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被妻子謀害的男人 第 3 頁


「藤井先生是一位鑽研心很強的人,他想研究一個問題有股必須立刻動手堅韌不拔的勁頭兒。在絶食鬥爭的第3天,也就是最後一天,藤井先生躺在我旁邊,藤井的那邊是山岡先生。我無意中聽到山岡先生
作者:[日]松本清張 / 頁數:(3 / 5)

「藤井先生是一位鑽研心很強的人,他想研究一個問題有股必須立刻動手堅韌不拔的勁頭兒。在絶食鬥爭的第3天,也就是最後一天,藤井先生躺在我旁邊,藤井的那邊是山岡先生。我無意中聽到山岡先生問藤井先生,『你知道續日本紀的編者管野真道的簡歷嗎?這是學生提出的問題。』於是,藤井先生說:」查查看吧。時尚書屋

‘我覺得先生突然死在書房,可能是因為先生一想起這事立刻就想查閲這方面資料,所以不顧疲勞,而去書房查閲管野真道的事。“
讀了這段記事,倉田醫師陷入了沉思。百科辭典翻開的那頁是「星圖」,而沒有管野真道那一條目。但是,森老師寫的肯定是真實的。經過三天的絶食鬥爭已經筋疲力盡的藤井都久雄喝點粥、牛奶、鷄蛋、又躺了二三個小時,說稍有點力氣,就到書房去了。時尚書屋
這正如森老師想象的那樣,為要查閲而取下百科辭典。但是,為什麼翻到「星圖」?有什麼必要查閲「星圖」呢?時尚書屋
倉田醫師對這個疑問抱有極濃厚的興趣。為了慎重,他想查閲與那本相同的百科辭典。當然不能去藤井家借,所以只好上圖書館去看看。時尚書屋
醫師儘快地結束了繁忙的往診,繞道來到了20多年沒有光顧的上野圖書館。向工作人員一說,就借到一本同樣的有「星圖」的那種辭典。它是第7卷,有「しら→そうおん」的燙金字。是和當時放在藤井都久雄桌上的相同的一卷。時尚書屋
倉田醫師翻到「星圖」一頁,右頁是「星圖」的圖解,左頁是從「神經性失明」
開始,當然絲毫不錯。試查看那頁的條目有:「神經性失明」,「精神療法」,「瑞士」「星圖」,這些詞條與藤井都久雄要查的續日本紀的編者「管野真道」都不相干,真是百思不得其解。時尚書屋
倉田醫師走出了圖書館。迎着烈日,向鶯谷方向漫步,在倉田醫師的腦海中,又產生一個奇妙的念頭。時尚書屋
校報上寫的藤井都久雄的發奮動機——「淘氣學生的惡作劇」是怎麼回事呢?時尚書屋
這與其說是個疑問,還不如說是更接近好奇心。雖說有點離奇,但不弄清不罷休的心潮此時此刻湧上了倉田醫師的心頭,他訣寇親自找筆者筒井先生談談。時尚書屋
學校剛剛開學上課。倉田醫師打電話給筒井老師,筒井老師同意會面。在學校的客廳裡,筒井先生一邊同醫師打招呼,一邊說:「好吧,我這就同你談談藤井年輕時做代課教員的情況。」

藤井都久雄的死亡確實是心肌梗塞正常死亡。這是不容懷疑的。無論是會診的醫師,還是警察對屍體進行檢驗,都得出這個診斷。但是倉田醫師總無法擺脫一種疑惑之感。時尚書屋
他並不懷疑自己的診斷,沒有錯。三名醫生所見相同,這是不能動搖的。時尚書屋
儘管這樣,還是擔心什麼地方不對頭,也許是錯覺。可是。即使經過幾次精確的驗算,得出相同的答案,也不免會出現不引人注目的錯誤,這種念頭總是縈繞在醫師的心頭。時尚書屋
這種擔心從何而來呢?時尚書屋
不知為什麼,那次絶食鬥爭引起了醫師的注意。藤井都久雄由於三天的絶食鬥爭筋疲力盡。這事實猶如清澈的藍天飄着幾片浮雲一般,給倉田醫師的心罩上了陰影。不,就象毒絲一樣,擾亂那平靜的心,真是令人費解。時尚書屋
但是醫師強烈地感到,要消除費解、茫然不安的關鍵就在那本百科辭典中。時尚書屋
倉田醫師在百忙之中又舉步去圖書館了。誇張地講,彷彿去探求什麼真理。時尚書屋
他借到百科辭典第7卷,翻開「星圖」,也就是藤井都久雄死前打開的那一頁。時尚書屋
「神經性失明」,「精神療法」,「瑞士」,「星圖」,無論看哪個條目,也弄不清藤井都久雄翻此頁的目的。和上次一樣,這次還是沒有弄明白。時尚書屋
倉田醫師心不在焉地望着窗外,明亮的陽光熱射在博物館的青銅屋脊上,好一幅古典優雅的是致,都引不起醫師的興趣。他失望地合上辭典審視着、思考着,無意之中看到了書脊上的燙金字「しら→そうおん」,它告訴讀者,這個辭典所收的條目是「し」的結尾部分到「そ」的開始部分。時尚書屋
他忽然想起什麼來了,自言自語地說:「し→そ」就是說「す」的條目也在其中。按「あいうえお」的順序,這本第7卷收錄著「しすせそ」的條目。以前,執着在「星圖」上,所以忽略了這理所當然的事情。醫師頓開茅塞、喜形于色。時尚書屋
倉田醫師又一次打開書,翻閲着「す」部。有、有了!「管野真道」的條目清清楚楚地寫在這裡。時尚書屋
「這麼說……」,倉田醫師心中默默嘮咕着,「藤井都久雄還是查管野真道的,起碼是要查的。因此才從書架取下這本書翻開。但是翻開的地方是」星圖「,究竟是什麼原因呢?翻到」星圖“的原因,仍舊是個謎。時尚書屋
他反覆地思索着:或許是求他查閲資料的教員還有別的委託,他想拜訪一次「東部中央學報」中提到的山岡先生。次日,倉田醫師到學校走訪了山岡教員。山岡教員三十四五歲,很機智。他搔搔頭說:“不,向藤井先生問管野真道的情況的確實是我。時尚書屋
在絶食鬥爭之前,學生問我管野真道的事,我一直沒有解答。那天忽然想起,由於我無任何資料,就請教藤井先生。我和先生關係很融洽,經常給先生添麻煩。因為騷亂結束就要上課,所以絶食的最後一天,我忽然想起來,才問先生的。時尚書屋
好象森先生在一旁聽到,把這件事寫在校報上了。“
「只是管野真道的事嗎?另外沒有問『星圖』嗎?」
「星圖?」
「星的圖解。百科辭典翻到此頁,藤井先生死了。」
「不曉得啊。我請教的只是管野真道。」山岡教員肯定地說。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