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我愛吸血鬼》 第 6 頁


「我知道,我會召集人手。」「可是……」「我家是個小工廠,因為不景氣,現在什麼都做。我在大學和公司裡做過幾次清潔工作,工具齊備。」男人嚇得直眨巴眼。「你真的願意幫忙?那就
作者:待考 / 頁數:(6 / 32)

「我知道,我會召集人手。」

「可是……」
「我家是個小工廠,因為不景氣,現在什麼都做。我在大學和公司裡做過幾次清潔工作,工具齊備。」
男人嚇得直眨巴眼。「你真的願意幫忙?那就太好了。」
「當然願意。」有子補充一句。「但要合理報酬。」
男人笑了,「你很風趣。好吧,條件可以商量。」
有子微笑,「清潔工作交給我吧!幾時有得商量?」
「你相當能幹呢!」
「身強力壯嘛!」
「好吧!明天打電話給我如何?」
男人出示名片。時尚書屋
「我可以提出報酬嗎?」
「由你決定好了。只要合理一定付錢!」
「承蒙關照!」有子說。時尚書屋
男人是房地產公司的人,名片上面寫的是「天野昭夫」。時尚書屋
一個入時,有子將名片塞進牛仔褲的口袋,喃喃自語:「真多事。算啦,反正也是工作。」
實際上,自己不是正式的清潔業者,沒有定期找到工作的門路,只能這樣尋找單獨的工作。時尚書屋
何況,怎樣說都只是「副業」而已。時尚書屋
當然,站在有子的立場,她是儘量設法幫正人一點忙,這才迫不及待的接受這份差事。時尚書屋
毫無證據可以證明這幢空置的大洋樓與命案有關。時尚書屋
可是,遇害的大學生所乘的車子,恰好停在洋樓的後門。時尚書屋
假若留在車內的血跡是那位大學生的女朋友的話——
有子自己也覺得不可思議,何以如此輕易的相信「吸血鬼」之談。時尚書屋
畢竟因為從小認識正人的緣故?正人絶對不是迷信的人。時尚書屋
說到迷信方面,有子多少有點相信「超能力」之類的傾向。時尚書屋
正人經常用清醒的眼光看事物。這樣清醒的正人居然相信有「吸虛鬼」。跟他青梅竹馬的有子只能相信正人了。時尚書屋
況且,松永亞紀的脖子上有傷痕……確實,看起來很像被鋭齒所傷。時尚書屋
告訴正人吧!如果有必要,今晚碰面也可以。時尚書屋
有子邁步往前。時尚書屋
將近黃昏,四周逐新微暗下來。時尚書屋
噠、噠、噠,傳來小步的腳步聲。冷不防有人捉住有子的手。時尚書屋
「哇!」有子大叫一聲。對方反射地鬆開那隻手,然後奮身衝向前方。時尚書屋

一個小男孩。時尚書屋
從背影來看,大概十四五歲。不稍一會,就在某個轉角處消失了蹤影。時尚書屋
「究竟怎麼回事?」
有子獃若木鷄,打開掌心。時尚書屋
一張皺巴巴的紙塞在她手中。時尚書屋
攤開來看,有子嚇獃了。時尚書屋
孩子的歪斜字型寫着:「不要進去那間空家,你會被殺!」
「剛纔那孩子寫的嗎?」
有子慌忙奔上前去。時尚書屋
可是,她對這一帶的地理不熟,走了一會就放棄了。時尚書屋
那個小男孩到底是誰?有子繼續往前走,四周更加暗了。時尚書屋
假如吸血鬼就如傳說一股,隨着太陽下山而醒覺的話。這時可能恰好在棺材裡張開眼睛了……
撲一聲,她的肩膀被人捉住。時尚書屋
「哇!」有子又發出驚呼。時尚書屋
「你在這裡幹啥?」
回頭一看,正人站在那裡怔怔地注視她。時尚書屋

我愛吸血鬼

第5章
人手問題
「原來是你,正人!」
有子如釋重負般拍拍胸口。時尚書屋
「你在這個地方幹什麼來着?」正人問。時尚書屋
「好無禮!我去過你家喲!我想知道你怎樣了。剛巧你不在,我猜你會不會去了女朋友的家……」
「晤,剛纔正是去她家。」正人說。「對不起。我不曉得你去我家。」
「我見到伯母了。她很溫柔嘛!」
「嗯,很好的人。」正人說,表情驀地落落寡歡起來。「不過,我真正的母親更加溫柔……」
有子不知說什麼才好。正人嘆一口氣。時尚書屋
「我要回去了。有子,你怎樣?」
「無所謂。」有子說。「上酒店嗎?」
正人嚇得瞪大眼睛。時尚書屋
「哈,看你臉都白啦!」
「哎,不要開玩笑嘛!」
「正人,你有跟女朋友上過酒店嗎?」
「為什麼告訴你?」正人把臉扭過一邊去。時尚書屋
有子認為有必要說些輕鬆的話題。時尚書屋
「那麼,咱們去喝一杯如何?」有子拍拍正人的肩膀。時尚書屋
於是二人走進咖啡室去喝「一杯」咖啡了
「竟然發生那種命案?」正人聽了有子的敘述,皺眉頭。「一定是吸血鬼的所作所為!」
「正人。」有子擰擰頭。「我想還是不要太大聲講『吸血鬼』的好。萬一被人聽見,怕會引起不安啊!」
「說的也是。」正人聳聳肩。「不過,一定沒有人信以為真的。」
「她的情形怎樣?」有子問。時尚書屋
口中的她,當然是指被吸血鬼襲擊的松永亞紀。時尚書屋
「她還在沉睡,好像逐漸複原了。」
「哦。不是很好嗎?」
「不能粗心大意。」正人說。「亞紀第1次是在外面受襲的,可是現在她在家裡。」
「這有什麼相干?」
「吸血鬼那傢伙,必須受邀請一次,否則不能進入別人的家裡。」
「啊,原來這樣。換句話說,亞紀小姐沒有邀請它去家裡了。」
「它一定很想去找亞紀,只是苦無門路。光是襲擊一次的話,它不能使亞紀乖乖就範的。」
「那麼,只要留在家裡,她就沒事了。」
「大致上是的。但是不能疏忽!」正人重複地說。時尚書屋
「那傢伙一定因着不能去亞紀那裡,所以取代而襲擊那部車子。」
「當時那男的是否帶了女友在一起?若是這樣,大概被它帶去什麼地方了。」
「你說遇害的男孩是被人摔死的?那傢伙力大無窮啊!」
「正人。」有子擔心地說。「愈來愈嚴重了。有什麼辦法應付沒有?」
「總之,必須查出它的所在地。」
正人慢吞吞地喝着咖啡。時尚書屋
有子想說什麼似的猶豫不決。時尚書屋
「什麼事?」正人問。時尚書屋
有子搖搖頭。「沒什麼。不知失蹤的孩子找到了沒有?」
「好像還沒找到。一定救不到了。」
「為什麼?」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