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被妻子謀害的男人 第 1 頁


一7月下旬的一天晚上,天氣異常悶熱煎人。住在東京都世田谷區A 街的倉回醫師接到了護士轉來的電話:「先生,有急患。」「誰?」「說是×街1—488號的藤井。」醫
作者:[日]松本清張 / 頁數:(1 / 5)



7月下旬的一天晚上,天氣異常悶熱煎人。住在東京都世田谷區A 街的倉回醫師接到了護士轉來的電話:「先生,有急患。」
「誰?」
「說是×街1—488號的藤井。」
醫師放下手中正翻闊的書,站起來迅速地查閲病志卡,可是,沒有查到那個人的名字。醫師撥動電話衝著電話筒大聲地問:「喂、喂,是叫藤井嗎?」
「是的。以前沒有病,所以沒請醫生診察過。……。我丈夫剛纔忽覺不適,大概是心肌梗塞,起不來了。時尚書屋
打擾您了,能來一下嗎?」
對方是一個清脆悅耳的女人聲音,她揣測着醫師的心情回答着。時尚書屋
醫師看了看手錶,是8點24分,說了聲「我馬上去」,放下了電話筒後,拿起診具和幾份死亡診斷書用紙等物品放到皮包裡。時尚書屋
醫師自己駕駛着車帶著護士,按照電話裡說的地址急速行駛,不到10分鐘就找到了那裡,附近黑暗寧靜,只有一家大門的燈還亮着,醫師和護士下車後按了那家門鈴。時尚書屋
「麻煩您了。」
迎出來的是一位30歲左右的主婦,窄小的臉上顯得眼睛格外大,醫師想:「真是一副容易留下印象的長相」。時尚書屋
這是一戶有4個房間的單獨住宅,通過走廊裡面左側的第1個房間是書房,書房中三面牆壁擺着書架,東面對著窗戶放著一張辦公桌。一個男人就倒在辦公桌前鋪着廉價地毯的地板上,椅子也橫倒着。時尚書屋
醫師從皮包裡拿出診具,診察了脈搏、瞳孔、心臟,然後向屍體鞠了一躬,向死者的妻子作了不幸的宣告。她突然撲到死者的身旁,失聲痛哭起來。時尚書屋
「正象您說的那樣,是心肌梗塞。」醫師說明了死因。時尚書屋

醫師環視了一下屋內,死者穿著浴衣式的睡衣,辦公桌上有本厚厚的書打開着。時尚書屋
他近前仔細一看,那是一本F 社出版的百科辭典,左頁第1個條目是「神經性失明」,右頁是印滿了「星圖」的圖解。醫師想:噢,可能是在查閲「星圖」的時候,心肌梗塞發作了吧?時尚書屋
「平時心臟就不好嗎?」醫師問道。時尚書屋
勉強忍住哭泣的死者妻子用顫抖的聲音答道:「是的,不是特別好。可是以前沒發作過呀!」。時尚書屋
「是在查閲什麼資料嗎?」
「8點鐘以前,我丈夫一直在別的房間,鋪着被子躺着。忽然說要查閲點資料,就到書房去了。我留在那個房間看報紙。大概過了10分鐘左右,傳來東西倒下的聲音,我馬上跑過去。時尚書屋
這時,他已經倒在地板上了,怎麼呼喚也不答應,一看臉,眼珠都不動了,所以馬上給先生打了電話。」
「您的丈夫睡覺時,心情不好吧?」
「不,因為在今天下午以前,他們進行了三天的絶食鬥爭,太疲倦了。」
儘管對方說話聲音很低,醫師還是很吃驚。時尚書屋
「絶食鬥爭!您的丈夫嗎?是哪個公司的糾紛?」
「不是公司的糾紛。您從報紙上也許看到了。我丈夫是東都中央學校的教員。」
她平靜地回答。時尚書屋
醫師聽了這話,感到困惑不解,但還是表情堅決地說:“夫人,您丈夫的死因確實是心肌梗塞,決不是撞死。但是為了慎重起見,我想再請一位醫師會診一下。時尚書屋
如果夫人沒有合適的人,我打個電話請一位認識的醫師。“

趕來會診的醫師聽了倉田醫師的介紹又檢驗了死者以後說:「還是應該報告警察為好,雖然不是橫死,也有通知警察的必要。」兩位醫師對死者目前的處境,以及周圍的事情取得了一致的意見。時尚書屋
關於「絶食鬥爭」的糾紛是這樣的:死者,藤井都久雄,世田谷區××銜的東都中央學校的高中教員。這所私立學校創立30年來,一直以文明、自由主義而著稱。但是,最近這個學校發生了騷亂。前任校長逝去後,校長的侄子和實際經營學校的總務部長開始了爭奪繼任校長權的鬥爭。時尚書屋
學校的騷亂,教師、家長也都分成兩派,糾紛不斷擴大,隨着鬥爭激化,站在總務部長方面的教師們在學校的正門旁,搭起帳篷,舉行絶食鬥爭。並張貼聲明,宣佈「鬥爭一直繼續到他們所反對的校長的侄子放棄野心時為止。」,報界也報導了此事。教師的絶食鬥爭是罕見的,所以受到了社會的關注。時尚書屋
但是,有關方面認為絶食鬥爭是過火行為,理由是快要放暑假了,在一個月的假期裡可以充分地進行磋商,用不着進行絶食鬥爭。對於這種指責,罷工小組反駁道:現在,正是鬥爭氣勢上漲的節骨眼上,壓下去就會失去勝利機會。一個月的假期裡對方不知會想出什麼鬼主意來離間瓦解,就會使鬥爭導致失敗。所以,在酷暑炎熱中,5名教師躺在帳篷裡開始了絶食鬥爭。時尚書屋
其中有藤井都久雄,38歲,是最年長的一個。時尚書屋
絶食鬥爭的第3天,由於校長的侄子怕再擴大糾紛,造成社會影響,終於表示辭退。絶食鬥爭獲勝。然而藤井都久雄的死就發生在絶食鬥爭獲勝的當天晚上。即出租汽車于下午5點左右送他回家,8點突然死亡。時尚書屋
經診斷是正常的死亡,但因為有以上所說的特殊情況,所以醫師們考慮他的突然死亡,有可能引起外界的疑惑,必須慎重處理。時尚書屋
倉田醫師得到會診醫師的同意,馬上給管區的警察署掛了電話。時尚書屋
警察署接到報案,當即答覆:「我們馬上就到。」
30分鐘左右,警察署的車子到了。警部補、勘查員、法醫忙碌起來,房間一下子森嚴起來。正常死的遺體簡直象橫死的屍體了。時尚書屋
法醫蹲下身子,仔細地檢查了屍體,然後站起身,走到警部補的身旁,耳語似地說:「還是心肌梗塞。」警部補點了點頭。時尚書屋
警部補是個三十二三歲的精明人,剪短頭,疏淺眉,慢條斯理地說話聲和他那張臉很相稱,他遞給倉田醫師的名片上印着「矢島敏夫。」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