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我愛吸血鬼》 第 7 頁


「那傢伙一定長期渴血,從遠地方來的。為了製造同伴,它得一點一點的吸別人的血,可是時間來不及呀!於是一次過把血吸光,使對方極度貧血而死!」有子覺得不寒而怵,當然這些話使她驚怵,可
作者:待考 / 頁數:(7 / 32)

「那傢伙一定長期渴血,從遠地方來的。為了製造同伴,它得一點一點的吸別人的血,可是時間來不及呀!於是一次過把血吸光,使對方極度貧血而死!」

有子覺得不寒而怵,當然這些話使她驚怵,可是正人說得理所當然的語調也令她感到衝擊。時尚書屋
「正人。」有子說。「你說你母親——被襲擊的事,到底是怎樣的情形?」
正人沉思片刻,終於開口說:「給我一點時間。下次再慢慢告訴你,現在我不想提這件事。」
「好的。不要勉強。」有子說。「回去了嗎?」
二人離開咖啡室,走向車站。時尚書屋
「有子,害你擔心了,對不起。」
「不必客氣!」有子笑嘻嘻地說。時尚書屋
「我——」正人欲言又止,插搖頭。「不,沒什麼。」
二人各懷心事,走在夜道上。時尚書屋
「三十五萬啊!」
房地產公司的天野聽了有子表示的數目,想了一會。時尚書屋
「怎麼樣?」有子探前身體。「我保證做得很好。因為我喜歡乾淨,雖然是做生意,我也必然做得徹底乾淨,絶不馬虎了事!」
有子直接上公司來找天野。她想,若要認真的談成這樁生意,必須親自商量才行。時尚書屋
宮澤和市見到女兒緊張的樣子,拍拍胸膛說:「人手包在我身上!」
天野考慮一會,點點頭。時尚書屋
「假如工作效率好,一點也不貴。」
「那麼,可以簽約了嗎?」
「等一下。你認為需要幾天工夫?」
「只要給我三日時間……」
「兩天行不行?」
「兩天?」
這可不是輕鬆的工作。怎麼說,庭院和建築物本身都荒廢多年了。時尚書屋
「假如兩天內可以做完的話,我出四十萬!」天野說。時尚書屋
「四十萬!」
「此外,長期契約也可以。」
這種時候,有子不會說,我先回去跟爸爸商量之類的說話,即刻挺起胸膛表示「好!包在我身上!」
「一言為定。」天野眉開眼笑,「你這女孩倒是靠得住,這件工作指望你啦!」
「瞧我的吧!」
有子用力回握天野的手。天野痛得皺起眉頭。時尚書屋

天野端茶款待,有子吸一口氣。時尚書屋
「到底是誰買了那幢別墅?價值不菲吧!」
「外國的貴族。住在這麼物價高昂的國家雖然不容易,而他好像有什麼事情非辦不可,所以干裡迢迢的搬來了。」天野說。「其實,我也沒有見過他。」
「好像神秘兮兮的,真有趣。」有子說。「那位貴族還沒來嗎?」
「噢。就快抵達日本的了。所以在這個周末屋主人伙以前,必須做好修理工作。」
「因此急着找人清潔啊!」
「是的。裝修工程等等,也許會有一部分地方出現骯髒——」
「我會收費便宜一點。」有子立刻說,天野大笑起來。時尚書屋
「那麼,我明天就開始工作了。」有子欠欠身。時尚書屋
「啊,對了。」天野想起什麼似的。「只有行李先送到了。」
「那幢房子的行李嗎?」
「嗯。沒法子,目前先擺在地下室。請你們不要用手碰。」
「知道。」有子點頭。「可不可以掃掃灰塵?」
「不,那也不行。總之,可以不必打掃地下室。這是對方的意思,不要碰行李。」
「是不是放了十分貴重的物品?」
「不清楚。因他是外國的賈族,特別是歐洲的貴族之故。也許擁有相當值錢的東西。」天野嘆一口氣。時尚書屋
「光是一幅畫,可能就是窮我一生也賺不來的數目……」
「那麼,萬一有所遺失就糟糕了。」有子說。「地下室的入口可不可以上鎖?」
「可以的。」
「請先鎖上好了。否則有什麼事時,對大家不好。」
「OK。明天早上八點鐘,我到那邊去。」
「我會召集工作人員等候大駕!」
有子站起來深深一鞠躬。時尚書屋
回家途中,有子轉去父親所在的公司。時尚書屋
運氣好的話,父親會請吃一頓,同時她想確定人手是否足夠。時尚書屋
結果,她沒把清潔洋房的事告訴正人。時尚書屋
為什麼不告訴他?她問自己。理由之一,她沒有證據證明那間洋房有古怪。其二二,她想幫忙正人解決苦惱。時尚書屋
洋房的主人還沒到,地下室的行李先到了,而且不准碰。不過,聽說屋主是歐洲貴族,恰恰好符合吸血鬼的形象。時尚書屋
兩天之內必須徹底做好清沽工作,時間倉促,但是總可以查出有無類似的痕跡吧!
「爸爸!」
來到公司的大廈前面時,遇見父親快步走出來。時尚書屋
「有子!有好消息啊!」
「怎麼啦?瞧你喜不自禁的樣子。」
「高興得想眺啊!」宮澤的臉因興奮而漲紅。「工廠再開了!又要恢復生產啦!」
「真的?太好啦!」
「海外的工廠受到游擊隊攻擊影響,變成零件不足。我們福自天降啦!趕快回去召集員工,馬上開工!二十四小時體制去做!假如附近有人投訴,假裝不知道好了!」
見到父親如此緊張的模樣,真是久違的事。當然有子也很高興。時尚書屋
「可是,明天和後天的清潔人手呢?替我召集了沒有?」
宮澤愣了一下,「糟糕!忘掉了!」他搔搔頭。「看來不可能了。現在工廠需要用人,越多越好!」
「等一等!」有子焦急了。「我剛剛跟人簽了約!」
「能不能取銷?大不了付毀約貨,工廠方面賺的比較多啊!」
「我知道……」
有子明白父親的意思。但她在意的不是錢的問題,
而是不喜歡答應了別人不做事。也許是性格使然吧!
「好吧!」有子聳聳肩。「沒法子,我去想辦法召集人手好了。放心!」
「抱歉!」
宮澤像故學後回家的小學生似的,高高興興地走開了。時尚書屋
有子嘆一口氣,自言自語。時尚書屋
「話是這麼說……我到那兒去找人?」

我愛吸血鬼

第6章
樓上的人
「你在玩什麼把戲?」
聽到吃驚的聲昔。有子抬起臉來。時尚書屋
「噢,正人。」
「什麼正人不正人的。這是什麼玩意?」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