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被妻子謀害的男人 第 2 頁


矢島警部補對守在藤井都久雄身邊的妻子表示慰問後,說:「您丈夫的死因是心肌梗塞,但為了更加慎重起見,我想要問幾個問題,這只是為弄清情況起點參考作用,請您不要介意。」藤井的妻子,已
作者:[日]松本清張 / 頁數:(2 / 5)

矢島警部補對守在藤井都久雄身邊的妻子表示慰問後,說:「您丈夫的死因是心肌梗塞,但為了更加慎重起見,我想要問幾個問題,這只是為弄清情況起點參考作用,請您不要介意。」

藤井的妻子,已成為遺孀的女人抬起大眼睛,瞟了警部補一眼,馬上垂下眼皮點了點頭。時尚書屋
「您丈夫乘出租汽車回家時是午後5點左右,那時的情況怎樣?」
「由於三天的絶食鬥爭,已經相當虛弱了。一進屋就說要睡覺,所以我為他鋪了被。」
主婦仍象跟倉田醫師在電話中聽到的那樣清脆的聲音回答着。只是站在一旁聽比直接聽更清脆悅耳。她接著說:「在回來之前,請校醫給他注射了葡萄糖加維生素,還有強心劑。我勸他喝點牛奶、生鷄蛋和粥。時尚書屋
我想一下吃得太多不好,所以給得很少。飯後過了有一個小時,他說好多了,然後說要查點兒資料,就穿著睡衣到書房去了。我制止他說不要太勞累了。可他不聽,說」馬上就完「,隨後就去書房了。時尚書屋
因為平時他不願讓別人到他的書房打擾他,所以我就在另一房間內看報,還不到10分鐘,忽然從書房傳來了東西倒下的聲音,我急忙跑過來,看到他就這樣倒着。」
「校醫給他治療過了?」矢島警部補反問了一句。時尚書屋

「您丈夫過去有心臟病嗎?比如,心悸亢進啦、心血管狹窄啦……」
“沒有。只說一喝酒就心悶,所以平時不喝酒。因此,我想可能心臟不太好吧!
可是沒有病。“
「這次絶食鬥爭是自願參加的嗎?」
「他說這是為了學校的前途,必須拚命地干。」
「要找的資料是這個嗎?」
警部補看了一眼已打開的百科辭典。左頁是從「神經性失明」開始,右頁都是「星圖」的圖解。也就是說從「神經性失明」這一條目翻到「星圖」這一條目時,藤井摔倒的。時尚書屋
「是查閲星圖嗎?」
警部補說的和倉田醫師想的一樣。時尚書屋

「我不知道。」
「您丈夫有要好的同事嗎?」
「有,筒井、山岡、森老師……」
警部補在記事本上記下了這些人的名字。時尚書屋
「在這次騷亂中,這些同事都和您丈夫採取同樣行動嗎?」
「是的。森老師和山岡都是絶食鬥爭小組的。」
警部補的眼光又一次投向桌上的百科辭典。那本書特別厚,並且具有華麗的封面裝幀,警部補拿起那本書,看著書脊上的燙金字。在旁邊的倉田醫師也注視着那行字,標示着內容條目的頭尾假名「しら→そうおん」。時尚書屋
「真是一部好書啊!」
警部補讚歎着把書又放在桌上,同時回過頭來查看了一下書架,相同裝幀的辭典10多冊都擺在書架上,書脊上標有不同假名的燙金文字閃閃發光。時尚書屋
「那麼,夫人的名字怎麼稱呼?」
「我叫藤井瀧子。」
「一起居住的家屬還有誰?」
「沒有小孩,只和丈夫兩個人生活。」
矢島警部補深鞠一躬,說道:「告辭了。這樣就夠了。遺體請依尊意入葬吧。」
遺孀瀧子默默地點點頭。此時她的態度已完全恢復了正常。時尚書屋
警部補又用平淡的聲調對倉田醫師表示感謝並說:「先生,請給開一張死亡診斷書。承蒙您的幫助,不勝感謝。」對於倉田醫師來說,有點譏諷的感覺。雖然沒有取得什麼結果,但向警察報告他絲毫不後悔。時尚書屋
多加小心,今後不會出現問題,對於這一點,倉田醫師是滿足的。時尚書屋
每天的生活匆匆而來又匆匆而去,但是,對於藤井的死這件事已經深深地埋沒在倉田醫師的記憶中,久久不能忘懷。30天過去了,倉田醫師猜想藤井都久雄的安葬式一定順利地結束了吧!
有一天,一名患者請倉田醫師出診,是一個十六七歲的女孩子,說肚子疼,父母擔心是闌尾炎。經過檢查,只是腸炎,患者和父母都放心了。忽然,醫師看到患者枕頭邊,放著譽寫印刷的小報。「東部中央學校」的報頭挑選了醫師的眼帘,最能引起醫師注意的是看到了《悼念藤井先生》這一標題。時尚書屋
「啊,你是這所學校的學生嗎?」醫師問,少女點了點頭。時尚書屋
「讓我看看,可以嗎?」
那夜的記憶又浮現在倉田醫師的腦海中,因心肌梗塞致死的藤井都久雄的面容和他妻子那又大又黑的眼珠。醫師大略看了那張校報,問患者:「你已經讀過了嗎?」
「是的,讀了好幾遍。光躺着太無聊了。」女學生回答。時尚書屋
「那麼,請借給我吧。很有趣,想帶回去好好看看。」
「不,一點沒有意思。不過,先生,想看就送給您吧。」

「東都中央學校報」是摺疊的小報,封面是《追悼藤井先生》專刊。這份小報充分體現了學校師生對追悼絶食鬥爭後立即身亡的藤井都久雄先生的敬意。悼文的作者多是他的同事,通過回憶往事,以寄託哀思。當然沒有寫他是因絶食鬥爭的疲憊而死亡,可是都滲透着悲哀的氣氛。時尚書屋
悼文中有兩件記事引起了倉田醫師的注意,第1件是筒井教師寫藤井都久雄是一位勤奮好學的人。文章記載道:「藤井先生年輕時,曾在家鄉小學校當過代課教師。關於他奮然捨棄家鄉,進京求學,還有一段有趣的插曲。有一次,先生站在講台上,坐在前排的淘氣學生們總搗蛋。時尚書屋
先生認為所以搗蛋,是因為自己畢竟是個代課教員。他決心當一名稱職的教師,所以進京求學,這是我們直接聽來的。」
第2件是森老師寫的。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