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海火行動 第 9 頁


「我們真的得今晚開車去劍橋嗎,親愛的?」她一邊用右手在邦德左腿上撫摸,一邊問道。「我只想吃過晚飯鑽進你懷裡睡一覺。」沉默了好一陣子,他說這也正是他求之不得的。「遺憾的是,我親愛
作者:約翰·加德納 譯者:張名高 / 頁數:(9 / 84)

「我們真的得今晚開車去劍橋嗎,親愛的?」她一邊用右手在邦德左腿上撫摸,一邊問道。「我只想吃過晚飯鑽進你懷裡睡一覺。」

沉默了好一陣子,他說這也正是他求之不得的。「遺憾的是,我親愛的弗雷德里卡,我們都像是受着清規戒律約束的僧侶……我像個修士,你像個修女。」
「那麼你可是犯下了嚴重的不可饒恕的罪過,邦德修士。」
「說得對,弗莉克修女。非常嚴重的罪過。」
他給劍橋大學飯店打電話,說明他們到達時間要晚一點。接着他們便收拾好行李,離開公寓,到附近一家意大利餐館吃了晚飯。時尚書屋
「我得去劍橋好好散散步,」弗莉克拍着肚子說。「吃了這麼多通心粉……」
「還有牛肉、草毒和奶油。」他搖着手指對她扮鬼臉,她得意地對他粲然一笑。時尚書屋
隔了一會兒,當兩人喝完咖啡後,她開口問道:「詹姆斯,我就不明白,他們為什麼不堅持第1方案——星期一早晨拘捕塔恩夫婦,突擊搜查塔恩跨國集團公司辦公大樓,讓人以為那個會計師——他叫什麼名字來着?」
「多麥克。彼得·多麥克……」
「……讓人以為多麥克也被拘捕了,從那兒抄出所要的材料。他們為什麼不能這樣做呢?你說過,這是最初的方案。」
“我懷疑還是否真的是最初的方案。也許這只是一種備選方案——在緊急情況下迫不得已而用的備選方案。我想這大概是個與政治和金錢有關的問題。我感覺他們對多麥克並不完全信任。時尚書屋

他答應過要提供材料,但他們只是聽M這樣說的。多麥克是M的綫人。『小太陽1號』內部存在着嚴重的互相猜忌、明爭暗鬥。我認為各委員之間都不能互相信任,這也是此類組織歷來存在的問題——四分五裂。時尚書屋
而且,我還懷疑,就連部長恐怕也還得聽命於他人,不能憑自己意志行事。你是否記得那幾句古老的打油詩:
『大蟲吃小蟲,小蟲吃更小的蟲,一直吃下去,永遠無窮盡。』”
「我覺得我們現在的情況正是這樣的。我們實際上是處于中間環節——『小太陽1號』就是這種性質的機構——他們不願意冒風險——尤其是面對像塔恩這樣有錢有勢的人的時候。多麥克已經說過,若沒有他的幫助,他們找不到那些檔案。所以,如果把他們的人都抓起來,檔案和計算機磁帶成箱成箱地從塔恩跨國集團公司運走,你猜我們會發現些什麼?」
「什麼?」
「成群結隊的奸狡善辯的律師,一個能夠消滅一切線索,使人在塔恩跨國集團公司辦公大樓什麼也找不到的機構。咱們的上司老闆們怕得要命的就是塔恩被捕後要不了幾個小時就得釋放,至少是交保釋放,多麥克也就無法兌現自己的承諾。換句話說,這件事情就會徹底砸鍋,很多人就會因此而弄得灰頭土臉。」
弗莉克咕噥了一聲,接着又問:「他們真的相信我們能嚇得他逃匿起來嗎?」
「是的,我們也許能做到。真正的問題倒是他們究竟能不能緊緊盯住他,不讓他銷毀任何確鑿的證據。假如塔恩是我猜測的那種人的話,那他也許會十分狡猾,不留任何讓人能夠追蹤的蛛絲馬跡。在劍橋我們周圍無疑會佈滿安全人員——監視警察、貨車和轎車,帶著一些最新式的精巧裝置,一心想追蹤找到塔恩。時尚書屋
他們是否真能在現實世界中找到塔恩是很難下定論的。他們所想要的只是星期一報紙上的頭條新聞報道麥克斯爵士和塔恩夫人失蹤的消息。當局懷疑是被人謀殺。由於情況可疑,警方便可堂而皇之地派人進入塔恩公司四處翻箱倒櫃地搜查——我們的人也跟着行動——這樣就不會有一大群律師對警方的人嚷嚷着說不能這樣不能那樣的。時尚書屋
每個人都將被迫與警方合作,否則便有犯罪嫌疑。警方的行動只是執行公務,尋找線索,以查明塔恩夫婦是否遭綁架,或者在他的公司內部是否潛伏着更大的陰謀。」
「我覺得這一着倒是有可能奏效。」
「他們可是把希望全寄託在這一着上哩,弗雷德里卡,我也得承認這樣做可能是比較穩妥一些。如果不顧後果地採取盲目行動,那就會引得塔恩的律師顧問團大呼『不公道!卑鄙!別亂來!』而與此同時另外一些人便設法銷毀證據。如今這個時代,要不了幾個小時便可銷毀一切檔案材料。事實上,真正的檔案材料也許並不在辦公樓裡。時尚書屋
我們那位膽小怕事的警察廳廳長其實早已告訴我,塔恩以為自己是刀槍不入的。從某些方面說,他的確有可能是這樣的。」
「那麼,我們該怎樣迫使他逃進窩裡躲起來呢?」
「這就靠我們憑自己的本事儘力而為了。我想我們等到星期天晚些時候行動。也許是在大學飯店裡留個便條,寫幾句閃爍其辭的話,讓他不能不在意。我看我們就應該這麼幹。」
「嗯,」弗莉克思索了一會兒。「請于午夜到那棵乾枯的老橡樹下等我,我有能救你性命的重要情報。」她模仿着發出老太婆的格格笑聲。時尚書屋
「沒這麼充滿戲劇色彩,我想和他面對面地談。反正我們那些出謀劃策的上司們說過他已經將我的名字記錄下來了——從『加勒比親王』號乘客名單中記錄下來的。他們還說他很善於利用機會,對周圍發生的事情無所不曉,只要是他認為對自己有用的人物,他總會注意到,從不會失之交臂的。」
「他不可能那樣無所不能。你使出渾身解數輓救了他的那艘游輪,而且又竭盡全力想救他的一名船員的生命。老天爺啊,詹姆斯,你不會相信他有無所不能的力量吧?」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