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我愛吸血鬼》 第 13 頁


「以後我會留意的,請原諒。」天野似乎在討好對方的語氣。「不過,縱然提早醒過來,時間上難以打發吧!」「我有很多事情要做。」那人說。「那位小姐怎樣了?」「睡着了。」天野說。「今
作者:待考 / 頁數:(13 / 32)

「以後我會留意的,請原諒。」天野似乎在討好對方的語氣。「不過,縱然提早醒過來,時間上難以打發吧!」

「我有很多事情要做。」那人說。「那位小姐怎樣了?」
「睡着了。」天野說。「今晚也在等候伯爵先生的光臨。」
「還有許多時間啊!」
「不錯。房子打掃乾淨了,如何?」
「我沒仔細看。不過,空氣清新啦!」
咦?有子意外之極。難道吸血鬼也不喜歡灰塵和空氣污染?時尚書屋
「她的車還停在外面。」
「什麼?」被稱伯爵的男人嚴峻地反問。「你是說,她還在這附近?」
「多半是吃晚飯去了。」天野說。「她看起來很大吃。」
多管閒事!有子氣得嘟起嘴巴。時尚書屋
可是聽了一會,發現天野和那個伯爵之間並非用「主顧」與「客人」的語氣說話,而是「主人」和「召使」的感覺。時尚書屋
難道天野也被吸血鬼制服了?時尚書屋
有子想起昨天工作完畢準備離開之際,感到天野的樣子有點古怪的情形。時尚書屋
對了,天野還從內側把門鎖上。時尚書屋
「我有事找你。」伯爵說。時尚書屋
「什麼事呢?」
「你做得很好,我想答謝你。」
「那裡那裡!」天野笑了。「只要能為伯爵先生效勞。」
「總之,跟我上樓吧!」
「是!」
傳來上樓梯的腳步聲,從有子的頭上經過。天野的腳步聲跟隨在後……
突然一聲嘩啦,好像有什麼隨風飄揚的聲音。時尚書屋
「啊……」天野發出奇異的叫聲。那個聲音微抖,然後消失了。時尚書屋
什麼事情發生了?有子屏住呼吸。時尚書屋
咚隆……什麼東西跌倒的聲音。然後,從樓梯邊上有水流下來。時尚書屋
細細的綫在有子眼前垂下,然後迅速在地面蔓延開來。時尚書屋
不是水。有子無法制止自己身體的哆嗦。時尚書屋

流下來的是血啊!

我愛吸血鬼

第10章
對話

「天野?」那男的抬起臉來。「你找天野有什麼事?」
「我有點事向他請教。」正人說。「他已經回去了嗎?」
正人帶看亞紀母親給他的名片,來到天野做事的房地產公司。已經下班了,但有兩名職員留下來工作,於是正人進去打招呼。時尚書屋
「天野那廝不在了。」男人說。「他被開除啦!」
「開除?」正人大吃一驚。「為什麼?」
當然,天野被開除的理由跟正人毫無關係,只是聽到太意想不到的消息,不由衝口而問。不過,幸好他問了。時尚書屋
「那廝患了上班抗拒症。」
「喂!不要胡說八道!」裡頭的另一位職員說。時尚書屋
「不是嗎?他肯定患了精神分裂症。我打電話去,他在家。拜訪他,他也在。可是完全不出門啊!」
「天野精神分裂?那麼雄心勃勃的人怎麼可能有精神病?」
「誰曉得。也許他比外表脆弱也說不定。」
聽到這些對話,正人知悉那叫天野的人不太受人愛戴。時尚書屋
「我有要事非要見他不可。可否告訴我,他的地址或者電話?」正人嘗試這樣悅。時尚書屋
「好的。天黑了,大概醒來了吧!」男人笑道。時尚書屋
「天黑了就醒來?」正人的心砰然一跳,「這是什麼意思?」
「那傢伙白天時一直拉緊窗帘關門閉戶,不出外面。一到晚上才來上班……這樣的態度,被開除也是理所當然的啦!」
「他本人怎樣解釋?」
「他說陽光太耀眼,不能出去外面。因此大家開玩笑說,他可能是吸血鬼!」
「使女人哭泣的吸血鬼!」裡頭的男人插嘴說。時尚書屋
「不錯。因為他是花花公子。我也覺得不可思議,像他那種德性怎會受女性歡迎。」
「嘴巴甜呀!普通女人以為他是青年才俊哪!」
他們漠視正人的存在進行對話。時尚書屋
正人已經聽不進他們其後的談話。時尚書屋
吸血鬼!這些人做夢也想不到,他們所說的乃是「真有其事」。時尚書屋
何其不幸。時尚書屋
正人確信,那叫天野的男人已經成為吸血鬼的犧牲品了。時尚書屋
兩名失蹤少年、被殺的大學生、大學生的女友、天野,以及亞紀已經有六個人落入那傢伙的手中。何況,這只是正人所知道的範圍內的事。說不定還有其他更多的犧牲者。時尚書屋
問題在於天野是否已經無可救藥了。無論如何,都有必要查出那位外國貴族的所在。時尚書屋
「這是天野的住址和電話。」房地產經紀給他一張便條。時尚書屋
「謝了,對不起。」正人把便條塞進口袋。「還有,聽說天野先生最近介紹外國人租房子,你們知道嗎?」
「介紹外國人租房子?」對方側側頭。「那廝向來獨來獨往,我不太清楚他在處理怎樣的物業。喂,你知不知道?」
「不,沒聽他說過。」裡頭的男人聳聳肩。「不如直接問他本人更快。」
「說的也是。對不起,打攪你們啦!」
正人走出房地產公司,拿出便條。他要估計看看需要多少時同去找天野。假如現在就去,回來就晚了。時尚書屋
今晚保護亞紀是比什麼都重要的任務。時尚書屋
正人決定先去亞紀家看看再說,於是快步往前。時尚書屋
坐在房地產公司靠裏邊的男人收拾好桌面,站起來。時尚書屋
「怎麼,回去了嗎?」另一個人喊他。時尚書屋
「噢。」
「要不要找個地方喝幾杯?」
「不了。」男人搖搖頭。「我約了牙醫看牙齒。」
「是嗎?我還要留下來一陣子才走。」
「我先走啦!」
坐在裡頭的男人穿好外套,走出外面。時尚書屋
遠遠看見正人的背影。那人跟隨在正人後面,急步走上前去……
血終於停止不流了。時尚書屋
有子蜷縮身體,咬緊牙關,好不容易抑止全身顫抖。時尚書屋
向來頗有膽識的有子,有生以來第1次面對如此恐怖的經歷。天野身上發生了什麼事,她想也不敢想。時尚書屋
總之可以肯定的是,天野已經不能活了。時尚書屋
只要看到流下來的血量,已經毫無疑問,他死定了。時尚書屋
為何殺了天野?他做錯了什麼事?還是傳來奇異的聲音。流水飛濺。唏嗦的相擊聲。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