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我愛吸血鬼》 第 3 頁


」「晤……」正人有點心情沉重的洋子,低頭盯着腳畔。「怎麼啦?無精打采的。」有子已經吃完三文治了。「果然失戀?」「不是那回摹。」「那是什麼?」「我很苦惱。」
作者:待考 / 頁數:(3 / 32)



「晤……」正人有點心情沉重的洋子,低頭盯着腳畔。時尚書屋
「怎麼啦?無精打采的。」有子已經吃完三文治了。時尚書屋
「果然失戀?」
「不是那回摹。」
「那是什麼?」
「我很苦惱。」
「成績不好,考試不及恪?」
「沒有那麼差勁啦!雖然不是名列前茅。」
「那是什麼嘛?」有子一口氣喝光咖啡。「講清楚一點好不好?」
說完,一把捏碎手中的紙杯。時尚書屋
「說出來也可以,你不許笑哦!」
「我笑你?你不說出來,怎知道我笑不笑?」
「說的也是。」正人苦笑。「其實是有關她的事,松永亞紀,我們在交往中,她也是這間大學的,同樣是大二學生。」
「畢竟是為女孩子的事苦惱嘛!」
「可是她並沒有拋棄我,也沒有對我冷淡,否則我不會這麼苦惱啊!」
「光是苦惱,情況一點也不會改善呀!」
「她——亞紀的樣子有古怪。」正人說。時尚書屋
「古怪?怎洋古怪?」
「她受到襲擊。」
聽了正人的話,有子愣了一下,然後臉紅耳赤地憤然宣告:「被誰襲擊?誰做的?我用我的手把他擰碎!」
「謝謝你。不過,我說的襲擊,不是有子你所想的那回事。」
「不然是什麼?」
正人頓了一會,盯著有子,說:「她被吸血鬼襲擊了!」
「啊,平石同學。」
玄關的門開了,一名予人內向感的婦人探臉出來。時尚書屋
「午安。亞紀怎樣了?」
「嗯,她說身體十分疲倦……我叫她去看醫生,她說不要緊,不想去。」亞紀的母親說。「咦,這是那一位?」
「我的朋友。她也想來探望亞紀。」
正人替她介紹站在身後的有子。時尚書屋
「對不起,害你們特地跑一趟。」亞紀的母親道謝一番。「我去通知亞紀。」
正人和有子走進玄關,脫掉鞋子進到屋裡。時尚書屋
母親先上二樓,很快又下來說:「現在好像睡着了。」
「睡着了?」正人頓時臉都白了。「肯定嗎?有沒有呼吸聲?」
「嗯。要不要叫她起來?」
「不,不必了。我只想看看她,失禮了。」

「真抱歉。你們特地跑來。」
「沒什麼。我去看一看她。」
正人催促有子,走上樓梯去。時尚書屋
「你聽見她睡了,為何大驚失色?」有子問。時尚書屋
「噓!因為我以為已經遲了。」
「不要緊嗎?」
「還早。應該還要一段時間。」
「等到什麼地步?」
正人沒有回答有子的問題。時尚書屋
到了二樓,正人輕輕打開亞紀的房門。時尚書屋
「漆黑一片!」有子說。時尚書屋
窗帘拉得緊緊的,好像不允許一點光線進來的感覺。時尚書屋
「光線太耀眼了。」正人喃喃地說。時尚書屋
二人半掩房門,走近床邊。時尚書屋
亞紀身上的毯子蓋到頭部而睡。傾耳細聽,確實聽到輕微的呼吸聲。時尚書屋
正人輕握毯子邊端,安靜地掀開。亞紀沒有醒來的跡象,繼續閉着眼睛沉唾。時尚書屋
「看看這個……」正人低聲說,指一指亞紀的脖子。時尚書屋
有子俯前窺望,看到白皙潤滑的肌膚。時尚書屋
然後,在毛髮的隱藏部分,看見兩個並排的圓孔。時尚書屋
「這個是……」
「被咬過和被吸過血的痕跡。」正人說。「無論怎麼看,都不是蚊子咬的吧?」
有子猛吞一口唾液,點點頭。時尚書屋
——正人和有子離開松永家後,暫時閉口不言。時尚書屋
走了一會,到巴士經過的大馬路,恰好看見巴士來了。時尚書屋
「回去嗎?」正人問。時尚書屋
「不……我要再想一想。」
「也好。」正人點頭,「找個地方坐坐吧!」
有子鬆一口氣似的說:「那就來我家吧!」
「可以嗎?」
「當然。」有子的聲音終於振作起來。時尚書屋
坐上巴士時,正人說:「好極了。」
「什麼事?」
「我擔心你會取笑我的。」
「說真的,連我也還不能完全理解。」
「我知道,那是當然的。」
巴士很空。二人走到最後面的位子並肩而坐,橫豎要去的地方是終點之故。時尚書屋
「是幾時開始的?」
「三天前。我開車跟大學的朋友去喝酒,就如平常一樣。」
「你還是不能喝酒?」
「聽說你是酒豪,對嗎?」
「好失禮!我只是嗜好程度罷了!」
聽了有子的說法,正人終於露出笑臉。時尚書屋
「那晚,我必須送一名醉得不省人事的女同學回家,於是亞紀一個人回去。假如我送她一程就好了……」
「現在後悔有什麼用?那麼,她記不記得?」
「不記得。」正人搖搖頭。「可能她已忘掉髮生過什麼,不過,說不定她記得。但是不想說。」
「不想說?」
「是啊!如果是後者就糟了。」
「為什麼?」
「她不想說,表示她在掩護襲擊她的傢伙。換句話說,她可能成為那傢伙的夥伴了。」
「吸血鬼的夥伴?」有子緩緩地搖頭。「正人,告訴我一件事。」
「什麼事?」
「為何你如此輕易的相信她受到吸血鬼的襲擊?」
正人突然躲開有子的視線。「當然,通常是不應該輕易相信的。可是——我的母親也一樣,她是被吸血鬼襲擊而死的。」
有子愕然凝視正人。時尚書屋
巴士內亮燈了,窗外黑夜降臨了……

我愛吸血鬼

第3章
情人

樓下傳來聲響。時尚書屋
「大概是我爸爸。」有子站起來。「請別介意。」
「已經很晚了,我要告辭啦。」
「沒關係。我把晚飯熱一熱就可以了。」
有子走出自己的房間,噔噔噔下樓去。她那體重不輕的大身體使樓梯吱吱作響。時尚書屋
「怎麼,你在樓上啊!」有子的父親宮澤和市一邊說,一邊脫工作服。時尚書屋
「嗯。吃不吃晚飯?」
「好。外面有鞋子,誰來了?」
臉部曬黑了的宮澤隨意望望二樓。時尚書屋
「男人!」有子說。把飯碗放進電子翩爐,按了掣。時尚書屋
「男人?對你而言,稀罕哪!」
「在意了?」有子在煤氣爐上弄熱味憎湯。時尚書屋
「你趁早嫁出去,我好放心。」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