘆了口氣:「我根本就不考慮我自己。為了孩子的前途,我必須忍痛割愛,早點做準備。我知道我的條件比你差,只能走旁門左道。我琢磨着,孩子在北京獃得越久,將來辦戶口遷移回去的機遇和理由就更充足一些。時尚書屋
再說,現在我是不能讓她在這個傷心的地方生活下去了,簡直是一場噩夢!」
楊原平低頭不語。張慧英又說:「原平,聽說農場裡有不少北京知青都辦回去了,你為什麼不走?」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